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127章 效果女的养成日常37【二更】

  大人该不会拿着做条件,让我给你治病吧,其实你不这样做,我也会帮你治的。”魏凝儿也是心里藏不住事情的人,心里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她这样说,鱼正阳反倒觉得挺受用,这是个不做作的丫头,而且遇事冷静,稳重。他淡淡回道:“

  我不喜欢欠人情。再说了,我很讨厌有人在背后搞动作害人,冤枉人。除非我没碰到,一旦碰到必然会为民除害。”

  “噗嗤!”一声,魏凝儿忍不住笑了,大概是觉得鱼正阳这个比喻很有趣吧。

  李掌膳被拉走了,这里顿时清净了许多,他抬头看着她,用手在桌面上点了点,道:“让我看看,你前面找到了什么好东西。”

  说起这个魏凝儿顿时来劲了,忙将那只酒瓶献宝似的放在了鱼正阳的面前。他抬头看着她,似乎在问,这就是一个酒瓶子而已,具体能说明什么问题。

  “大人稍安勿躁,等下让我做个实验看看。请问可以给我捉两只鸡或者鸭过来吗?”

  “没问题。”

  “另外我需要熬药的药罐,等会要烧点东西。”

  鱼正阳对着外面说道:“按照宋宫女的意思去做。”只见果然有人点了点头,应声而去。魏凝儿却眨巴下眼睛,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她心里不由暗自惊讶了下,这些人做事,还真是神出鬼没,怪不得叫锦衣。看来以后她要做什么事情也得心谨慎一些,千万不要被这些人抓住了把柄。

  “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哦,没什么,就是有些无聊而已。”

  “你不是说要给我治疗吗?你现在可以准备一下了。”

  魏凝儿连忙站了起来,说道:“我可以去药园看看吗?得先采些药草。”

  等魏凝儿采好药草,那做事的人已经带着一只红冠朵儿的大公鸡来了。魏凝儿让他抓着,她则去厨房去了。

  进了厨房,发现这里只有一个灶台,而且灶台很,不像是可以烧饭的地方。倒像是专门熬药的。魏凝儿想到这里的刑房,那么多稀奇古怪,让人疼的销魂的刑具,估计这里的药园就是为了那些人准备的。

  用药将你伤治好一些,又不会让你立刻死去,然后就可以慢慢折磨了。

  魏凝儿没想到自己心里竟然有如此疯狂的想法,连忙晃了晃头,将脑海中烂七八糟的念头去掉。

  从怀里掏出那块包了无名菌菇的帕子,将菌菇倒了进去烧煮了一会。

  等那菌菇的汤变成淡黄色,差不多把里面的汁液都熬了出来,她忙用两只碗,分别装了些。

  “麻烦这位大哥让它们分别喝这些水下去。”

  一人手里抓着一只鸡,将它们的嘴巴掰开,倒了下一个菌菇汤进去。

  “这只鸡可以放开了,但是暂时不要解开它的绳子。”旁边的人照做了。

  “麻烦给这只鸡喝点酒。”

  “好的。”前面那人和他身边的另外一人,用同样的方法,给另外一只鸡灌了大概有两大口的酒。

  “好了,麻烦你们帮我盯着这两只鸡,看看它们都有什么反应看,一旦有异状麻烦立刻通知我。”

  那两人点头答应了。

  在做这些的时候,鱼正阳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做的一切。不说话,就表示默认,现在就等着结果了。

  等待的时间最是难熬,魏凝儿便开始整理她刚才采回来的药草,受人恩惠,鱼正阳帮她解决了一个隐藏在自己身边的敌人,总算能松一口气了。不然还不知道,那天又被人诬陷了。

  这些药草都是从地里刚采回来的,需要清洗干净后,才能放到锅里熬煮,好在知道她总领大人带回来的客人。熬药的自有童,前面煮菌菇汤,只因为事关重大,她不想假借他人之手。熬药草则是个力气活,也是个累活。

  需要一直盯着锅里面的情况,还要不停的往灶洞里添加柴禾,直到药草煮到汤汁都变成墨绿色,那些药草的根茎都烧瘪掉了,才算完。

  魏凝儿和那童一起把药草放锅里煮,她一边盯着药草熬煮,一边在算着时间。

  没想到,半个时辰未到,外面便有人在喊了。

  “宋宫女,快来看啊,这只鸡不对劲了。”

  魏凝儿听了心里不由一喜,她果然没有猜错。连忙提着裙摆跑了过去,其中一只鸡安然无恙,还在吃童丢给它的米粒。

  另外一只鸡,则有些不大对劲,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嘴巴上起了好几个红色的包。眼神显得有些呆滞,一看就出问题了。

  魏凝儿观察了一阵子,站了起来,说道:“麻烦两位大哥将这只鸡放了,这只鸡留下吧。”

  将鸡圈起来后,魏凝儿便和鱼正阳一起回到屋子里,研究治疗方子了。

  “大人可曾看出来些什么?”

  鱼正阳也是聪明人,不是笨蛋。他抬头看了魏凝儿一眼,见她神色十分平静,似乎已经胸有成竹,忍不住想捉弄她一下。

  “没有看出来啊,宋宫女一定看出来了吧,不如你说给我听听。”

  魏凝儿不由没好气的别了他一眼道:“大人,真是谦虚啊,明明看出来了,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你放心你说出来我不会嫉妒你的。”

  “你嫉妒我?”鱼正阳显然没料到她说话如此天马行空,随即大声笑道:“哈哈哈,你真的很有趣。”

  “说吧,恕你无罪。”

  这下轮到魏凝儿被他的话,憋的才差点一口气没回上来。

  这个人还真的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好,那女子我就先说说我的看法吧。首先此事有两个疑点,第一个疑点,就是大家同时发病,可能因为某个原因。这个原因很值得怀疑。因为有可能是人为的,偶然的事情毕竟少。一个人,两个人发病就有可能了,偏生是整个御膳房的宫女们。”

  鱼正阳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这第一个,不算什么大问题,一般的人都能想到,说第二个问题吧。”

  魏凝儿点了点头,继续说第二个疑点。“第二点是个疑点,恰恰也是个突破点。”

  “哦?此话怎讲?”鱼正阳看着她,总算被挑起一点点兴趣。此时的魏凝儿靠在旁边的檀木桌旁,手撑着那里,一副思考的模样,丝毫没觉察到有人在观察她。

  “大人可曾知道我为何会无缘无故跑到阴沟里去捞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