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梦制造商 》郁荠

第十章 简然 (二更)

最高潮的地方已经过去,邱三少自然没有在留下来的必要了,他对简然招了招手便领着那两个女人离开了房间。

喧闹的房间安静了下来,幽暗的灯光照在简然的脸上映射出棱角分明的脸部阴影。

如果不是这双死鱼眼睛,简然当得起一声俊俏,可惜模样再好,当他用半睁不睁的死鱼眼睛盯着人的时候,对方就不会觉得他好看了。

此时,简然就是用那看死人似的目光盯着夏素子。

“说说吧,如果你不想下去喂嗜血兽的话。”

夏素子道:“我来是想找一个人报仇,只是没想到碰见了你,所以我才将计就计。你能够帮我我非常的感谢。”

夏素子知道,这个时候想要撒一个没有漏洞的谎言根本不可能,一个好人家的女孩不会在独自跑到天上街的高等妓院去,而夏素子的身份很好打听,简然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够把夏素子的背景摸得清清楚楚,因此,在这个时间档口,夏素子是不能撒谎的,至少不能全部撒谎。

“哦?报仇?是谁?”简然眼睛里面划过了一丝兴趣。

夏素子顿了顿道:“罗亚。”

说这话的时候,夏素子一直紧盯简然,她没有忽略简然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暗光。

简然微微抬起头看着她扯出一个冷笑:“异想天开。”

夏素子耸耸肩膀:“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可我没有后路了,就算是异想天开我也要去试试,。也许会出奇迹呢?”

简然盯着她看了许久,像是在猜测夏素子话中有几分真,几分假。

夏素子能够过来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夏素子的家庭背景他多少也了解一些,这种家境富裕的女孩就算是想攀附天上街的人也不用跑到妓院冒险,只要献上一些家财想要达到她的目的很容易,毕竟天上街的人也是要吃饭的。

所以当他看见夏素子的时候,惊讶的感觉远远大于其他情绪,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心中一动并没有开口戳穿她,没想到这一路她年纪轻轻还非常稳得住,没有开口乱说话也没有做出让邱三少起疑的事情,安安稳稳的等到现在。

如今这边的计划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后,简然才有空把注意力放在夏素子身上,准备解决掉这个“麻烦”。

“我劝你老老实实的把你要做的事情说出来,别以为我会对你手下留情。”简然那死于眼睛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夏素子。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来夏歌里拉宫就是想找罗亚的消息,但我不能进入夏歌里拉宫只能想其他办法。”

“你是怎么进来的?”简然开始细问

夏素子把自己如何碰见东哥,如何引着他带自己进来,随后如何甩掉他都老老实实说了,这些事情简然要去查很容易,夏素子不能在这上面说一句谎话。

听完夏素子的话之后,简然拿出手机,在屏幕上敲击半晌后,没有在说话,半躺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下面逐渐散场的人群沉默不语。

片刻后,翁翁的震动响起,简然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接着他的目光才又放在了夏素子身上。

夏素子知道,她过关了。

简然此时看着自己对面的姑娘,的确很漂亮,但对于天上街的人来说,漂亮的姑娘大把,光是他异人的身份不知多少想要攀高枝的姑娘前仆后继的涌上来,所以美貌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只是生活的调剂罢了。

唯一吸引他的是她的镇定,虽然此时微微颤抖的手指出卖了她此时的紧张,可一个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能保持理智把自己的退路想好,并且抓紧任何可能机会完成自己的目的,这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做到的。

或许,这个人真的能够起到一些作用。

简然心中虽然打定主意,但他脸上依旧跟之前一样标志性的面谈死鱼眼,简然盯着她:“你为何要盯上罗亚?”

夏素子慢慢的说:“我父母的死跟他有关。”

简然抬起头看着夏素子:“哦?”

她没有说话,夏妈妈的死是意外还是故意对于迫切想要完成任务的夏素子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但此时却给了她绝佳的借口,如果简然想要去查证,必须要把目标放在罗亚身上,这不是短时间能够查出来的,从他们对话中夏素子就判断出罗亚的身份在异人当中绝对不低,想要动上位者,不管在哪个社会中都是小心又谨慎的事情,更别提这个如此畸形的社会环境了。

果然,简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下去,而是接着问:“见到罗亚你又能如何?”

夏素子抬起头,异常认真的说道:“尽我所能杀了他。”

简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哈哈哈的大笑不止,片刻后,他揉了揉发红的双眼看着对面的夏素子:“他杀你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你信么?”

夏素子深吸一口气,握紧自己的拳头:“我信,如果正面对上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想要一个人的命方法有很多。”

她继续道:“我是个普通人,这是我的劣势,但你不能否认在某种意义上这又是优势。”

简然盯着她看了许久:“你就不怕我把你的消息告诉罗亚。”

夏素子肯定的摇摇头:“你不会。”不等简然询问她继续说:“刚才斗兽场的时候,我感到你非常的,,,,厌恶。”

简然眼睛中的光猛得亮了起来,随后很快的熄灭下去,速度快得像是夏素子眼花。

“你也反对这一切。”夏素子肯定的说

就在气氛凝固道极点时,简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过夏素子身边时说:”还不走?“

夏素子心中长吁一口气瞬间放松了下来,在心中提醒自己,这种冒险不能再有一次了,之前她就是在赌,虽然她赌赢了,可只要赌就不可能永远赢下去。

想到刚才自己的表现,她感觉很满意。

在面对简然时她露出的手在微微颤抖,这是她故意的。受过专业训练的她很清楚,一个普通人在这种环境下保持理智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如果太过平静只会引起简然的怀疑。

前世丰富的经验救了自己一命,这简然虽然没有明说要做什么,可现在她已经完全通过了简然的考验,有了这么一个异人在自己这边帮忙对于完成任务是再好不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