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梦制造商 》郁荠

第十三章 开始

夜间的深林总有一股夺人心魂的力量,那漆黑的暗处似乎藏满了*屏蔽的关键字*的怪物。

前世,幼年的夏素子家中就有这么一片后山,每到夜晚她总能听见后山上动物活动的声音,每当这时候,夏素子都会跑到母亲怀里,听着她的呼吸声夏素子才能够睡着。

如今母亲的模样夏素子有些记不清楚了,十五岁的那个夏天,她失去了撒娇的权利开始被迫成长。

“嗤,怎么会想到这些事情?”夏素子揉了揉额头,把那些纷乱的回忆从自己的大脑中赶走,小时候那是幻觉,而此刻的怪物是真实存在的。

轰隆隆!

密林深处爆发出一阵*屏蔽的关键字*声音,夏素子绷紧身体,绕过中岛来到驾驶室,简然并没有带走车钥匙,她随时可以把车开走,但如果她这么做了,后果同样也是严重的。

夏素子等了一会后,密林安静下来,想了想她在车中翻找了一番,终于在后座的下面找到了一盒*屏蔽的关键字*,打开看里面都是特质的银*屏蔽的关键字*。

接着她又在后备车厢里面找到了一件防弹背心,这防弹背心不知用什么做的,并*屏蔽的关键字*但却异常的坚固。

夏素子穿上防弹背心,带上足够的*屏蔽的关键字*后,便沿着简然的路线走进了密林中。

另一头。

简然捂着腹部的伤瘫靠着树根,他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站着的两个人露出一丝苦笑:”没想到我简然今日竟然会死在你们两人手里。“

一个矮胖的男人说:“简然老大,你也别怪我们。这是罗亚先生的意思,如果不按照他的要求,我一家人都要陪葬。”

听到罗亚的名字,简然死死的捏住拳头,双目赤红,像是一头被逼入绝境的野兽。

胖子被简然这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吓了一跳,控制不住的后退两步,直接撞到了身后的同伙身上。

“你怕什么?他现在就是没牙的老虎,身上已经被安上了截断器,能力不能使用,如今又身受重伤。”说道这里那人递给胖子一把*屏蔽的关键字*:“喏。送他上路吧。”

胖子露出祈求的神色:“阿阳哥,他好歹也提携过我,我。。。我都按照你们的要求骗他过来了,能不能最后就别让我动手了。”

被称为阿阳哥的人嗤笑道:“你这是既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么?事情都做了就一做到底!”

听着对方口气中的冷意,胖子想起家中的妻儿与老父老母,狠狠心接过*屏蔽的关键字*,来到简然面前:“简然老大,对不起。”

说完举起*屏蔽的关键字*,对准了简然的胸口。

砰!砰!砰砰砰!

密集的枪声想起,简然瞪大眼睛看着胖子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后仰倒地,身后那叫阿阳哥也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他扭头望去,从黑暗中慢慢走出一个人。

“是你?”

夏素子没有立刻去看简然的情况,她担心周围还埋伏着其他人,直到听见简然说:“就他们两个。”

夏素子才放下手中的枪,低头去看简然的情况。

“你伤很重,必须马上处理。”夏素子先扯掉脱掉自己里面的衣服,拿着它按在了简然腹部的枪口上,接着就要伸出手去扶简然。

“等等,你帮我把脚上的东西拿掉。”

夏素子此时才注意到在简然的脚腕处有一指粗的东西缠绕在上面,夏素子下意识的问:“*屏蔽的关键字*?”

“不是,阻断器。”

见夏素子不明所以简然接着道:“有了它就能封住异人的能力。”

夏素子一愣,没想到现在还有这种东西,刚伸出手的时候,夏素子像是浑身过电一样瞬间从指间传来一阵酥麻之感,接着一阵机械声响了起来。

“技能以激活。”

简然发现夏素子维持着这动作一动不动问:”你怎么了?“

以为自己幻听的夏素子回神过来,把缠绕着简然腿脚的阻断器扯掉,简然长吁一口气。

扶着简然,两人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密林回到车上。

“现在我们去哪里?你这伤不能拖。”

夏素子开车,为了让简然舒服一些把他放在了后座。

简然说了一个地址,夏素子扭头看向他,简然道:”这伤没关系。我只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

夏素子皱起眉头道:“你别乱来,*屏蔽的关键字*还在你的腹部,就算你会医术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给自己做手术。”

如果是四肢,或者擦伤这种比较小的枪伤夏素子可以处理,她并不是医生,不过是前世处理这种小伤有了一些经验。

但简然是伤在腹部,并且*屏蔽的关键字*全部都卡在里面,这种伤只能去找医生,根本不可能自己处理的。

简然笑了笑道:“你还不知道我的能力吧?”

说话的时候,夏素子就看见简然捂着自己伤口的右手开始发出一阵绿色的光芒,随后感受到一股生命力从那里散发出来,接着简然浑身一颤,他手一翻,一颗*屏蔽的关键字*出现在他的手心。

在看伤口,已不再流血了。

夏素子喃喃道:“神奇的能力。”

简然满头大汗,靠在椅背上没多久就昏睡了过去,夏素子开车来到简然所说的地点。

这里并不属于天上街,但住的也不错,夏素子没想到简然给的地点距离自己的家不过两个街区。

此时,简然已经彻底昏了过去,夏素子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见状夏素子只能试着去背简然,原本她觉得就算自己常年训练,但想要背一个男人还是很困难,可事实却是完全相反,夏素子很轻松的就把简然背在了背上。

但因为身高差的关系,简然的双腿依旧耷拉在地上,但无伤大雅,夏素子用衣服把简然捆好后,背着他上了楼。

“你。。你这是在干嘛?”站在门口,夏素子正准备开门时听见身后传来气若游丝的声音。

“带你回去休息啊。”夏素子回到

简然想挣扎下来,夏素子怕他扯到伤口,可如今她一只手在开门,只能用扶着简然身体的左手一巴掌拍在简然的屁股上,“别闹!”

简然浑身一震,不动了。

夏素子趁着机会打开了大门,走进了屋子。

屋中只做了最简单的装潢,除了几个必备的家具之外什么都没有,夏素子把简然放在床上道:“我去给你包扎伤口,你等会。”

这里一丝生活气息都没有,夏素子根本浪费时间在屋子里面翻找,直接下了楼来到了街上。

城市中,能够通宵营运的药店并不多,幸运的是它们大部分都集中在了富人居住的区域,没过多久夏素子就发现了一家药店。

药店大门口安装着防爆玻璃,按了好久的门铃里面的人才睡眼蓬松的走了出来。

打开玻璃门,夏素子进去选了好几种药。

“小姑娘,你胆子不小,尽然敢独自一人跑到这里来买药。”药店的老板小心的关上了防盗门,因为嗜血兽的关系,城市中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商店防护系统都做的非常的好。

“没办法。”夏素子对药店老板笑了笑。

买了药后,夏素子还特意选了几瓶葡萄糖,便提着一大包药走了。

这城市中,想要买到其他的东西只能等到白天再说了。

一路上很安全,夏素子再次回到屋中的时候,简然依旧昏沉沉的睡在床上。

夏素子一模额头,果然开始发热了。

洗了手,熟练的开始处理简然腹部的伤口。

这伤口中的*屏蔽的关键字*以取了出来,清理好血污后她发现伤口并没有流血,并且已经开始有愈合的迹象。

想到简然展示能力的样子,夏素子又觉得这一切并不奇怪了。

很快处理完毕枪伤后,夏素子把上面破烂的衣服剪掉时发现简然的伤并不仅仅是腹部,他的胸口凹进去了一块,紫红色的皮下出血几乎布满了他的胸口。

“这。。这可如何是好?”

夏素子看着这么严重的伤傻眼了,她第一个想着的就是带着简然去医院,可又想到在车上的时候简然的表现,夏素子觉得在不了解的时候最好按照简然的想法去做。

伤口太严重了,肋骨不知断了多少根,估计还有内出血,但夏素子手里只有一些简单的药品,只能给他服下,然后打起点滴。

因为这个新发现的伤口,夏素子又剪开简然的衣服裤子,准备看看是否还有她不知道的伤,检查过后还好,除了胸口与腹部之外,简然身上只有一些擦伤。

全部处理完毕后,夏素子送了口气,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夜。

简然再次清醒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他先是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接着又低头看了看只穿着裤衩躺在床上的自己,随后才支起身体想要下床。

“你最好别动。”

简然抬起头,看见夏素子提着吃食站在门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简然活动了一下四肢,道:”我感觉还不错。“

夏素子道:“你胸口几乎被打成了一团肉泥,我以为你活不下来了。”

她并没有乱说话,在今天清晨的时候简然发起了高烧,体温一度逼近了四十二度,就在夏素子准备冒险背着他去医院的时候,简然身上的绿光再次亮起,才算救了他一命。

简然靠在床上看着夏素子:“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