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凰女之海棠无香 》绿萤星星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不该来的

    无云无雨,雷鸣电闪,毫无疑问,这是有人蓄意为之!

    雷电劈入斗兽场,木质的房子立即烧起熊熊烈焰!

    闪电再次降临,此时斗兽场上的沙土却霎时而志,凌空接雷!

    一道白色的身影顺着月光而至,他手持银剑,三千雪丝在风中飘摇着,好似月中仙。  w?w?w?.??

    “哥哥!”

    苏墨灵双眸里写着欣喜,她正想要凌空而起,却被红月拉住了手。

    此时天空中再次出现了一道白影,他同样手持银剑,接住了苏白灵的剑招!

    那人颜如玉,眸似星,乌丝若墨。冷淡的脸上却带着几分柔色。苏墨灵虽是第一次见到此人的脸,却第一眼认出了他来慕弦。

    “你不该来的。”慕弦淡淡道。

    剑刃相交,二人似平分秋色。

    “不该来的,是你。”苏白灵冷漠道。

    二人似不是第一次相见,对剑中竟不见杀气,可却剑剑锋利。

    天空中依旧电闪雷鸣,沙土依旧凌空接雷,很显然,双方都还有人隐藏于暗处。

    苏墨灵跳回了房内,红月一愣,问道:“你哥哥可未必会输,怎么就不忍心看了?”

    “我要换衣服。”

    苏墨灵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几身自己喜欢的衣裳,都是女装,且还都是白色的。

    “你去屏风后换。”红月心猜苏墨灵是不想让慕弦认出她来,于是直接背过了身子,继续看向斗兽场高空的战斗。

    此时斗兽场附近的客栈都被这惊雷声给吓到,有些胆大的偷偷打开了窗台,被天空中的异象吓到了又赶紧关上了窗户。

    忽然,斗兽场四周金光一闪,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天空上方正在对剑的二人亦是消失不见。

    “是阵法。”红月皱眉,她对阵法有所了解,却不曾研究,若想看到里面的景象,她只能以身涉阵,可若是这样她即便有隐匿之法也会在阵法下依旧暴露无疑。

    “他们开阵了,你哥哥现在可被困在里面被围攻,你可得快些换。”红月提醒着苏墨灵。

    苏墨灵换好了衣裳,她选了一身浅紫下白的裙子,简单再给自己编了发,戴上了一根白色珍珠步摇。

    苏墨灵走回了窗台边,她看着眼前的阵法,微微蹙眉:“捆仙阵。”

    这个阵法之所以被叫做捆仙阵,顾名思义,创造阵法之人认为这个阵即便是神仙也难以逃脱。

    “可有办法?”红月偏头看向苏墨灵。

    这一看不禁一恍惚,她似是有许久未见到苏墨灵换上女装了。苏墨灵穿上男装多了英气,穿回女装多了灵气,这多了灵气的模样,更让红月欢喜悦目。

    阵法内。

    苏白灵已被十人包围住,他们纷纷手持着自己的武器,将苏白灵包围得滴水不漏。

    “说,谁派你来的?!”领头者是一名女子,她看上去虽然才二十出头,可实际年龄却不知是多少。

    苏白灵唇角勾起一丝讽笑,他没有惊慌于将他包围住的十人,反而冷冷道:“一起上。”

    “张狂!”

    说完,十人同时向苏白灵攻去!

    “咳。”坐在斗兽场一角的慕弦一声咳嗽,鲜血从他嘴边咳出。

    黑衣女子赶紧从身上拿出伤药,她从未见过自家少爷流这么多的血:“世子,赶紧吃了吧。”

    在闭阵的一瞬间,苏白灵用掌击中了慕弦的心脉,虽说灵修的命脉并非就是心脉,可却依旧让慕弦深受重伤。

    慕弦摇了摇头,他用拇指擦去嘴角边残留的血,看向天空。

    “真是怪物。”慕弦的语气依旧淡淡的,可却透露着一丝无奈。

    黑衣女子一愣,她也看向了天空中的对决,咬牙切齿道:“这次我们已是布下天罗地网,这个怪物在劫难逃,等抓到他了,属下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给世子解恨!”

    慕弦没有理会黑衣女子,他所说的怪物的意思并非是黑衣女子自己理解的怪物二字。而且,慕弦也并不认为,光凭着这些人真能将苏白灵给拿下。

    慕弦,今年不过才满二十岁却已在三年前达到了灵果期,雪圣国的天才,慕家仅存的嫡系血脉。天骄如他,可却还是在苏白灵的手下被击溃。

    他知道,他还留有余地。

    只是……抱歉了。

    果然如慕弦所料,即便是十人同时围攻苏白灵,苏白灵也依旧游刃有余。苏白灵手上的银剑滴血不沾,它穿破一位灵修的心脏,干脆利索、不浪费一秒时间地将银剑抽出。

    这名灵修并有死亡,却也彻底地失去了战斗能力,他无法用灵力支撑自己,向下倒去!

    黑衣女子立即纵身而起,于半空中接住了那名灵修。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为首的女子咬牙切齿,被苏白灵击中心脏的那名男子正是女子的丈夫。

    “你不配。”

    刀光剑影,电闪雷鸣。又是一名灵修被苏白灵击溃。

    另一方,五名灵修坚守在斗兽城的宝库前。这对自称雪圣国皇室兄妹二人看似是劫富济贫,应是忘忧国的麻烦,雪圣国的苦恼,可事实上却已经发展成了国与国之间的大问题。

    虽然雪圣国皇宫内有着真正的雪圣国皇室兄妹坐镇,可是民间却传出了皇宫里的才是假的的消息,引得摄政王大怒,命他们来到忘忧国,彻底解决掉这个国际问题和这对冒牌兄妹。

    他们之所以会最终都来到斗兽城的斗兽场是因为,这是摄政王听闻了这对冒牌皇室兄妹的路线后,而告诉他们的。

    “摄政王大人果真是神机妙算,我先前还怀疑过摄政王大人是不是弄错了,怎么会是斗兽场这么个地方,现在一看,真是我目光短浅。”

    “可不是?我等是看不出这其中的玄妙,但摄政王大人却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是脑子被驴踢了吗?为何会选择斗兽城的斗兽场这么个地方抢东西?”

    “冒牌货就是冒牌货,真没水准。”

    守着宝库入口的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赞美着摄政王,贬低着这对冒牌雪圣国皇室的兄妹。

    “如今我们已经设下捆仙阵,即便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们,你们说,等我们回去,摄政王大人会给我们什么奖励?”

    “什么奖励不知道,但若是摄政王一高兴,让我选的话,我定会选那天山顶上一株三千年份的雪莲,我的凝神丹就差这一味药材了。”

    “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天山上的雪莲可都是那位老怪物的,即便是摄政王也不好弄到手,我的要求就简单多了,只要让皇宫里住着的那位神秘炼药师,给我炼几炉子丹药就行了。”

    “按份额,我们每个月才有一次让他炼丹的机会,好几炉子你也说得出口,依我看,还不如要几位美男来得实在。”

    “哈哈,说得不错,慕家那位嫡公子我染指不了,那位庶公子我可是垂涎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