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喜佳期 》月光流

217 好日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欢喜佳期最新章节!

然而厉海芬和常安在常欢喜出门去参加同学的婚礼的时候才发现她和许新远好像一直没联系啊。

这两人真是的,离得那么近,怎么也不见见面什么的,厉海芬又有点头疼了,这两人的性格会不会太相似了点。

可日子不是那样子过的,他们无所谓,但他们看得都有点焦急了。

“去看看?”厉海芬对常安说道。

“好啊,不过看什么?”常安后知后觉地问。

“看看许新远在干嘛啊,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主动一点。”厉海芬不满地说道,总不能老是等着欢喜主动去联系他吧。

“他今天应该挺忙的,我们就别去打扰他了。”常安可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还是去看看我们女儿吧。”

“好吧。”厉海芬只好放弃了心里的那点想法。

许家早就忙开了,连许新远也不得不出来帮忙招呼客人,斟茶递水什么的,他这个小舅子可没闲过。

许念芝在闺蜜的陪同下去化妆了,还没回来,家里乱得让许新远有点晕了,连走动的地方都快没了。

他们家亲戚多,同房的亲戚早早便过来帮忙了,刚刚撤下了早餐,嫁妆也在清点着齐全了没。

看看有没有那件小物品漏了贴双喜或是红纸的,还有摆放什么的,可是有老行家来指点着。

这边嫁妆差不多搞好了,许念芝也回来了,如同众星拱月般,铺天盖地的赞美让她羞红了脸。

确实是挺美的,许新远站在一旁望着许念芝,想不到她竟会嫁给庞大海,也想不到自己会和常欢喜走到一块。

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这样的幸运,能够看到常欢喜穿上婚纱对着他笑,只对着他一个人笑,做他的新娘。

许念芝和亲戚客套了一番之后就和姐妹们躲进房间里做准备,藏鞋子,还有商量着怎么为难新郎。

“差不多得了。”许念芝有点头痛地对越发兴奋的好姐妹说道。

“这么快就心疼上了,这可不行,你得振妻纲。”

“你就别逗我了,又得补妆了。”许念芝扑哧一下笑了,忍不住拿起镜子照了照,就说不用涂那么厚的粉,这不,掉了。

“新娘子就该开开心心的,尽情地笑吧,新的好日子即将开启。”

许念芝忍着笑,叫会化妆的姐妹帮忙补了一下妆,一个个活宝似的,她可是老大姐了,“你们可是还没嫁人的,矜持一点,等你们结婚的时候就知道做新娘也不容易。”

像她,一大早起来准备这个准备那个,还要去化妆什么的,可以说自从他们的婚事被敲定之后就没睡过好觉了。

然而没人将这话放在心上,高兴得忘了自己只是旁观者而已。

而常欢喜这个旁观者比较理智,她可不会和其他姐妹团去为难新郎,也是同学,以后还是会有交集的,免得尴尬。

但也有仗着熟络闹得比较疯的,常欢喜自觉做不到那份上,默默地坐在一旁等候差遣便是了。

“我们班上有多少对了?”

“我想想,同班的好像有五对了。”

“可惜欢喜和朱艺没能走到一块,不然的话可就有六对了。”

……

常欢喜一愣,怎么说到她头上了,可都是同学,也只好笑笑,不做声。

有人便拉了拉始作俑者,当事人在这呢,怎么口无遮拦的。

那人这才默不作声。

但也只是沉默了片刻,然后又开始继续讨论着该出什么难题。

“你老公歌喉怎么样?”

“唱歌就免了,会破坏气氛的。”

“那叫他念一封情书怎么样?”

“不行,呃,没有情书。”

“真的没有?”

“真没有。”

……

常欢喜看着她们在闹,脸上的尴尬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笑容越发灿烂。

不过这热闹看着就好了,她还是不希望自己也被闹。

许新远那人,大概也闹不起来吧。

常欢喜捂了捂脸蛋,空气有点闷热,脸都发烫了。

接亲的人来了许多,闹了好长时间才匆匆忙忙出了门。

常欢喜随着几个姐妹坐上了一辆车,却是没想到司机会是朱艺,不会那么巧的吧?

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故意的,反正她是有点尴尬了。

常欢喜对着朱艺笑了笑,也没说话了。

倒是有人主动撩朱艺。

然后朱艺一不小心便掉队了。

其实也不能全怪他的,这路上都遇上好几拨花车了,开着开着便有点乱套了。

还好朱艺知道怎么去新郎家的,开了没多久便发现不对劲,忙掉头回去找大部队。

“有人心不在焉了。”

“咳咳,专心开车,你闭嘴吧。”

“怪我吗?我又不是罪魁祸首好吗。”

“你们一人少一句,拜托了。”

……

常欢喜扭头去看窗外的风景,不过又是一队接亲的花车经过。

今天却是是个好日子啊。

本来早上的时候还下了点小雨,不过雨很快便停了,还出太阳了,也不算热,暖和得很。

厉海芬看到有人笑话常欢喜,便暗自搔她痒,叫她忍着不能开口说话。

“够了。”常安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过看看时间,差不多得了。

厉海芬这才停下手来,看着常欢喜,她来这凑什么热闹,怎么也不去许新远那露个脸呢。

被捉弄的那人忍了好一会,脸都憋红了,这才感觉到后背没那么痒了,怪难受的,又不能明目张胆地饶痒痒。

这车子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才到了目的地,真正的乡下地方。

但虽说是乡下地方,可差不多都盖了两三层的楼房。

新郎家家境看上去挺不错的,有车有房,有田有粮。

“在这样的地方住也挺不错的。”厉海芬看到新郎家门前那一大片稻田,都已经收割完的,只有鸡鸭鹅的在田野里欢快地跑来跑去。

“要不我下辈子求着能够做地主家的傻儿子?到时候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啊?”常安开玩笑道。

“不要,一辈子就够了。”厉海芬嫌弃地说道。

“他们聊到一块去了。”常安拉了拉厉海芬衣袖,没顾上反驳她的话,眼看着朱艺走到常欢喜身旁,他们好像在聊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