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梦制造商 》郁荠

第二十四章 罗亚的顾忌 (二更)

体内的异能疯狂的灌注,金属棍子在巨大电流引起的高温之下开始发红,一股浓郁的烤肉味道飘散开来。

剧痛让嗜血兽开始疯狂的挣扎,嚎叫,对死亡的恐惧让它迸发出最强烈的求生欲,夏素子能够压制它一时,但在死亡恐惧的爆发是恐怖的,夏素子瞬间就被甩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

呜呜呜!

嗜血兽失去了杀死她的勇气,把夏素子甩开之后,尽然夹着尾巴就这么直接跑掉了。

呸!吐出嘴里的沙子,夏素子喘着气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双手眼睛里面闪烁着兴奋的神采。

第一次实战使用自己的能力,效果十分的不错,给了夏素子很大的信心。、

回到落脚点,简然看见夏素子的情况立刻皱起眉头问:“你碰见什么了?”

夏素子摆摆手道:“没有什么,不过是遇到了一只嗜血兽。”

简然一抬眉毛脸上露出差异的表情:“干掉了?”

“被它跑掉了。不过我没事,只是看上去有些狼狈而已。”

简然没有说话,给夏素子递了一杯水,喝完后简然才坐在夏素子的对面道:“一个刚刚觉醒的新人进入异能所之后我们都要给他测评,以知晓对方异能的种类之后才好决定训练的方向。而对于新人我们也有自己的一套分级的方法,其中对嗜血兽的实战是很重要的一环。”

夏素子听简然说起异能所,放下水杯开始认真的听了起来。

“嗜血兽对于高阶的异人没有多少威胁,但对于新人则是一道很难跨过去的坎,在异能所成立之后,不知多少新人死在了嗜血兽手里。因此,为了提高存活率,之后异能所就把与嗜血兽的实战推到了一年以后。也就是说,异人从觉醒走到与嗜血**手,必须经过整整一年的专业异能训练才行。”

听完简然的话,夏素子笑道:“你是说我今日太鲁莽了?”

简然摇摇头:“不,我是想说,异能所成立这么多年,除了你之外,只有一个人在异能刚刚觉醒的时候成功斩杀过嗜血兽。”

夏素子表情微正:“是罗亚?”

简然点点头

“罗亚就像一个怪物,他的横空出世把我们这么多年对于异能的认知完全打破,从他出现之后,不知道多少以前成为铁律的规则成了一纸空谈,也正应为他如此耀眼,所以原本还算平和的异能所被打破,各个势力开始力争我夺,没想到还没杀出一个结果最后被罗亚一网打尽,剩下的只能苟延残喘。“

简然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微的悲凉之色,他无意识握紧的双拳泄露着此时的心情。

夏素子问:“能告诉我,你们是为何与罗亚对上的么?”

房间安静片刻之后,响起了简然的说话声。

“在罗亚出现之前,异能所是三足鼎立。头儿就是其中之一。罗亚进入异能所之后先是投靠了我们的对头,刚开始,我们并没有注意到他。可没想到他进异能所短短半年的时间,就从一级异人升入二级,随后他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很快成为了我们的大敌。”

“本来,如果这么走下去,不过是彼此对于异能所的控制强弱而已,可所有人都没想到,当他迈入三阶异人的当日,就反水杀掉了他的上司。而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头儿就苦笑道罗亚是个彻头彻尾的破坏者,他不仅仅破坏者我们对于异能的认知,同样破坏着异能所的秩序。他开启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简然说道这里顿了顿,揉了揉眼睛接着道:“头儿说完这一切之后就做了必死的决心,他知道,罗亚收拾整合了自己的势力之后头一个就要对付我们。并且罗亚的手段狠辣,以前,异能所虽然争斗从未停止,但彼此都有一个心里底线在就是不涉及性命,能够决定生死的只有异能所里面的圆桌会。但罗亚打破了这个底线,他开始用明的,暗的,任何能够想到的手段对付他的敌人。”

“你们当时也试着剿灭罗亚,当时就没想过万一这么做的后果么?”夏素子问

简然道:“当然知道,其实在行动之前,头儿就把我们纠集到了一起,他说自己想要退出异能所,而罗亚的首要目标就是他,把他解决了之后这些手下人并不值当罗亚大动干戈,这样我们才好有一条生路。”

“当时退出了一部分人,但也有一半的人留了下来其中就包括我。头儿整合了最后反抗罗亚的力量组织了那次围剿,之后的事情你都明白了。”

夏素子听完简然的叙述,疑惑开始呈现在她的心头,既然罗亚如此有势力,可为何他不光明真大的对简然这群人出手呢?她可没忘从斗兽场出来之后简然可是被暗杀的。

如果罗亚的已经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想要杀一个人何必如此费劲,直接打上门就是了,何必在异能所这个框架内遮遮掩掩?难道他是还有其他的顾忌不成?

脑袋里面装了许多事情,可又觉得在这个世界内不能用常识来判定这里会发生什么。

这个世界实在是有些太异常了。

就像是一个独立于大陆的存在于玻璃罩里面的城市一样,想想LCA公司前的那些经历,一个念头逐渐在夏素子心头慢慢的产生。

叮铃铃,电话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简然接起电话,才听两句就站起身体,脸上露出的惊喜的表情。

“我们的人发现罗亚于田欣然了,就在你刚刚给的地址中的其中一个。”

简然给夏素子说完之后立刻让电话那头的手下盯紧,最好能够判断出两人偷情的大概时间,这样他们才好再次下手。

简然激动的搓着手,夏素子看笑了,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简然兴奋的对夏素子说:“你不明白,这两年我几乎都成了下水道的耗子,每时每刻都要小心翼翼。如果不是我身上还有一层公家身份,罗亚不能直接对我出手我根本活不到现在。”

夏素子想起与简然见面时的场景从而想到如今简然的身份,她突然灵机一动问:”罗亚与警局的关系如何?“

简然知道夏素子想问什么,他直截了当的说:“当年市府与异能所有协议,异能所运转的资金大部分来至于市民的税金,而异能所不能插手城市的管理,如今我属于警局,也算是城市公家的一员,罗亚要对我动手会打破这项协议,所以他只能暗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