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15章 好好的吃

这用饭盒蒸出来的饭,和现打的饭是不一样的。它是一整块,正好是饭盒的形状。这样一倒出来,顿时是一整个白乎乎的一大块,直接盖在了地上。

这里是厨房的位置,前面有一排水池子,都是平时女工们洗饭盒,打水的地上。地上是泥地,加上这些水管子的水流了一地。那饭盒里的饭,倒在地上后,瞬间有一小半变成黑色的了?

黑白分明的米饭,像是嘲讽的眼睛一般,一个个的看着倪佳在笑。

魏凝儿心里的火气慢慢的升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却像是被吓傻了的样子。

“对不起哦,我不小心手滑了。要不这样呗,倪佳,姐们我带你去食堂里吃小灶怎样?”燕儿说完,故意看倪佳的脸色,只见还是呆愣愣的,她心里顿时对她更加鄙视了。心道,这个傻子,莫不是听到她们要请她吃饭,高兴坏了吧。她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钱也不能白花。只要这个蠢货敢去,到时候她自然有办法,让倪佳当众出丑。

要想在这个厂子里盖过她的风头,没门。

厂区的食堂里面,自己也是有小菜卖的。这些菜都是小锅烧出来的菜,菜的卖相好些,油也会多放些,那味道自然好吃。用一个小碟子装着,一份份的摆在食堂的窗户旁边,一元钱一份,什么青椒毛豆,黄瓜炒蛋,肉糜炖蛋,这些小菜闻着就香,看着更是会让人直流口水。

平日里,倪佳是一口都吃不上的。一碟菜就要用掉她两天的工钱,她可舍不得,也没有那个胆量。

嫂子可是将这些钱,看得比她自己的眼珠子还要重要。

就在燕儿等着倪佳说谢谢她,并且和她们一起去吃饭时,却见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露出一丝冷漠的光芒。这张俏丽的脸,也瞬间变得高冷起来。

声音也是极为陌生,她用手指着地上的饭盒,冷冷的说道:“捡起来!”

不知道为何,这样的魏凝儿让她们感到有些陌生,又有些害怕。

但燕儿定神看过去,不过是一个十几岁,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她怕啥,真是别人没慌神,她自己先乱了阵脚。

她不由胆子又大了了些,一把推了过去,将魏凝儿推的踉跄了下,却没有摔倒。“干嘛?想威胁我啊。我都说了,是我手滑不小心弄到地上的,我现在请你到里面去吃好吃的。乡巴佬整天是咸菜,咋不将你给咸死。不感谢我,还这么凶,真不知道你家里人怎么教你的。”

听燕儿这么说,她旁边的那名女子,顿时笑了起来,话语里有说不出的嘲讽。“燕儿,你忘啦,她爸妈说是在东北林场管那些有问题的人,谁知道他们在那边干啥了,这都不回来了,来封信都没有,怕是早就不认他们兄妹和这一大家子。”

这个地方就这么大一点,谁家有个什么事情,也是被传得沸沸扬扬的。要不是倪佳的父母一直没有消息,她也不至于这么好的成绩,就辍学了。有人说,她父母犯错也被关了,还有人说她父母出事情了。总之是什么版本都有,哥哥,写信去东北林场,也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复。

“听起来,还真的挺可怜的。”燕儿说完,朝魏凝儿挥了下手道:“算啦,今天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下次你将自己的东西看好,别丢了,还胡乱冤枉人家。”

说完两人嘴里嘻嘻哈哈的,就想开溜。

却不想,魏凝儿一把跨将过去,伸手拦住了她们俩的去路。

语气坚定的说道:“我再次说一遍,捡起来。”

这一次,魏凝儿的眼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颜色,有的只是一片冰冷。她俏丽的脸上寒霜,身上有一种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气质,看了就让人有些敬畏。

旁边那名女工看到魏凝儿突然翻脸,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也有些害怕了,不由

缩在燕儿身边,用手拉着她的胳膊小声道:“燕儿,这倪佳好吓人,莫不是刚才受到咱们的刺激,脑子出毛病了。也真是的,不就一盒饭吗,要不咱们赔给她就是了。”

燕儿也是爱面子的,看到旁边的小姑娘害怕了,却是将胸脯往前一挺,一脸的倨傲之色,手更是伸出去,都快点到魏凝儿的鼻尖上了。

“横什么横啊,就是一破饭盒的饭,你还想讹诈我不成。真是乡巴佬!”

“走,我们走。”

不曾想,她话音刚落,身子还没转过去。后背心却是被人一拎,她半边身子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拽住了一般,动都动不了。

然后就看到有什么东西,突然往她脸上压了下来。随即下巴被人捏开,一股冰冷的,带着些泥腥气的东西,被强行塞到她的嘴里。

整个塞饭的过程,不到一分钟。

“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饭,那就吃完再走吧。”说完她还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你陪!”

那模样,说话的语气简直是帅呆了。

直到魏凝儿走开,燕儿和那名女工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是燕儿被塞饭团了,倪佳这个蠢货,竟然反击了。

用的方式还如此的简单粗暴,谁给她的胆子,谁给她的勇气。

“哗!”旁边看热闹的人,不知道是谁先拍掌了,随即有不少人都跟着叫好。

这个燕儿在厂里横行惯了,早就有人看她不顺眼了,今天魏凝儿出手教训了她一顿,简直让大家大跌眼镜。

相反的不但没人上前指责她,反而都觉得解气。

“倪佳,我要杀了你。”燕儿眼里冒着火,想要冲上前来打魏凝儿,却不知为何,她刚站起来,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撞到了,还是怎地,竟然突然跪地不起了。

魏凝儿听到跪地的声音,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不用行这么大的礼。”

这下燕儿丢人丢到家了,不但连面子丢了连里子也丢了。

旁边的姑娘看到燕儿这样忙将她往起啦,忙道:“燕儿,你不能耸啊,打回去啊,不然以后咱们还怎么混。”

燕儿这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腿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钻心的疼。偏生旁边这个蠢货,还看不出事情的真相,竟然还怂恿她去打倪佳,那不是想让她多更多的丑。

于是她大声吼道:“够了,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会被她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