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娇女谋案 》双木杉

第157章 刺痛双眼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娇女谋案最新章节!

小厮本以为男子会做些什么,岂料他只是抬头看了看白府的后门就离开了......

事情过了三年,小厮本是早就忘记了这事。

昨日在墨砚不着痕迹的恭维之下,再加上一些醉意,他吹嘘着自个儿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这事,也就随口说了出来。

谢瑾澜话落,阮叶蓁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了一句:“那男子可有何特征?”

谢瑾澜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道:“那人背对着小厮,又戴着斗笠,除了知晓他身形修长外,倒是无其他信息。”

阮叶蓁皱眉苦思,须臾,她不确定道:“你说,那人有没有可能会是白思元?”

谢瑾澜神情一顿,道:“尚未可知。”

毫无头绪,阮叶蓁转而提起另一件事:“那江捕头与白思元,或是白家,可有瓜葛?”

谢瑾澜道:“两家相距甚远,江家与白家也无交情。更是未曾听说江捕头与白思元有何交集。”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不过这些都只是表面上的结果,至于暗地里他们是否有过什么不为人知的交集,还需细查。”

阮叶蓁好奇道:“你打算如何细查?”

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仅凭谢瑾澜与墨砚主仆二人,在江捕头的刻意隐瞒下想要查出些什么,怕是不易。

谢瑾澜自是明白阮叶蓁的担心,笑道:“既然是双桂县发生的事,自然是要交给此地的父母官去做。”

阮叶蓁瞬间就猜到了他的想法,心底不由得同情了陆县令片刻。但她依旧有所顾虑:

“江捕头是陆县令的得力干将,万一陆县令想要包庇他,不但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会引起江捕头的警觉。到时......”

谢瑾澜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言语之间十分的笃定:

“放心,通过墨砚先前调查的资料,再加上这些日子的接触,陆县令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

他虽是有些贪财,却懂得拿捏其中的分寸。知道什么财可以贪,什么钱绝对不能收。江捕头虽是他的得力干将,但在他心中,却抵不上一条无辜的人命。”

阮叶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她虽是不知谢瑾澜究竟是从哪里看出这一点的,但她相信他的判断。

谢瑾澜眼珠转了转,不知在想些什么。少顷,他起身推门而出,而后推开了隔壁墨砚的房间。

听见声响,墨砚面上先是一惊,但在看清门口那修长的身影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心口,道:“少爷,您推门前怎的不先敲了门?倒是吓了墨砚一跳。”

谢瑾澜微一挑眉,道:“我并未刻意放轻脚步,你难道不曾听见我的脚步声?方才在想什么那般入神?”

墨砚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吐出半个字眼。

谢瑾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追问,转而道:“先随我去一趟雁西街。”

墨砚应声称是,只是心头的大石还未落地,就听得谢瑾澜道:“至于你方才所想之事,待回来之后再说。”

墨砚顿时哭丧着一张脸:

这可如何是好?少爷这人可精明的很,他要是说谎,少爷绝对能看得出来。可要是说实话......回京之后老爷夫人怕是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一路上,墨砚满面的忧愁之色,惹得阮叶蓁的视线总是下意识的落在他的身上。

除了刚来双桂县,为了规劝谢瑾澜赶紧离开那会儿,墨砚平日里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这般模样倒是让人惊奇。

只是......

到达雁西街时,阮叶蓁也算是看出了点什么。

忧愁或许是真的有,但从他频频看向谢瑾澜的目光来看,怕是故意夸张化,好让谢瑾澜不再揪着此事。

视线移到谢瑾澜的身上,阮叶蓁心中腹诽:这人小心眼的很,墨砚的目的怕是难以达到了。

阮叶蓁原以为谢瑾澜是去寻冯安歌,却见他七弯八拐之后,在孟大娘的摊子前停下了脚步。

自那日被人揭破缺斤少两的伎俩之后,孟大娘的摊子已经好些时日没有生意了,今日见到个俊俏的公子哥,自是满心欢喜:

“这位公子可是要买猪肉?那你可是来对地方了,我们孟家的猪肉可是这个!”

说着就朝谢瑾澜比了个大拇指。

一看这人就是富贵人家出来的,铁定不会买菜。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来她的摊子,但管他呢!有肥羊送上门不宰的是傻瓜!

谢瑾澜好似没有看出孟大娘眼中一闪而逝的贪婪,温和的笑了笑,道:“大娘怎么称呼?”

孟大娘道:“我夫家姓梦,街坊邻居都叫我孟大娘。”

谢瑾澜从善如流的喊了一句:“孟大娘。”

孟大娘笑容灿烂的“哎”了一声,而后道:“公子要买多少猪肉?看你长得这么俊俏,大娘给你便宜些。”

谢瑾澜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道:“孟大娘,我不买猪肉。”

孟大娘闻言,脸上的笑意顿时没了,冷淡道:“不买猪肉你来我这儿干吗?”

谢瑾澜面色不变:“我是有事想要向大娘打听打听。”

说着,他朝墨砚使了个眼色。

墨砚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一锭十两银子搁在了摊上,而后又退回了原处。

孟大娘本只是随意一瞥,但在瞧见被搁在摊子上的是什么之后,双眼顿时就移不开了。

好似生怕谢瑾澜会反悔似的,抓过银子放在嘴里用力一咬,确认这是真的后,赶紧收紧了怀里,笑得比之前更加灿烂了:

“这位公子想要知道些什么,但凡是大娘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这时,旁边传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这位公子可别被她给骗了,现在我们这片的人可都知道她的真面目。为了点钱,她连多年的街坊邻居都骗,更不用说是公子这样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跟孟大娘发生争执的温寡妇。

那天,她的确是被孟大娘那副凶狠的模样吓到了。今日见到谢瑾澜,她本是不想理会的。但那一锭银子却是狠狠的刺痛了她的双眼。

那可是整整十两银子啊!

她得卖多少年的水果才能赚到这么多啊!

凭什么孟大娘这么容易就能得到这锭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