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04章 重生七七年厂花4

在砖厂里面挖土,不是个技术活,却是个脏活累活。魏凝儿在这里挖了将近三个月的土,硬生生的将一双白嫩的小手,磨出了四五个老茧。原本白皙的小脸,也染上了几丝土红色,这是被热的。

她们在这里挖土,是按照每个人每天挖多少的量,来发工钱的,每天必须挖满整整五车。就有五毛的工钱,如果能多挖一车,就能多挣一毛钱。

魏凝儿虽然在窑厂干活,却没有支配工钱的权利,要想自己能有私房钱,生活不捉襟见肘,必须想其他的办法。

在干活的时候魏凝儿发现,一铁锹一铁锹的挖土,实在是费力,而且速度还慢。

于是她想了想,便用了个巧法,从厂外面捡来一块破门板。将那块门板架在土方车上面,她人站在土坡上,直接将挖下来的泥土,滚入土方车中。她用这样的办法,下午竟然一下子多挖了三车。

这样一来她一天就能挣八毛钱了。

旁边的人见她这样做,不由议论纷纷起来。魏凝儿心道我不偷,又不抢,你能奈我何?

却没想到,这厂里吃饱饭,没事情干的人很多,竟然有人偷偷将这件事情告到窑厂办公室主任那里去了。

放工的时候,魏凝儿果然被叫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陈主任是个小年轻,长得细皮嫩肉的,看到她时,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见她进来后,忙让她坐下。“倪佳啊,来了就坐吧,不要拘束,就跟家里一般。”听他说话的语气,仿佛两人十分熟络似的。

倪佳眉心处微微皱了皱,脑子里便立刻冒出,关于这个人的信息来。

沈冲,家里是农民,毕业后,就在厂里上班。因为长了一副好皮囊,加上能说会道,攀上了厂长的侄女宋婷婷,不消一年就从一名普通工人,一跃成为办公室主任。

沈冲十分风流,还经常对厂里的女工动手动脚,甚至于连结婚的女人,只要长得好看点的都不放过。

倪佳的姿色在厂里算是十分标致的。她来这里上班后,这个沈冲动不动就叫她到办公室去谈话,有一次竟然还动手动脚,倪佳拼命挣脱才仓皇逃脱,后面便经常避开他。

许是因为有上次的阴影,倪佳看到这个沈冲,心里满满的都是警备感。

但让魏凝儿疑惑的是,看到这个人,她脑子里的记忆开始复苏,但是没有这个人害自己的线索。

难道害她的人,是另有其人?看着人的品行和动机,很有可能是陷害她的那个人。可能是他将她叫到河边小树林,想要霸王硬上弓,因为事情没成,所以她就被推下河了。

但是没理由什么都想不来啊。

沈冲看人的时候,眼神浮动,而且很多时候,他的眼睛不是盯着她的漂亮脸蛋,就是盯着她的身上,最后将眼神死死的盯在她,露出手臂的白胳膊上。

现在是夏天,魏凝儿穿着一条蓝色的劳动布裤子,和一件样式最普通不过的,短袖蓝制服。虽然这样的劳动衣服,根本没有美感可言。

但天生丽质的倪佳,穿上这样的衣服,竟然也让人看出有腰身的感觉。腰很细,小胸脯很挺,甚至于那细细的胸衣带子,隐隐的都能看到一些轮廓。

倪佳的衣服别别人显得有腰身些,那是因为她有一双巧手,是她自己将衣服里面稍微改小了些,在腰身那边稍微收了两针,看着就有一点小腰身了。

这样的姿色,加上那露在外面跟藕段一般的白大胳膊,怪不得那沈冲看了之后,忍不住直咽口水。

“不知道主任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天色不早了,主任有什么事情就快点说吧。”见沈冲这样看自己,魏凝儿心里第一反应就是给他一个大嘴巴子。但眼下的身份,让她不能这么做。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虽然嫂子那样对自己,但她也是穷苦劳动妇女的一员,是贫困的生活让她变成那样。

如果能选择谁会每天变成一个唠叨老太婆的模样,花钱都是伸着手指头,掰着,算着用出的每一分钱。

她这会只想早点回完话,早点离开。

“还早着呢,你们家离厂也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不急。”沈冲手里捧着一个茶杯,翘起二郎腿,慢条斯理的说着。

魏凝儿没有说话,坐在凳子上,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蓝色劳动布裤子上。

见她没有说话,陈冲嘴里继续轻笑道:“事情是这样的,有人反映你不守厂里的规矩,还偷了厂里的私有财产,说是要报警。是我出面说了话,才将这件事情压下去的。”

沈冲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说,今天你闯祸了,是我沈主任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将你保回来的。

魏凝儿当然是一眼就看穿了沈冲心里的那点小九九。面色不变,声音也是不徐不缓的。

“主任,咱说话要讲究证据。我不过是捡了一块,人家不要的门板而已,你听谁说我偷了公家的东西,我要和她当面对质。”魏凝儿捡那块门板的时候,是在外面的空地上捡的,上面布满了泥土。还是她用布头擦拭干净,然后拖到工地上去的。

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有人拿来说事。

“你不要激动,事情呢已经被我压下去了。不过,你明天就不要搞特殊化了,免得被别人说闲话。”

“其实,这场里的东西,都是公有的,不是你说是你捡的,就是你捡到的。”

沈冲说话时,又朝魏凝儿看了一眼。

只见她两只大眼睛瞪的滚圆,白皙的小脸都气红了。这样一来,倒是显得她脸上的颜色,又艳丽了几分。

“既然这样,厂子里,可有贴出告示提醒。”魏凝儿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沈冲呵呵一笑,走过来想将手搭在她肩膀上,却被她冷不丁的盯了一眼。

眼见魏凝儿就这么冷不丁的盯着自己,眼神很冷,仿佛在看着某些渺小的东西一般,带着几分漠视。

不知为何,看到眼前的少女,沈冲心里竟然有种害怕的感觉,就这短短的一瞬间他似乎从魏凝儿身上看到了杀意。背心处忍不住有冷汗住冒了出来。想要伸出去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怎么也搭不出去了,他直接将手撑在倪佳背后的桌子上。

“不过,你也知道,厂子里人多嘴杂。今天我可以保你,明天就说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