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75章 重生八七年厂花75【二更】

没几下,宋承宇的脸湿了,就连头发都湿了。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站起来时,用力一甩,脸上和头发上的水,都被他甩下来了。

阳光下的男子,笑的十分好看。那股带着蓬勃生命力的朝气,让魏凝儿恨不得也跟着他疯玩一把。

见他有点狼狈又带着几分可爱的样子,魏凝儿不自觉的笑了笑。

却没发现,有人正在默默的看着她。

等宋承宇转过身,抬起头看到的这一幕,便是魏凝儿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唇角因为噙着一丝笑意,使得她整个人变得明亮起来。微风轻轻拂动她的裙摆,四周似乎都安静了,那一幕真的太美了。

可惜宋承宇手边没有照相机,不然他一定拍下来的。

“噗通,噗通。”宋承宇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

他慢慢的朝魏凝儿走了过去,而她也收回了笑容,一脸渴望的看着那缀满枝头的杏子树。

“现在就算让我上山去打猎都没有问题了,这样果然能醒酒。”宋承宇伸手在脸上一抹,手将头发往后一撸,顿时露出他宽阔的额头和那双十分明亮的眼睛。

“可是你的衣服湿掉了。”

宋承宇回头看了她一眼,“没事,风吹一下就干了。”

说完这话,便见宋承宇来到大树前,几乎没有酝酿的时间,只见他双手直接扒在树干上,一直手直接伸到上面的树枝上,整个人往上一提,就如在做仰体向上一般,人直接就上到了树上。

因为他姿势标准,体态优美,魏凝儿看得楞了下,然而她还没看够,便见宋承宇已经爬到树上去了。

哪一系列的动作,真是干净利索,不对,魏凝儿觉得应该再加两个字,帅气。

不由说道:“看来你经常锻炼身体啊,这么高的树,这么快就爬上去了。”

“这对我们来说并不难,我们爬的最高的杉,海拔两千多米。”

魏凝儿惊讶的小嘴巴,都可以塞进一只鸡蛋了。

“那你过了吗?”

“你说呢。”宋承宇朝她看了一眼,那模样神气极了。

“我不信,那么高,又不是猴子怎么爬的上去。”魏凝儿觉得宋承宇一定是在骗自己。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爬过,而且那山上有雪莲花,在雪峰的山崖上,它们经受着风吹日晒,依然开放如故,几乎百里地都可以闻到那隐隐的花香。”说话时,宋承宇停了下,眼睛看着前方似乎在回忆着那美好的一幕。

“雪莲花,传说中的神花,真的存在吗?”魏凝儿的眼里多了一丝向往之色。祖国大地,地广物丰,在那极端的高山之巅会有那样的神物,应该不会有假。

“你喜欢?”

魏凝儿仰头看着宋承宇,只见他在选落脚的位置,准备开始采摘了。

“谁不喜欢啊,那雪莲花不但美丽,更是十分神奇的药草,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效。”

“这个太夸张了,只不过是生长在极寒之地的花而已。”宋承宇有些不屑。

“是真的啊,人家都是跟我这么说的,而且雪莲花可以解百毒。”

宋承宇笑了笑,也不知道将她的话听进去没有,又道:“反正咱们内地是见不到这种花的,以后有机会,你倒是可以去吉林长白山去看看,那里宝贝才叫多。熊掌鹿茸,早上最新采摘的松茸,放在油锅里面稍微一煎,那个味道才叫一个好。”

吉林长白山?

魏凝儿听到这几个字,心里莫名一跳,看着他问:“你上次说的去山上打猎之类的,不会就是长白山吧?”

问完这话,魏凝儿突然有些紧张,生怕他嘴里说出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拳头微微拽着,紧张的手心处都有汗水了。

“你猜猜看。”

这个人,故意的吧。

魏凝儿突然有些失望了,肯定不会有那里巧的事情,前面刚来的兴致,一下子变得有些意兴阑珊起来。她有气无力道:“不说就算了,我也懒得问。”

“你快点弄吧,等会怕是有人来了。”这里这么大一棵杏子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主的,万一被主人发现,那就糗大了。

宋承宇不知道魏凝儿怎么突然不高兴了,看她站在下面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低头看着她说:“这树长在路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谁会在这里种一杏树,一定是野生的,你放心好了。”

说完,又朝他挥了挥手。“我准备打了,你等会拿什么装杏子?”

魏凝儿低头看了下,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唯一有的是自己的裙摆。幸好她的裙子很长,一直到脚踝处的。她微微将裙摆撩起一些,我用这个吧,估计也能装一些。

但是自己能带着亲自采摘的新鲜杏子回去,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宋承宇左右看了她一下,眼睛眨了眨,好笑道:“你等会难道准备一直撩着裙子走路吗?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女生呢。不用那么麻烦了,看我的。”

说完,便见他直接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将两个衣服袖子口用力一扎,就变成了两个长方形的布袋了。他里面穿着黑色背心,露出精壮的肌肉。他朝魏凝儿展示了下自己衣服的新功能说道:“这里边装个十几斤杏子绝对没有问题。”

听到他说到十几斤,魏凝儿面色微微红了下,心道:该不会说我前面说的话被他听到了。

“看好了,开始下杏子雨了。”只见宋承宇像猿猴一般,长手用力一拽,将横亘在自己头顶的那颗枝丫掰了过来,那些杏子已经都熟了。淡黄色的,橙红色的,有的还是黄中带青的。他用手拽着那粗树枝,用力一摇。

魏凝儿只听过地上“噼里啪啦”像是下过一阵大雨,接着便看到眼前黄色色的东西一个个的落了下来。有的落在她肩膀上,有的落在她头顶,还有的落在她脚下。

魏凝儿第一反应就是抱头就跑。

“哈哈哈,这应该不痛吧。”

抱着头,魏凝儿看着站在树上恶作剧的某人。“喂,你摇那里也吱一声啊,怎么竟往我头上掉。”

“也许是你长得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