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出一个渡劫期 》糖瓜沾

第九十六章 拜我为师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吃出一个渡劫期最新章节!

“当然。是我自己亲自查清楚的,父亲的所有罪名。”灵箫吟跨坐在粗壮的树枝上,双腿来回摆动,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看着对面的白初落。

“我曾经一本书上看到过一段话‘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他们是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你不属于任何人,无论是你的父亲、母亲,亦或是灵氏,你只属于你自己,所以不用自责,也不用愧疚。”

说完这一堆没头没脑的话后,本来则侧坐在树枝上的白初落,这时干脆也改成跨坐,面对着灵箫吟,又从空间掏出一块火腿,两个杯子和一坛米酒。将火腿切片放入盘中,递了一个杯子给灵箫吟。

“我不喜欢辛辣的味道,凑合喝点米酒吧。今天晚上好像没吃饭,我都饿了。边吃边说。”说着还用双手捻了片火腿放入嘴中,经过熏烤、发酵腌制过后的火腿,咸香四溢,甚是美味。她甚至都有点后悔下午一下给开明兽九块那么多,不知道剩下这些还能够吃几次。她可是知道,白烈偶尔也会偷偷偷吃她空间的东西。

灵箫吟当然也不客气,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又挑了片火腿放进嘴里。

两人这才有些似乎是好友之间随意喝酒聊天的感觉,刚刚的气氛实在有点严肃。

这也是白初落摆上酒菜的目的,她的确不知该怎么出言安慰灵箫吟,但又不是诉诸于口才能叫安慰。她刚刚说的那一堆话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重点在哪儿,现在她更希望通过什么来转移灵箫吟的注意,不要让悲伤的氛围一直萦绕在他身边。刚刚那个笑容甚至连她看的都有些心酸。

“跟着你有肉吃!”灵箫吟表情放松了许多,“我都说了这么多了,你倒也跟我说说你的事儿啊?为什么不用辟谷,还这么多好吃的?”

“这么多?说了这么多你也没说到重点啊!为什么一定要参加飞云会?甚至不惜与我们组队。”白初落喝了口米酒嫌弃的说。

“参加飞云会啊,因为掌门答应我如果赢得此届飞云会的魁首,他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灵箫吟又到了杯米酒一饮而尽。

接着道:“我虽然没有杀人,但男扮女装欺骗同门这么多年也是罪无可赦,已经被逐出师门了,飞云会是我最后一次以灵氏的名义参与的活动。毕竟也是曾经的灵氏天才,掌门吩咐所有弟子不准声张此事,应该是希望我赢得飞云会之后提出回到灵氏的条件吧。”

“听你话里的意思,这不是你想提的条件?”白初落随意道。

“灵氏那个地方,我已经不想再回去了。”灵箫吟盯着自己手中的酒杯,表情罕有的流露出几许落寞。

“那还如此争取想要得到魁首,你想要提的条件是什么?”

灵箫吟低头直视着白初落,狡黠一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看着他现在的样子,联想到前两天他问自己的话,白初落觉得自己大概知道他的条件是什么了。

“无论如何,我们都是朋友了,干杯!”

灵箫吟的笑,这次才真正发自内心:“干杯!”

两人同时一饮而尽,还好米酒没那么醉人,否则像两人如此牛饮,再来两杯估计就会醉的一塌糊涂。

“别光我说,该你了该你了!”灵箫吟虽没有嘴,此时口齿却也不是那么灵敏,嘟嘟囔囔让她快说。

白初落将自己的以食入道之事简单说了下,再次收获迷弟一枚,不对是迷兄!

“吃,竟然也能修炼?我每天清除那些饭食在体内产生的污浊之气就要消耗大量灵气,居然不都是废物么?”

白初落怎么听怎么像在骂自己似的,瞪了他一眼说:“还不是你自己非要蹭的,我又没逼你吃。”

“那沈姑娘每日跟你一起进食,修为同样进步神速。一定是你教了她什么,好小白,也教教我。以后我就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了,需要集天下之大成才能继续修炼。”灵箫吟舔着脸,凑近她身边掐着嗓子用甜腻腻的声线撒娇道。

“打住!别恶心我。不是我不想教你,就算我想教,天下果蔬、米面、肉类大多以五行区分,修炼时也要尽量挑选与自己灵根相对应的食材才能事半功倍。但很不巧,你那天才的雷灵根不在五行的范围之内,不适合食道修行。”白初落一本正经的说。

“你也说了大多了,总有个别的对不对?”灵箫吟恢复自己的声线,但还不放弃拉着白初落的袖子撒娇,导致她手里的米酒都洒出了一半。

她刚要发作,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珠子一转说道:“虽然你不适合修食道,但我倒是可以教你个能够轻松消除体内污浊之气的方法,减少你灵力的损耗。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拓宽筋脉。”

“什么条件?”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白初落,满眼都是期待。

“拜我为师!”白初落得意道。

“啊?”灵箫吟顿时愣了愣。

“怎么?学功法哪儿有不拜师的道理?自家门派功法又怎能轻易外传?”白初落说的笃定。也确实,门派之间即便是基础心法都有可能有所区别,高深的功法更是从不互通。灵箫吟一开始的撒娇本也有些开玩笑的性质,与白初落关系近了之后聊起天来也就随便了许多。

好像真的在认真考虑似的,灵箫吟手摩挲这下巴,低头沉吟了一会才说:“可是,你修为比我低太多了!”

白初落瞬间将树上所有酒菜都收回空间:“既然这样,别吃了,吃多了有碍你的修为。”说完就跳下树往山洞走去,边走还不忘跟他告了声别:“我回去修炼了,毕竟修为那么低,没时间再跟您这修为如此高的人一起闲聊了。”

灵箫吟看着白初落离去的背影轻笑了下,轻声道:“明明是来安慰你,反倒被你安慰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