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瞳生之诡 》一墨一点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亡者归来(5)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瞳生之诡最新章节!

“影子?”胡大宝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江离会这么问,他想了想说道:“有啊,怎么了?”

江离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也是好奇问问。”

刘队白了江离一眼,继续问道:“然后,你看到他去哪了?”

“他的速度太快了,医院人那么多,他一下就没了踪影,我根本没追得上他,不过我第一时间通知了院长。他说我是眼花了,但我越想越可怕,这该不会是像电影里那样世界末日要来了吧。一个死了的人怎么可能会活回来呢?”胡大宝百思不得其解,皱着眉头看着刘队和江离。

当然,纳闷的不止是他,刘队侧过脸,悄声问道:“小离,你怎么看?”

“你刚刚说,他向你招手?他生前认得你吗?”江离问道。

胡大宝想了想,不确定道:“可能认得吧,他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有一点意识,我有问过他一些基本的问题,不过,他那时候已经说不了话了。”

江离点点头:“对了,你们那还有他留下的东西吗?”

“没有了。”胡大宝摇摇头:“他送来的时候就一身衣服和一个钱包,送去太平间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放在随身的袋子里,我后来看的时候,都没了。”

江离不再说什么,刘队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便让人送走了胡大宝,又叫来了格小警察,怒道:“那个失踪尸体的家属怎么还没找到,你们干什么吃的!”

“昨天大家不是都在忙跨省追捕的事嘛。。。还没来得及。。。”小警察低着头嘟哝着。

“跨省追捕是我们的工作,其他事就不是我们的工作了?还是你们的猪脑子一天只能做一件事,快,十分钟内我要联系到李天明的家属。”刘队烦躁地挥挥手,小警察脸色苍白地跑开了。

姜乔也从隔壁走了进来,那个撞在枪口上的小警察如临大敌地与她擦身而过。见到刘队脸色不佳,连忙扯开话题:“江离,你有没有听出什么啊?我怎么觉得他说的情况不像是赶尸啊。”

“嗯,如果是赶尸需要有施法者的协助,而且不能隔得太远,尸体如果是独自上的电梯,说明没有旁人相助。”江离点点头,表示认同。

“那就是巫蛊之术?”刘队问道。

“也不太像,据我所知的巫蛊之术大多是降头,但降头只能用于活人。。。除非是。。。借尸还魂。。。”江离沉吟道。

“那不就是有可能的嘛!你知道咱们江城市谁会这种秘术吗?”听到可能有线索,刘队精神一振,急切地问道。

“这种秘术需要极高的修为,不是普通的术者会的,除了师父。。。我。。。想只有一种可能。。。”江离紧蹙眉头,喃喃道。

“般若?”姜乔接话道,她看着江离吞吞吐吐的神色便知一直不愿意发生的事发生了,果然,这件事最有可能与般若有关。

“哎呀,我说你们不要一门心思都放到那个什么般若身上,难道这世界这么大,除了他就没人能使得出了,你们不要杯弓蛇影,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是他做的。”刘队食指关节轻敲桌面,发出清脆的叩叩声,拉回两人的思绪。

姜乔点点头:“说的也是,这世上能人异士那么多,总不会只有一个般若的,问题是我们去哪能知道还有谁会这样的秘术呢?”

姜乔看向江离,正巧江离也回看着她,两人眼神一对,姜乔无奈道:“不会吧,又是找他啊。江离,你要拓宽你的人际交往圈了。”

“报告,刘队,家属联系不上,我们查过了,李天明的父母现在是美国公民,只有他一人回到国内。”刚刚的小警察轻轻敲门而入,低着头心虚地汇报工作,看样子对刘队的脾气还是心有余悸。

“你把他的地址给我,我去他家看看,你们俩和我一起去。”刘队沉吟了下说道。

“哇,这里的房租不便宜啊。”姜乔望着这座建在市中心的高档小区感叹道。这座小区多数是高档单身公寓,在市中心上班的精英白领最喜欢住在这了,小区后面横穿过一条小巷就是酒吧一条街,晚上热闹非凡。

“资料显示,这个李天明回国后就在一间很大的金融公司做投资顾问。走,这栋23层,这间屋子是他租的。”

刘队领着两人向其中一栋楼走去,却没想到每栋楼的大堂都需要刷门禁才能进入。刘队正准备去找刚刚放他们进来的保安帮忙,旁边正巧走进一个中年的妇人,三人便跟着进了大堂。

进了电梯,尴尬的事发生了,电梯也需要刷卡,三人正准备下电梯,没想到23层的楼层突然亮了,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位中年妇人刷的卡。

“你们是谁?”三人的行为惹起了中年妇人的怀疑,她看了眼电梯上的监控,高声问道。

“警察。”刘队掏出警官证,“你是住在23层的,你认不认识你隔壁的李天明。”

妇人从包里掏出老花镜接过刘队手里的警官证仔细地看了看,这才放下心来。正巧电梯到了23层,几人便下了电梯,妇人指着一扇金属门说道:“你说的就是这家的李先生吧,我有见过他几次。他犯事啦?人不可貌相啊,长得多好的一小伙子。”

“不是,昨天到今天你有看到他吗?”刘队收起自己的警官证问道。

趁两人说话之际,姜乔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这种高档住宅楼一层只有两户,一家是这位中年妇人的,另外一家想必就是李天明的。两户的门正对着,从大堂到电梯都需要门禁卡才能进入,电梯里外都有监控设备,外人如果没有人带路,是很难混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