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66章 重生八七年厂花66

魏凝儿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立刻放下课本走了出来,习惯性的说了句:“欢迎光临,请问吃什么?”

不过看到为首的那名年轻男子,她的神情楞了下。再看到穿着十分齐整的王女士,她立刻展开了笑颜。

“王阿姨,怎么是你们?”

而走在后面的那名中年男子,却是愣神了好久,看着魏凝儿这张朝气蓬勃的脸。

王女士没有看到这一幕,见是倪佳在这里,她不由朝儿子看了一眼,若有所思。心道,怪不得这孩子今日有些反常,难道他知道倪佳在这里?随即笑着说:“我刚才还是听承宇说这里新开了一家吃鱼的小饭店,便过来看看,没想到如此凑巧。”

“是,让阿姨见笑了。”说完,魏凝儿看着旁边的男子,小声问道:“这位莫不是宋厂长?”倪佳去窑厂的时候,正好宋厂长住院了。她是在厂里的公告栏的文章里面见过宋厂长的相片。

宋厂长不知道眼前如此年轻的女娃娃竟然认识自己,心莫名的跳了下,站住了问道:“咦,你是?”

见丈夫不知道倪佳,王女士便给他提醒了句。“老宋啊,倪佳可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呢,以前是你们厂里的。现在看样子是自己出来单干了,哎,就连我厂里的设计师位置都看不上呢。”王女士说完叹了口气,像是十分惋惜的样子。

魏凝儿淡淡的笑了笑说道:“王阿姨客气了,实在是有些不敢担当,再加上我准备考试了。如果说帮忙什么的,我倒是乐意的。”

听到考试两个字,宋承宇朝魏凝儿看了眼,似乎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了,她还是希望自己能考上的。

想想也是,在窑厂做女工,就算换到其他的部,门,依旧是初中没有毕业的学历,以后想出去找好的工作,根本找不到。

王女士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忙问道:“那你能帮我出出样子,给点建议什么的?”

“当然可以,只要阿姨不嫌弃。“魏凝儿笑着说。

王女士顿时满口答应了,说明天就给她那几个样图过来,让她参考参考。

宋厂长看到妻子和魏凝儿的对话,才猛然想起,妻子一直在自己耳边唠叨着,那个绣活很厉害,长得又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她还曾经是自己厂里的员工,对她的经历,不由多了一丝好奇。

“倪佳啊,这里是你一个人开的吗?你这里有什么好吃的,给我们都上来吧。”

王女士忙叮嘱道:“可不能吃太辣的,你今天就尝尝味道就可以了。”

魏凝儿知道宋厂长身体不好,所以准备今天做不辣的鱼。见宋承宇进来后,坐在那里没有说什么话,而是拿着菜单翻来覆去的看着。

她生怕他一个不对,就说出什么别的话来。

“你们可是贵客,今天能来这里,我十分高兴,今天就算我请客吧。”魏凝儿说完,便将自己做的泡菜上了桌,另外还端了一小蝶吵得喷香的花生米,接着将菜单放在他们面前。

佳成小饭店主打是做鱼,鱼吃完,再烫涮菜吃。

宋承宇仔细的看了下菜单,只见菜单上除了鱼,便是各种各样的菜。他不由问了句,你这是准备做鱼锅子吧。”

魏凝儿点了点头,说道:“这种吃法我也是听一个朋友偶尔说起,后面吃起来觉得十分方便,便试着做一做。”

其实她这个吃法不是听谁说的,而是宫里一直流行这种吃法。

不过宫里吃鱼火锅时,讲究甚多,一般都是一个人一小锅的。那调味料也会分很多品种,餐前,餐后点心更是排的整张桌子满满当当。

这里的人,吃东西喜欢一大碗或者一大盆,大家一起吃。于是魏凝儿便直接将小锅改成大锅,大家一起吃,热热闹闹的。一开始她不大习惯,后面也就习惯了。

现在甚至有点喜欢,一大家子人挤在一起吃饭的热闹劲。

“你去过东北?”宋承宇问了句。

魏凝儿不明所以,看着他说:“没有啊。不知你为何这么问。”

宋承宇轻声道:“没什么。”说完便不说话了。原来像鱼火锅这种吃法在此地不多见,但是在北方却经常可见。什么小鸡炖蘑菇,土豆炖粉条,白菜炖猪肉等,只要是可以炖的,都可以放在小锅子里炖着。

趁着热乎劲,一口气可以吃下去很多。吃完主菜,再往那锅子里下烫菜,菜沾上锅里汤汁的鲜美味道,一样好吃。

东北那边的天气寒冷,一年四季没几天是缓和了。总感觉漫长的冬天怎么过都过不完似的。皖南的天气七月天,却有些闷热。

不过他们今天坐在这里并不感觉到热,电风扇已经打开了,吹起来的时候,有一丝凉凉的风。

隐隐的觉得客厅里,有一股清凉的气息。

“嗯,丫头这泡菜做的地道,手艺不错啊。”宋厂长一边吃,一边满足的眯上眼睛,似乎味道回味无穷。

“有酒吗,给我来瓶冰的。”魏凝儿家里本没有冰箱,为了做生意,倪成跑遍了市场,最后买了一个二手的冰柜。拿回来的时候,制冷效果不是很好,倪成对着它修了半天,竟然将它折腾好了。

魏凝儿给他们上了两瓶冰啤。今天的她,脱去厚重的工作服,乌黑的头发,往旁边编成一根辫子,在脑后微微盘了起来,显得脸庞欣长,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好看。为了做菜需要,她穿了一件十分普通的断袖衬衫,下面是一条半截裙,膝盖以上露在外面,显得她的腿又长又直。

大概是第一次看到她穿成这样,宋承宇在她转过身时,视线忍不住追了过去。直到看不到了,才慢慢收回视线,然而他的脑海了,那道妙曼的身影却再也挥之不去了。

几年一般。宋承宇有些气闷自己管不住眼睛,一口气闷下大半杯冰啤,差点被呛到。

王女士不由别了儿子一眼道:“承宇,喝酒喝慢点,今天反正难得陪你爸爸,慢些吃。”

宋厂长眼神很毒,自己的儿子平时是什么性格,看到女孩子,那是眼睛都不会动一下的。今天他却看到儿子,好几次抬起眼,寻找那一抹动人的身影。

他不由暗自好笑。举起杯子对儿子说道:“无妨,谁还没个青春年少的时候,我那时候喝酒也猛,有一次为了和一个朋友打赌,一口气吹了五瓶,差点胃出血。”

提起这个王女士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忙道:“你还好意思说呢,你们那个时候,是为了谁才这样的,还不是为了一个女人。”

宋承宇听出了话外之音,不由问了句。“爸,说不定年轻的时候也风流吧,不知道是为了那个女人。”

“咳咳,小孩子喝酒,喝酒。”

宋厂长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恍惚中看到那忙碌在厨房间的身影,也有一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