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先生,早上好 》爱吃辣椒的喵

第150章 那个女人

那天晚上,安媚儿本来是打算缠着穆少廷陪她喝酒,并用尽全力把他灌醉的。

可因着对安芷爱的嫉妒和恨意,安媚儿随即改变了主意。

每一件事情都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解决方式,尤其是男女之间,对于安媚儿来说,抢走一个男人从不会让她有太多的成就感,能够让她心怀成就的,是在抢走一个男人的同时,彻底击垮对手的所有希望!

而从决定要把安芷爱列为自己竞争对手的那一刻,安媚儿便下定了决心,要让这一仗变得更加的有趣!

正因为这样,安媚儿当晚只像模像样的对安芷爱和穆少廷道过了晚安,便老老实实回到了自己的客房,一夜未出。

夜里,穆少廷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凌晨时分他便起了床赶到了穆氏集团总部主持大局。

安芷爱醒来的时候,穆少廷人早已经到了公司。

大概是夜里忘记关窗,稍稍受了些风寒,安芷爱下楼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迷迷糊糊,眼看着就要摔倒。

却是在看到安媚儿的一瞬间,安芷爱全部的思绪转瞬回笼,总算是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安媚儿此时只穿一件长款的白色衬衫,领口处解着两颗扣子,头发也未梳起,只松松散散的置于脑后,脸上还挂着某种意味不明的笑意,就那么一边撕着吐司,一边挑着眉盯着她看。

整个人看上去......分明就透露着一种“老娘就是这间房子的女主人”的奇怪气场......

安芷爱:“......”对此,她大概也只好深表无语了吧......

虽然不知道穆少廷和安媚儿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甚至是做了些什么奇怪的约定,但安媚儿的确是搬进了穆公馆,与她同待在一个屋檐之下,这已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安芷爱实在不希望,自己一大早上就和安媚儿赌气生厌,连带着这一整天都活在怒意怨恨之中。

或许是提前预料到了这顿早餐的奇怪氛围,此时此刻平厅之中远没有往日的人气,除了梁伯之外,所有人都避而不出,却又让安芷爱生出了一种他们分明就在暗处兀自吃瓜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实在让人过于无可奈何,却又只能默默下咽。

安芷爱不想跟她争论,她选了一个远离安媚儿的位置落座,安静地吃起了早餐,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向安媚儿的方向偏离。

快速吃下几口,安芷爱起身就要离开,却被安媚儿直接叫住:“我说姐姐~就这么急着走,都不想跟妹妹我多聊几句吗?”

安芷爱暗嗤:还几句?一句都不想!

她在安媚儿看不到的角度里狠狠翻了个白眼,再向前走出几步,安媚儿再次扬声:“我说姐姐,少廷哥哥走之前都没有告诉你一声吗?他可是特意敲开我的房门,让我好好照顾自己呢~”

安芷爱的脚步狠狠一顿,扭头过来时,却见梁伯在距离安媚儿几步远的地方,冲着他轻轻摇了摇头,顺带着还挤了几下眼睛。

安芷爱随即心下了然,如此拙劣的谎话从安媚儿嘴里轻而易举蹦出来,似乎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她轻声“哦”了一句:“是吗?所以,需要我说声恭喜吗?”

说完,安芷爱扭回头,头也不回的离开。几步开外的地方,梁伯轻笑着瞟过安媚儿一眼,随即从后面边叫边跟上:“少奶奶,我送您过去!”

安媚儿心下一凛,当下气到满脸涨红,狠狠摔碎了眼前的碗碟,嘴里还在念念有词:“安芷爱,你别得意!谁能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

安芷爱紧靠在车门边,侧头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路无话。

梁伯从后视镜看向她,只觉得安芷爱的眼角眉间有些散不尽的阴郁无奈。

想来也是,就算是穆少廷把安媚儿放在眼皮子底下只是权宜之计,但到底抬头不见低头见,安家这两姐妹之前闹得那么凶,任何一人都不可能会觉得舒心。

梁伯虽然不知道穆少廷此举的用意,但也坚持相信穆少廷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至于安芷爱,梁伯眼瞧着她这副模样,却是突然就觉得,偶尔让这两个人出现点儿特殊的矛盾,也不见得会是什么坏事!

他这么想着,突然就觉得很是有趣,偷笑过一下,梁伯扭头看向安芷爱。

“安小姐,您不必担心,大少爷既然能把那个女人带回家来,肯定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和打算,不会有什么事的!”

安芷爱本来还在胡思乱想的边缘游走,这会儿听见梁伯这话,转头回来时心情却是瞬间好了许多,甭管怎么说,梁伯对她的称呼也还是“安小姐”,到了安媚儿那里,却是变成了“那个女人”。

这实在是有够让人神清气爽的!

事实上,梁伯这话也不完全是为了哄安芷爱开心。

他跟在穆少廷身边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对于穆少廷日常的喜恶,那是再清楚不过的。

穆少廷对安媚儿的厌烦,那简直是再明显不过,梁伯是绝对不会相信,穆少廷和安媚儿那样的女人会发展出什么不该存在的感情的!

尤其是跟安芷爱相处过这么长的时间之后,梁伯更加觉得,若是最终陪在穆少廷身边的那个姑娘不是安芷爱,那还真的不如就让穆少廷像如今这样,孑然一身!

到达片场的时候,时针刚刚走过七点。

安芷爱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陈欢导演居然是一前一后到达的。

陈欢远远看到安芷爱座驾的牌子,那二十一根羽毛实在是太过于扎眼,难免就会让人觉得有些招摇。以至于在安芷爱小跑着停在陈欢面前的时候,陈欢紧蹙的眉心依旧无法彻底舒展。

安芷爱当然没有发现对面男人暗地流转的情绪,依旧活力满满的对陈欢打了声招呼:“陈导早呀!”

陈欢轻“嗯”一声,算作回应。

连日来,安芷爱倒是习惯了陈欢这种多数时候冷冰冰,独独在拍摄过程中热情洋溢的性子,倒也没太在意,轻笑着往片场走的时候,陈欢却又叫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