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梦制造商 》郁荠

第十八掌 一家人

罗亚儿子叫罗旭,老婆姓丁,叫什么钟竖行也不清楚,碰见的时候大家都叫她罗太太。

“罗太太不喜欢别人叫她名字,所以自我介绍都不用自己的姓名。”

钟竖行砸砸嘴巴继续道:“估计是想要彰显自己大老婆的身份吧。”

夏素子听后心想就算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罗亚夫人,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存在感,从钟竖行的叙述看来,外人觉得他们母子低调估计并不是他们自己愿意的,其中肯定有罗亚的关系。

很快,车直接开进了天上街的范围,之前夏素子来时并没有走完,毕竟天上街的范围很大。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天上街中一个叫金冠的夜店,也是天上街中最热闹,最繁华同样也是消费最高的地点。

金冠面前车水马龙,不停有豪车停在门口等待着泊车小弟开进地下停车场。

钟竖行与齐凌两人显然与这里很熟,门口下了车直接把钥匙丢给了泊车小弟,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大门。

“这里很热闹。”

钟竖行扭头对夏素子道:“今儿是罗少的生日,当然热闹。”

夏素子指着周围从入口进来的人:“他们全部都是罗少的朋友?”

钟竖行小声说:“不全是,巨大部分都是像过来套关系的。毕竟罗先生明面上的儿子就罗少这么一个,在没有确定接班人之前,多得是人想要拍罗少的马屁。”

金冠的装修有些后现代主意的风格,墙上挂着许多的画,甚至有几幅是前世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夏素子对画没有多少研究,只是目光扫过便跟随者人流往里走。

罗旭今日把整个金冠都包了下来给自己过生日,在大厅中,人流最多的地方夏素子终于看见了罗旭本人。

“喏,那个穿着银色西装外套的人就是。”齐凌凑到夏素子耳边说。

当时两人约好的是齐凌把夏素子带到罗旭面前,至于能否认识就不关他的事情了,如今事情以办完,齐凌便一头扎进自己曾经的那些酒肉朋友堆中,准备今朝有酒今朝醉。

夏素子不关心齐凌,她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一边慢悠悠的喝着水一边注意着场中的罗旭。

“美女,怎么来这里就喝酒了?”一个流里流气的人主动跑了过来,他一点不见外的抽走夏素子手里的水杯,递上了一杯鸡尾酒,顺着夏素子的目光那人嘿嘿一笑道:“别怪哥哥,今日这场子少说也有一百多人,其中一多半都是跟你差不多的漂亮姑娘,其中她们大部分的目光都放在罗少身上,可惜罗少还有一个月就结婚了,如今他正与自己媳妇热乎着。”

夏素子看了旁边男人一眼,一股浓郁的混合香水味直冲鼻腔,她微微眯起眼睛道:“是么?”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爆发一阵喧哗,罗少起身大步走过去,接着夏素子就看见他牵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喏,看见么?那就是。”

被罗旭牵着的是一个女人,以夏素子的目光来看都不得不承认是个绝对的大美女。

皮肤白如上好的羊脂玉,一头黑色的头发微微卷着披在肩上,瘦不见骨,脸上并没有花浓妆,静静的往那里一站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了她身上。

旁边的男人吞了一口唾沫,不自觉的喃喃自语:“真他娘的好看。”

夏素子正准备说话,旁边一个熟悉的人走了过来。

“哎哎哎,方老六,你跑到这里干嘛呢?”

被叫做方老六的男人站起身体,与夏素子隔了一些些距离。,

“钟竖行,没想到你小子也跑来了?你不是不喜欢来他么?”

钟竖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夏素子道:“我来不来关你屁事。”

在夜场混救了的人,就算平日里关系不好但毕竟见多了,只要一个眼神彼此就明白对方在想什么,方老六一看钟竖行的举动就知道钟竖行对自己身后的女人有兴趣,他嗤笑一声想到自己今夜看上的凭什么要让给这个钟竖行?

就在他准备开口唇枪舌剑一番的时候,夏素子突然支起身体看向了上方。

从楼上下来两个人。

这两人一出现,所有人都安静了。

钟竖行激动的都开始结巴,哆哆嗦嗦道:“天。。。天啦。。。罗先生。。是罗先生没错吧?”

从楼梯上款款下来的是罗亚于他的夫人,丁女士。

现在,在这里等待生日宴会开始的所有人都没想到很多年从未出席儿子生日宴会的罗亚会亲自出来,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挺起了胸膛,如同面见总统一般,下意识的开始整理自己的仪表,免得给对方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夏素子因为在角落,这里灯光并不明亮,周围的几个注意力都放在了罗亚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夏素子翘起的嘴角。

“运气真是太好了。”

罗亚的出现让这里热闹的气氛为之一变,旁边站着的丁女士年纪看上去要比罗亚大许多,虽然罗亚的年纪要比他老婆大两岁。

丁女士似乎很享受万众瞩目的待遇,她并没有开口,但一直紧紧的站在罗亚的身边,手挽着自己的丈夫,嘴角含笑下巴扬起。

罗亚的出现罗旭表现得有些惊讶,随后显得非常的高兴,说了几句之后直接让出位子,把自己的心肝宝贝展示给自己爹妈看。

罗亚于丁女士的反应与许多公婆见儿媳差不多,罗亚表情比较平和,丁女士从头到尾微笑都挂在脸上,只有夏素子注意到她看儿媳的瞬间嘴角微微下抿了瞬间,之后迅速调整回了原本的样子。

观察周围的人都在注意那一家子的情况,她微微后退,一个闪身便离开了这个人声鼎沸的一楼。

这里的通道有很多条,夏素子趁着所有人都在注意罗亚父子的时候,闪身上了楼。

在公众环境下,没有人会做出不得体的举动,想要看出一些她想知道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夏素子进了二楼发现这里全部做成了包间,罗亚显然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她又往上走,直到来到了四层时注意这里只有一条长廊,而长廊的尽头便是一扇紧闭的大门,她试着推了推大门纹丝不动。

四楼应该就是客人能够来的最高层的地方了,后门的员工通道能够上去五楼,但那里站着人,夏素子不能这么上去。

了解了这里的布局之后,夏素子再次回到一楼,刚进去钟竖行就找了过来:“你刚刚跑哪里去?刚才罗旭当着所有人的面送给她媳妇那么大一颗钻石,你可没看见所有人眼睛都直了。”

不用夏素子多问,钟竖行自己一人就把刚才她不在的情况全部说了。

夏素子的眼神往舞池中的人一扫问:“罗亚先生离开了?”

钟竖行道:“当然,这种大人物能露面就不错了。”

不仅罗亚,他老婆也离开之后,夏素子就没有在留下来的兴趣,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钟竖行却一把拉住她道:“一会还有好玩的,你走这么早干嘛?罗少请客,这可不是谁都能碰见的。”

夏素子看着一脸喜气洋洋的罗旭,心念一动没有离开转身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