《 九十续之他们的故事 》YTT桃桃

第二十六章 你穿得再好有什么用

“哇,看他胳膊,有肌肉啊是肌肉。”有的女孩是大大方方看,眼里亮晶晶的。

也有的女生是羞涩型,只嘴角微翘偷偷瞄,其实一眼都没少看。

还有的女生互相笑闹着说:“嗳?你发现了吗?”

“什么?”

“他好像长得也挺白,嘿嘿。”

“哎呀你小点声,再让别人听到,不过他这身红色运动衣真好看,和那些补考的一看就不一样。”

“那当然,气质也不一样啊。而且据那帖子里称,他也不是没及格补考那种,是上学期被他们教授带纽约搞课题交流了。”

“他和咱们同届啊,上学期才大一,大一就被带走交流了?”

“那当然,听他们系的人说,电子工程经常搞实验,谁和他一组谁第一。”

“快看快看,他压腿了!”

任子滔在场上压腿。

西北角处的女生小团体也在指着他说:

“就是他就是他。

梁教授知道吧?就那个让学生们画三维图形,然后他的学生们说,老师,那好像是数学系的一门必修课,没学过。

梁教授说,没学过回去学啊,任子滔怎么会,他班同学三天后自学成才。

据说电路模拟也是,现在梁教授带的学生全是自学小达人,如果你不会,教授会认为是你不正常,帖子里好多人说,任子滔坑死师兄弟了。”

任子滔在抻胳膊,试试弹跳。

东南角的几个女生又是这么议论他的:“听说他刚一入校,压根没报名就被选进仪仗队,但人愣是没去。看见学生会大四那些人了吗?还有研一研二的,和他关系特好,他混那个圈儿。我猜,他要想当下一届学生会一二把手,得和玩似的。”

任子滔在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检查鞋带,摸了摸小腿转筋的地方,低头间疼得他直呲牙。

这回望着他的女生里,有曾经追求他的朱靓。

朱靓盯着场上的那个身影,耳边听朋友议论任子滔的最新消息,并且这些消息要比帖子里全多了,因为这里面有人在和学生会的成员谈恋爱。

“你们知道吗?别看任子滔家不是本地的,他家很有钱。”

朱靓一脸漫不经心,心里想的却是:她早就知道好嘛,大户型一买买两套。

有人问:“那他家到底是干什么的,你男朋友和你说过吗?”

“不知道,他说摸不清底儿,只知道咱学校那些有名的学长都挺捧他的。嗨,他就一个学生会成员,干部还没混上呢,怎么可能知道那么细。不过,我从我老乡学姐那确定他家确实有钱,不,是很有钱。”

“怎么呢?”

朱靓也侧目看了过去。

“他上学期不是被梁教授带纽约去了吗?我那老乡学姐不是也被梁教授带去了吗?

听她说,任子滔并没有和她们这些人在一起研究课题,好像,嗯,要不就是梁教授给他单独安排活了,要不就是他在纽约本地有亲属,反正挺神神秘秘的,根本没和他们在一起住。

学姐说,在回国前,她帮任子滔带回的行李箱都是国际名牌,国际啊,新箱子,有五个之多。”

女生说到这,举了举巴掌:“可想而知里面的东西得花多少钱。而且,接箱子的人也是个大帅哥,挂的车牌都是那种特殊的,直接走特殊通道帮抬上去的,人还贼有礼貌,和他们说谢谢,要请学姐他们吃饭,可见那帅哥和任子滔关系得多瓷实,搞不好是发小。”

朱靓听到这,眼睛闪了闪,还没闪完呢,她们这圈子里的另一个女生又说道:

“嗳?你们不说我还忘了,我好像前几天看见他开了一台银色奥迪,就一晃而过那种,我没太敢确认。

因为那车没开进学校,就停在咱们东门那。

现在想想,当时他穿的好像就是帖子里的那身西服。

难道他是故意把车停外面的?进了学校改骑自行车?不想让大家知道?”

“哇塞,那这人可真低调。梁教授宠儿,未来前程可期,家里有钱,估计背景也很深,长得又帅。你们说,他最后能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呢?”

“他没有女朋友吗?”

“帖子里说没有,不知道是没挖到还是真没有。”

几个女生对视一眼笑了,嘴上说着不知道能花落谁家,但心里面都很羡慕,也很期待。

朱靓听完这些议论,咬了咬唇。

她心想:就是这样,总是这样。

勾的她心绪难平。

每次听到看到就一次次不甘心,她都恨不得飞蛾扑火,可人家不着火,她往哪扑。

但她明明很早就认识任子滔,在他还名不见经传时,就总有一种感觉,伸手使劲够一够,不像其他女生想的那样会遥不可及。

要不,釜底抽薪?

现在没几个人知道,她有一阵追过他,把这事通过帖子曝光呢,这样大家会把他们绑在一起谈论吧,绑的时间久了……

嗯,最起码能制造他们见面的机会,她总得约任子滔见面,解释一下是大家误会了,然后……

就在朱靓决定要这么办时,砰的一声,给她吓了一跳,发令枪已经发出了指令,第一场次,七名补考男生同时蹿了出去。

任子滔在第一条赛道,他当仁不让,跨步很大,速度极快,很快的就压过了别人半圈儿。

女生们立刻发出一声齐刷刷的“哇”,随后就是嘈乱无章扯脖子乱叫的:“任子滔,加油,任子滔,加油啊!”

男生们更注重要领,纷纷嚷着:“注意调节呼吸,刚开始速度不用太快,七圈半呢七圈半!”

井超跳高一样拔地而起:“比的是耐力,这是长跑啊大哥,长跑!”急得二哥都成大哥了。

任子滔:他当然清楚,可这右脚,无论快慢总会疼,只能凭最初的爆发力,率先拉开距离找优势。

第二圈,第四跑道的选手已经和任子滔并列第一。

第三圈,第二跑道的选手,已经超越任子滔和第四跑道的同学,后发制人。

第四圈,任子滔在七人中排第四名,并且马上要落到第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