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格沃茨变身主播 》左手的花

312. 純血家族在合作

对于这些宣扬巫师至上、纯血至上,还加入食死徒的巫师们,别说直播间的观众不想和这些人合作,他们同样也和伊莲相看两相厌。

如果暴力能解决,伊莲当然想直接干掉他们一了百了,又不是做不到。

可惜歧视是人的劣根性,就算把这些人打趴,也不可能强迫他们不鄙视麻瓜。

要是拳头有用,那校园霸凌、种族歧视、地域偏见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引起纠纷了,统统打死就行。

何况亚戴尔已经用报复名义乱来了一次,也杀光了阿兹卡班中的狂热食死徒,伊莲要是再下手,可能会使对立更加激烈。

再说,魔法社会的人口太少,加上纯血家族都会互相联姻,巫师间除非真是深仇大恨,或是战争期间难以留手,不然大多都会放过对方的性命,好保证族群的实力——而且直播间的大批科学家还需要这些人的知识储备呢。

不然伊莲何必费心举办会议......但稍微亮亮肌肉,咳不对,亮亮魔力,找一个最跳的杀鸡儆猴倒是没问题。

不过,显然没有人会中这么明显的挑衅。

“我才不屑和欺负小女孩。”亚克利斯冷哼了一声,回道,“英国这么多麻瓜,要离开也应该是他们离开,凭什么是我走?你沙菲克的胃口可真大......”

“没有人要亚克利斯家族离开——”

“你的意思就是要我滚出国去,去找外国的麻瓜麻烦!”

“冷静点,亚克利斯,沙菲克的提议也不是一无可取。”格林格拉斯突然帮腔道。“照她的话说,只要你出的起价码,那些麻瓜什么都能卖,与其亲自下场追杀麻瓜,不如让他们出卖自己的同胞,这样更轻松,也不会落下话柄。”

众人一愣。

仔细想想的话,好像.......更有意思?

让麻瓜去*屏蔽的关键字*麻瓜给他们娱乐?

虽然一开始麻烦不小,但处理好后,坐着就有乐子上门,那些没事找事的麻瓜同情者们也很难对此说话。

“……这样的话,也不是不行。”

“可麻瓜真会这么做?就算他们愿意,魔法部那边也──”

“要瞒过魔法部很简单。”博克笑咪咪的说道,“和麻瓜买卖麻瓜的事情,我也有门路,事实上,沙菲克家很久前曾和我们合作过,诱拐不少麻瓜小孩到他们的城堡内,听说是……要做实验。”

“哦……”

这话一出,再加上伊莲上回最后的发言,大多数巫师的眼神就变了。

一边去麻瓜小学上课,一边又说只要有钱,麻瓜自己就会送上门找死,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

原本以为沙菲克家偏向背叛者那边了,结果你们也就装个样子,实际上还是我们这边的嘛。

“你们看我做啥?我才十四岁。”伊莲揉了揉太阳穴,那些友善的视线让她起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我是觉得,没必要为了麻瓜而导致魔法世界*屏蔽的关键字*、开战,我们已经损失太多优秀的巫师和传承,难道你们不觉得可惜?”

伊莲真不想管这种肮脏事,可要说服激进派的巫师们,就绕不开这话题。

就像观众们劝的,比起让食死徒们蒙面到处*屏蔽的关键字*取乐,还不如她插手,最好再把*屏蔽的关键字*给拉进来,让这些败类去祸害麻瓜败类,至少能保证大多数普通人的安全。

至于未来的受害者们,伊莲也只能说声抱歉。

......她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不在乎普通人的性命了,和三年前完全是两回事。

不可能全推给亚戴尔的灵魂,只能说,随着环境和地位的转换,她自己也在慢慢改变。

某种感概在伊莲脑中一闪而逝,她重新集中精神,专心在眼前的话题上。

“但那些肮脏的泥巴种──”

“家族的意义在于传承,那些忘记高贵的巫师身分,自降格调与麻瓜通婚的混血污蔑者、或是无法保存祖先能力的无能后辈、以及将家族财富挥霍败光的垃圾们,都不配被称为纯血……这是纯血名录的序言。”

扫过在座的所有人,伊莲宣告道。

因为刚刚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导致她现在火气特大,语气也跟着严厉起来。

“我们有优秀的先祖,有高贵的血统,有祖传的知识和财富,若是这样还比不过那些一无所有的麻瓜出身们,我们凭什么骄傲?用杀戮、用暴力、用人脉去压迫麻瓜出身者,又有什么意义?”

“真正的纯血巫师在这么多积累下不可能输,要是输了,我看那家伙也配不上纯血的名号!不靠能力,而是用肮脏、暴力、其他的手段打压麻瓜出身者,只是在降低我们的格调──”

“对于那种垃圾,沙菲克家绝对会不惜一切,将它踢出纯血巫师的圈子!”

虽然被伊莲压住了气势,其他巫师仍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道理。

优势这么大还输,那就是蠢货败类,留在家族内只会丢人现眼。

“……我赞成。”博克想了想,第一个出声附和道。“看了这份报告后,我认为,我们也该雇用一些麻瓜出身者,比起纯血巫师,他们应该更容易理解这里面的核心知识。”

“哼,泥巴种……麻瓜出身者也算是半个巫师。”帕金森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只要他们展现出巫师应有的气概和品行,那我们也不会说什么。”

“这没什么大不了,魔法界现在哪边不是人手不足,只要他们愿意,总能找到足以糊口的工作。”麦克尼尔烦躁的换了话题。“现在更该讨论的,是即将复活的黑魔王,要是他回来,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不用你们操心,邓布利多和我会挡住他。”伊莲耸了耸肩,不耐烦的回道。“你们只要维持中立,保护好自己,管好手下,不要让他们捣乱就行了。”

伏地魔抓狼人、摄魂怪、吸血鬼、巨人这些怪物当手下,伊莲管不着也不想管。

麻烦的是能用魔法的黑巫师,尤其是食死徒。

但真正的核心食死徒数量也没多少,伏地魔不会随便赋予人黑魔标记。

邓布利多掌握的名单也就五十人左右,而且过半已确认死亡。

当然,伏地魔的追随者没这么少,有大把的黑巫师愿意为他而战,只是不够资格跪到他面前,亲吻他的长袍。

这些追随者只能接触食死徒,就像普通士兵听连长、士官长的话行动。

因此伊莲釜底抽薪,策反食死徒,压住下面的追随者,那伏地魔就算回归,破坏力也会变得非常小。

非人生物的战力也就那样,有巫师阻止,造成不了太大的问题。

“不是不相信你……但万一呢?你挡不住,我们都会被清算!”

“那就是不相信嘛。”

“你根本不知道黑魔王的恐怖……我才不会把整个家族压在一个未成年少女和一个快死的老头上。”

“这样吧,各退一步如何?”马尔福慢吞吞的说道。“我们合作,黑魔王要是回归,我们也会提供你的情报──反正沙菲克刚自己说了,她根本不在意被人知道──然后,我们会适当的放水。”

“两边下注不会有好下场。”艾博夫人冷冷的说。“你以为神秘人能容忍这种事?”

“要是沙菲克有办法解决黑魔标记,我们直接投靠也无访。”马尔福摇了摇头,“有这个东西在,黑魔王可能下一刻就出现在你家门口,在这种情况下,难道你敢和他作对?”

“邓布利多或许有办法,如果不找他,用一些手段,应该也能阻隔……”

“这些都是推论!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你敢拿你整个家族的命去赌吗?”

“…………”

“说到底,你们就是怀疑我没有力量嘛。”伊莲笑咪咪的提议道,“那就来决斗──”

“你把我们全打倒了也不算什么,黑魔王也能办到。”亚克利斯面无表情的说。“再说,你身上还有亚戴尔的残魂,谁知道他会不会趁隙下手。”

“你怕了?”

“挑衅没有用。”特拉弗斯说,“我赞成马尔福的提议,等黑魔王回来,看在今天、还有同为纯血的份上,我们会尽可能为你和各位求情。”

“这根本说不上是合作。”伊莲眯起眼睛。“我已经做出够多让步,如果你们还是想敷衍我,那就算了。”

“不,可以谈。”马尔福突然改用一种亲切又柔和语气说道。“只要对巫师有利,黑魔王是不会反对的,说不定他还会想和你合作——”

“叫他*屏蔽的关键字*,算了,你不敢,我到时候直接对他说。”

“嗯,我想他也会亲自去找你的。”即使被伊莲嘲讽,马尔福仍面带笑容的说了下去,“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先合作,等黑魔王回归后再讨论后续问题,反正你不在乎这里的情报被黑魔王知道,而我想,黑魔王大概也不在乎让你知道他回来的消息。”

伊莲花了点时间思考这段话。

的确,她刚亲口说了不在乎情报泄漏,马尔福等人也有合作意向,至少愿意加入研究。

问题仅卡于黑魔王回归后,两边的合作是否要继续。

伊莲坚持想合作就和我一起抵抗伏地魔,可大多数食死徒没这个胆子反抗他们的主人。

所以马尔福另辟途径——没错你沙菲克家和黑魔王有深仇大恨,但我们又不是黑魔王。

黑魔王也不见得会管这些小事,合作归合作,打架归打架,等真发生问题再讨论要怎么做嘛。

换句话说就是搁置争议,到时候再看情况决定。

不愧是狡猾的马尔福。

对此伊莲............没有任何意见。

倒不如说,原世界的谈判专家早就得出此结论,这是最好的结果。

只有合作了,真正见识并体会到麻瓜知识的好处,这些巫师才会改变想法,那时他们自然会对伏地魔的命令阴奉阳违。

再说,直播间是万分愿意进行交流阿,给物资给知识都行。

毕竟魔法的领域太广泛,沙菲克家的知识储备早就不够用了,他们急需新的助力──说是这么说,其实物资各国分摊下来也没多少,知识的话,拿十年前的过期技术换魔法秘密,怎么看都划算。

真不行,亚戴尔还私藏了一些斯莱特林密室内的珍本,直接送出去当筹码,反正是骗来的,不心疼。

因此,在伊莲一副‘我好像很吃亏但你们也有难处所以我就忍耐一下好了’的表示下,在场巫师定下了合作条约,各家出人出钱出力,共同成立一家“跨世界魔法产品公司”,进行研究和产品销售,收益和成本以股份计算。

即使还有很多细则需要再讨论,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谈成后大家都松懈了下来,开始进行些没意义的闲聊,会议也进入了尾声。

就在这时,有人突然对伊莲问了个问题。

“……听说魔法部正在全力筹备重办三强争霸赛,虽然是老克劳奇的点子,但沙菲克家似乎也不怎么反对?”

“是的,因为亚戴尔希望我能在三强争霸赛的场合上,好好表现音乐魔法,让沙菲克家能通过古代魔法传承证明。”

“……你的意思是,你要参赛?”

“应该不会。”伊莲突然笑了起来,对众人说。“霍格沃茨的勇士是哈利波特,我会用另外的身份参与,这不是正好吗?伏地魔大约还要一年才能复活,我给你们一个审视我和波特力量的机会。”

“……哈利波特和你?”马尔福明显的皱起脸来,不知道是觉得可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你确定要参赛?”

“我确定。”

“沙菲克小姐,这件事你们是不是该再考虑一下?”奥利凡德先生紧张的劝道,“过去之所以停办三强争霸赛,就是因为死亡人数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