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龙之主 》红龙之主

请假一天。

我是谁?

我在哪?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是了,我是华夏普通市民陆铭,跑团跑着跑着来到了异界,已经一年多了。

可我记得我穿越的对象是尊贵的人类王子,王国的正统继承人。

现在应该住在华丽的城堡中,享受美丽女仆的服侍才对。

这个漆黑的地方又是哪里?

陆铭慌了,他开始尝试着挣扎。

喀拉。

一束刺眼的光亮划开一道裂缝,照进了这无尽的黑暗。

接着,伴随着陆铭的挣扎,裂缝不停的扩大,直到他完全从黑暗中走出。

弥漫着硫磺气味的空气,干燥而光滑的岩石,以及映入眼帘的巨兽。

深红色的鳞片,修长的脖颈和细密灰暗的纹路,硕大无朋的长翼以及那微微发红、好像熔岩球一样的竖直瞳孔。

龙。

象征着混乱、邪恶和力量的红色巨龙。

陆铭的咽喉好像被扼住了一般,他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生怕惊动了巨龙。

只是,为什么自己能这么清晰的观察到他的瞳孔?

陆铭感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如果还有的话),冷汗顺着脖颈不断流下。

巨龙在和他对视。

他下意识的想要呼救,但开口吐出的却是另一番言语:

“都灵·贝里斯克·欧西里斯·斯特拉兹。”

嘹亮的真名宣于大地,磅礴的传承之力瞬间而来,又立刻被封印了起来。

这是幼龙传承知识所必须的操作,否则脆弱的幼龙会被巨量的知识挤爆脑袋,变成白痴。

随着真名的出口,红龙满意的扭过脑袋,开始注视其它还未孵化的蛋。

这...难道我变成龙了?

好吧,变成龙就变成龙吧。

陆铭很快接受了现实,既然已经穿越,那么再发生什么都不能让他感到过于惊奇了。

至少是强大的龙族,总比其他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好多了,是吧?

陆铭这样安慰着自己。

很快,摆正了心态的他感到一阵阵饥饿。

初生的幼龙需要大量的能量,而还在关注幼仔能否孵化的红龙母亲显然顾不上为他捕食,那蛋壳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吭哧吭哧,吭哧吭哧,嗯,味道不错。

就在陆铭哼哼唧唧的啃食蛋壳的时候,他的一个个兄弟姐妹们纷纷出世。

一阵阵嘹亮的真名念出过后,周围也响起了吭哧吭哧的啃食蛋壳的声音。

而作为最早出生的幼龙,陆铭已经吃完了自己的蛋壳。

赤红的眼珠滴溜溜的打转,打量着身边一个个啃食蛋壳的兄弟姐妹,口水顺着他的獠牙流下。

陆铭隐约记得,红龙好像是混乱邪恶的龙种。因此,他们应该不大会搭理幼龙的纷争吧?

又扫了一眼红龙母亲,只见她已经趴回了自己王座——一个用金币、宝石堆成的窝。

吼!

不再犹豫,陆铭挥动爪子,一巴掌打趴下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弟弟,将他的蛋壳抢了过来,叼在嘴里。

接着,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用自己硕大的屁股挤开了另一个弟弟,趴在他的蛋壳上。

陆铭不但要抢别人碗里的,他还要占着锅里的。

吼!吼!

几声不满的吼叫传来,他的红龙兄弟显然不会坐视自己的蛋壳被抢。

陆铭却没有出声,他正忙着吞噬这些宝贵的蛋壳,获取能量,没时间回应。

所有的巨龙都是贪婪的,但红龙贪婪的毫无道理且无可救药,他们相信所有的财富都应该归于强者所有。

陆铭的行为完全符合一头红龙的行动,事实上,不仅仅是他,这小小的巢穴中的已经开始了此起彼伏的不满的吼叫。

很快,吼叫发展成了厮打,五个站都站不稳的兄弟姐妹们打成一团。

战斗发展的极为迅速,也毫无道理和章法可言。

所有的龙已经分不清哪片蛋壳是自己的,哪片蛋壳是别人的。所有的巨龙都打成一团,互相抢夺。

陆铭躲在一个角落里,背靠着坚硬的岩石,将自己需要防御的方向缩小到了两个。

两个被他抢走蛋壳的弟弟尝试了几次反击,全部无功而返,只得反身去抢夺他人的蛋壳。

虽然传说红龙对于战斗极为固执,但实际上,那是在见了血的情况下才会如此。

作为高智慧的生物,红龙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够做出正确的抉择。

最终,陆铭独享了大约两份蛋壳的量。他的那些弟弟妹妹们则分享了三块蛋壳。

整个过程中,红龙母亲都安稳的趴在她金币堆积而成的床铺上,对于这些雏龙的纷争丝毫不以为然。

吃饱了或者没吃饱的雏龙已经停止了战斗,虽然他们还在面色不善的互相打量着。

而陆铭已经挪动自己的小短腿,步履蹒跚的在巢穴中走动起来。

这是一个山洞,上窄下宽,高耸的洞窟就像一个大大的烟囱,阳光只能从那里射进来。

红龙母亲正卧在洞窟中央一根孤独的石柱上,在那儿,她能随时俯瞰自己的领地。

而雏龙们则被安置在地面上的一个角落里,这个位置温暖而舒适,看上去也很安全。

陆铭四处看了看,还是没有发现地面上有出入的洞口。

看来,陆铭回到自己的位置躺下,孤独的注视着天空,想从这里出去,只有飞了。

痛!

陆铭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脑袋。

残缺的记忆还在源源不断的涌来,空白的片段被不断的填补。

野心勃勃的叔叔、嫉恨交加的养母、召唤而来的女巫、身首异处的国王。

阴谋、篡位、毒酒、魔法,以及一个死在利剑之下、灵魂惨遭放逐的王子。

是了,自己的灵魂被放逐,这才变成了一只红龙。

“我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穿越者了。”陆铭苦笑着喃喃自语,“刚穿越不久就*屏蔽的关键字*死,连人都当不成。”

“不过现在成为一头红龙,好像也还行。”

起码自己还活着,起码自己还有远大的前途。

“林中女巫,王后,叔叔。”陆铭轻声低语着,“这个仇我记下了,迟早有一天,我要重回王座之上。”

“只是,不再以陆铭或人类王子的身份。”

“从今天起,我就是:都灵·贝里斯克·欧西里斯·斯特拉兹!”

豪言壮语还未落地,小都灵就被无法反抗的困倦所笼罩,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