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97章 小宫女的养成日常6

  慢着,我有话要说,我好像想起来了。”魏凝儿突然拔高了声音,眼里的畏惧之色也少了许多。

  见她突然这么说,众人都是下意识的对看一眼,然后看了看前面的黑衣老大。老大没有说话,众人又将目光看向了魏凝儿。

  不过想到这胆大的丫头竟然敢戏弄他们,旁边一名长着一脸的络腮胡子的男子,上前一把将她抓了起来。魏凝儿不过是十几岁的小丫头,长得黑黑瘦瘦的,那经得那男子这样一抓,直接让她视角腾空。

  魏凝儿挣扎了几下,面色憋的通红,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一般。

  “小丫头,看到没,我随时都可以将你举起来,扔进火炉之中。你要是胆敢说半句假话,这就是你的下场。”

  那人说完,将魏凝儿虚晃一招,然而往地上一顿。随即便见他手起刀落,直接砍断旁边的一只凳子腿,那被砍断的木头,直接飞入火中,不到一会的功夫就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燃起来的火头,将这里的人脸都照红了。

  唯独眼前的黑衣老大,披着黑色帷幕,全身都裹在黑布中,被照的面皮发白。

  “大哥,有话好好说,我是真的有话要说。你们要是听我就说,不想听,随便你们如何处置,我没有半点怨言。”

  这!

  这里的男人都是大老粗,本以为按照正常的套路,将这丫头吓上两吓,就能让她竹筒倒豆子。然而现在的情况,是越发的复杂了。

  这丫头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怕,还是假怕,还是故意丢出这样的话,拖延时间。

  “说!”黑衣老大突然说出了这个字,吐出的字十分清晰,听上去年纪不甚大。

  咦,魏凝儿听出了些异样来,这会她略微闻到了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甜腥味。似乎是有人受伤流血了。

  看不清对面男子的脸,但是魏凝儿敢肯定这个人的眼睛十分的黑,犹如一汪深潭一般,她暗自记下了这双眼睛,这是一双拥有鹰一般阴沉的双眼,让人看了之后再也不会忘记。

  魏凝儿也敢肯定这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不过她疑惑的是,这个人既然这么有实力,又怎么会受伤了。

  不害怕他,是因为魏凝儿觉得自己和他曾经是同一类人,所以她不害怕,遇强则强。换做她也不会随便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宫女。倒不如利用起来,说不定以后也能走一步好棋。

  “昨晚我确实看到了一男一女,在馨香园附近,却没有看清那人到底长什么样子。我跟那位嬷嬷也是这么说的。至于他们说的捡到四皇子的玉带之类的,小女子觉得,这事情想要查清楚,也并不难。”

  “呵呵,口气倒是不小。”

  “先关着吧。”那人说完,似乎有些累了,站了起来,似乎要走。

  这时候魏凝儿有些着急了,将她关在这里算怎么一回事,还有啊,她得回去,马上就要进行宫女测试了,她要想以后在这宫里安生的待下去,得好好的选一门主子才行。

  魏凝儿算是看出来了,这些人都是个浑人,做事情也毫无章法。按照魏凝儿自己的推断估摸着自己还在宫里。

  他们不敢张扬,就一定有什么忌讳,所以她要试试再说。

  “慢着,这位大哥,恕小女子直言,你患了很重的病,而且你身上的伤,也需要处理。要是弄不好,你会短寿的。”

  “大胆!”

  魏凝儿话音刚落,便见一边散发出寒光的大刀架在她纤细的脖子上,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股寒意和杀气。

  魏凝儿并不怕他们会杀了自己,刚才从这个人的意思中,她看得出,他们没有哟啊杀她的意思,不放她走,也许是需要确定什么事情。

  “不是我大胆,而是大哥太疏忽你们家老大的伤势了。而且我也很冤枉,我也和你们一样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空气有半响的凝窒后,黑衣老大终于回过头,看他的身形是个瘦弱的年轻人,年纪最多二十出头的样子,他朝她转过头,低声道“将她带到我的住处。”

  “大哥不可!”

  “大哥,这丫头有几分古怪,不可多留。”

  旁边的几名黑衣男子,不由有些急了,生怕魏凝儿对自己老大不利。他们的意思既然问不出什么,不如将人直接杀了,以绝后患。

  “需要我说第二遍吗?咳咳。”男子轻微的咳了声,用手捂了下嘴,迈着稳健的步伐朝前面走去。

  魏凝儿的下颚被人直接捏住,一人将一枚十分难闻的药丸,送入她的喉咙中。“丫头,这是一颗毒丸,三天后就会发作,你要是听话,我们自然会给你送解药。要是你胆敢做出对不起我们的事情,那你也会自己承担后果。”

  “大哥说那里话,小女子在宫中无依无靠,要是能承蒙各位大哥的照顾,小女子自然是誓死追随。”

  “嘿,你这小嘴还挺会说的,不过光会说没有用,得做给我们看才行。”

  那人说完,用黑色的布袋,再次将魏凝儿的头遮住,然后被人带着走了。

  这次走的久一些,她甚至还被人扛着,走了一段路,最后终于在一栋院子里,停了下来。院子里有一些花草的香味,还有药草的香味。

  头上的黑色布袋被拿掉,魏凝儿看了下自己周围的环境,竟然类似一个小药园。里面种了各种花草和药草,和她刚才估计的丝毫不差。

  看着眼前的木屋,错落有致的院落,不像是在皇宫中,只是这会外面乌漆嘛黑的她无法辨别自己到底在哪里。

  她一边倒退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突然遇到一堵墙,她觉得不大对劲,还用手摸了摸。

  直到看到眼前眼神略微熟悉的男子,她才吓的猛然收回了手。

  神情有一丝的尴尬,然后朝来人微微一福。“小女子刚才多有冒犯,还请谅解。”她看了眼这男子的相貌,也不得不赞叹这个男人长得真不赖,年纪确实不大,唇红齿白,长得甚是俊美。若不是他眼里的寒气太甚,魏凝儿觉得美男子的称号,他也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