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 》板栗子

11. 第 11 章

林茜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她正满心欢喜地想着,要怎么利用之后的时间,多跟张少言相处。

“高野,返程的票再帮林茜订一张。”林辉父母明天上午就要返回老家,张少言的意思是,把林茜也一起捎上。

林茜没想过要跟他们回老家,明显愣了一下:“少言哥哥,为什么还要帮我订票?”

张少言道:“你不是说想留在国内陪父母吗?趁着现在暑假,好好陪陪他们。”

林茜:“……”

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借口不怎么样。

她留在国内,是为了有更多机会和张少言待在一起,可眼下他刚松口让自己留下,她也不好这会儿再提要求:“好的,还是少言哥哥考虑得周到。”

林茜脸上笑着,心里却笑不出来。

高野很有效率,没一会儿就把票给订好了,张少言让胡秘书下午带着林家人,在A市玩玩,自己和高野先返回了公司。

每年林辉的忌日,张少言的心情都会比较烦闷,为了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他在公司忙到天黑才离开。可是到家以后,一个人躺在床上,还是会忍不住想起林辉的死。

张少言在头痛发作以前,拨通了杜友薇的电话。

杜友薇正在玩手机,看见“大佬”两个字突然在屏幕上亮起,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大佬不会这么快就要找她售后了吧?

杜友薇惴惴不安地接起电话,跟那头的人问了声好:“晚上好啊,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张少言沉默了一阵,才道,“那就唱首歌吧。”

杜友薇的嘴角一扯,老是大晚上的打电话过来叫她唱歌,到底是什么毛病?把她当*屏蔽的关键字*台吗?“那个,不是刚录过歌吗?是歌出了什么问题吗?”

“歌没出什么问题,不过我今天心情不好,想听真人唱。”

杜友薇:“……”

真希望她也有这么硬气说话的一天。:)

“那你想听什么歌?”

“随便,我不挑。”

“……”那给你整一首《忐忑》表达她现在的心情可以吗?

杜友薇到底没敢。她最后唱了一首丁檬的《感谢》。

也许是歌曲太抒情,在夜晚听来尤为的……催眠,杜友薇唱着唱着,就觉得那边的人没了动静,听呼吸声像是睡着了。

她停了下来,仔细贴着听筒听了一阵,试探地叫了声:“大佬?”

对面的人没有反应,杜友薇眸子动了动,又偷偷摸摸地叫了声:“张少言?”

等了两秒依旧没有得到回应,杜友薇眨巴眨巴眼睛,心想真的是睡着了呢。

知道张少言睡着了以后,杜友薇胆儿也肥了,欢快地对着电话叫了起来:“张少言张少言张少言张少言张……”

“干嘛?”

杜友薇:“…………”

卧槽说好的睡着了呢?!

杜友薇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可是越是这种时候,她越要稳住!她努力控制住呼吸,让自己的声音不抖,甚至还挤出了一点儿笑:“我是看你好像睡着了,想着叫醒你呢!虽然天气热了吧,但不注意还是会着凉的!”

完美。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张少言道:“我现在躺在床上,盖着凉被。”

“……”那您可真会享受呢。:)

“那就好,哈哈。”杜友薇决定撤退,“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张少言听着那头猛地没了声音,微微一怔。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挂电话。

很好,看来杜友薇胆子肥了不少。

想到刚才有人小麻雀似的在自己耳边叫着“张少言”,他闭上眼睛,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

之后几天,张少言出国谈了个生意,倒是没有再和杜友薇联络。杜友薇每天就往图书馆跑,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她这临时抱佛脚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上午又在图书馆学习了一上午,杜友薇离开的时候,发现图书馆门口有一个募捐箱,是为福利院筹款的。杜友薇身上的现金不多,好在募捐箱上面还贴着支付码,杜友薇扫了一下,捐了十万块。

常大师让她多做好事,她琢磨着也不能就参加个慈善拍卖就完了,像这种募捐看到了,就捐一些。对了,网上好像还有那种每个月定点捐钱的,她回去研究研究,也开一个好了。

杜友薇回到家就开始捣鼓这个事,正投入的时候,就听金英俊疯狂地叫了起来。

“……”这个叫声,怕不是孙筱筱又来了。

她想的一点儿没错,她坐电梯下去看了一眼,还真是孙筱筱来了。

还领着一个陌生女人。

说陌生也不完全对,因为这个女人杜友薇上辈子见过。

“友薇。”孙筱筱见杜友薇过来,本想上前,但碍于金英俊的淫威,愣是站在原地不敢动。杜友薇让阿秋把金英俊领走,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筱筱,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狗叫声远去了,孙筱筱的神色才轻松了不少:“友薇,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李茹,我的一个远方亲戚。”

李茹留着一头黑色的中长发,看上去有些毛糙,似乎是没有经常做护理。她上身穿着简单的白衬衫,下身是黑色的条纹阔腿裤,总的来说清爽干练。

她看见杜友薇,朝她笑着打了个招呼:“杜小姐你好。”

孙筱筱看了她一眼,走到杜友薇身边坐下,跟她道:“是这样的,我这个远方亲戚呢,在做自主研发的护肤品牌,但是现在资金有些不够,所以想找人投资。”

她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找上自己的,像这种隔着十万八千里的亲戚,几年都见不到一次,一见面就想跟你要钱。孙筱筱是不想拿钱出来的,但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她也不好直接拒绝,便跟她说带她去见一个更有钱的主。

这个“主”就是杜友薇。

杜友薇也记得这事,上辈子也是孙筱筱领着这个叫李茹的女人上门的,当时她没仔细听她讲的那些,但钱还是大方的拿出来了,反正她也不差这点钱。问题就出在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潘静用了这个牌子的护肤品,还脸上过敏了。张圣泽一查,听说是杜友薇投资的品牌,马上就把所有的锅都扣在她的脑门上。

这件事使得他们关系进一步恶化,也为后来杜家破产埋下了伏笔。

李茹的这个品牌自然也办不下去了,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好像就只有孙筱筱。

“杜小姐,我们团队都是非常正规和专业的,这是我们目前研发出的产品的检测报告,您可以看一下。”李茹过来拉投资,做的准备也十分充分,光带的资料就装了几个口袋。

检测报告上写的东西都很专业,杜友薇也看不出什么门道,但这次她仔细听李茹讲了一下,觉得他们这个品牌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要说投资,杜友薇也并不懂多少,但投资项目其实就是投资人。上辈子李茹在出事情之后,没有把锅推给她就自己跑路,而是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她这个人杜友薇还是看好的。

只不过上一次她投资,只是是随便给了一笔钱,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一次她要是投了钱,就是真希望能靠这个赚钱。

她是想投一下李茹的产品的,只是这笔钱现在还不能给。

她把李茹给的资料都收下,对她笑笑道:“这样,你的东西也比较多,我需要再慢慢看,另外你能给我一些样品吗?我想自己找团队再做一次产品鉴定。”

李茹身上带的有他们的产品,听杜友薇这么说,便都拿了出来:“目前我们暂时开发了精华和面霜,这两样也是将来我们的主打产品。您想自己试用或者找团队做鉴定都可以,我们的产品经得起考验。”

“那好。”杜友薇把样品也收下,对李茹道,“不过做这些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我也要再找人商量商量,你看你能等吗?”

李茹考虑了一阵,似乎内心有点儿纠结,但最后她还是点了头:“可以。”

杜友薇道:“那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我这边有结果了,直接联系你。”

“行。”李茹把名片拿出来,递给了杜友薇。

杜友薇收下,便让阿秋送李茹和孙筱筱出去。孙筱筱本来还想再跟杜友薇聊聊,见她已经叫人送客了,便笑笑跟李茹一起走了。

杜友薇拿着李茹的名片,仔细回忆着上辈子的细节。潘静的脸过敏,应该就是几天之后的事情,当时她的室友说,是潘静误用了自己的面霜,才过敏的。

潘静是极易过敏的肤质,能用的护肤品要么是最简单的,要么是最贵的。在认识张圣泽之前,她用的是前者,认识张圣泽之后,她的护肤品都换成了后者。

这件事怎么想,潘静的那个室友都是重点。她那么刚好有李茹的护肤品,又刚好把瓶子摔碎了,刚好装进了潘静用的那个品牌的瓶子里,又刚好放到了潘静的桌上……

这种鬼话只有张圣泽信。:)

那个时候张圣泽对杜友薇是厌恶得不行,听到是杜友薇投资的,其他的都不调查了,反正肯定都是她陷害的就对了。

李茹的这个护肤品,除了她,最有可能有的就是孙筱筱。孙筱筱很可能买通了潘静的室友,让她故意这么做的。想到这里,杜友薇突然记起,她好像有一次确实看到孙筱筱和潘静的室友在一起……

哦,天热了,是时候让孙筱筱不再蹦跶了。

杜友薇模仿着张少言的样子,这么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