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109章 小宫女的养成日常19

  其他人见了,连忙去禀报了司正和司膳,然后又派人去找了王尚宫,前来查看原因。

  却不想等这一群人赶来时,又有几名宫女被发现了有同样的情况,这下王尚宫他们才觉得这问题严重了,忙命人去禀报皇后。

  没想到皇后到兴圆寺去还原去了,并不在宫中。皇后不在宫中,总理六宫的事物变落在陈贵妃的身上。却不想陈贵妃说身体抱恙,让王尚宫和司膳他们自己看着办。

  王尚宫和沈司膳听了之后,一阵无语,只能先去找太医,然后将生病的人全部集合在一处。派人看着,这边等太医的消息。

  本来御膳厨房就忙,这下子一下子有十几名宫女病倒了,这下可苦了魏凝儿和阮明媚她们。本来她们只是些打杂的,如今因为人手奇缺,最后她们也被派到大厨房那边去帮忙了。

  不但要将她们本来要做的事情全部做完,还多了很多碗筷要洗,还有不少菜需要切。

  三个小不点,一直忙到晚上,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三个人都想哭了。

  做到后面,她们实在做不动,只能一个个坐在凳子上,瘫在那里,动都不想动。

  后来大宫女们见她们三个人实在太累了才放她们回去,在回去的路上,魏凝儿听到其他人在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知道吗这次的事情不是偶然的,竟然是有人预谋下毒的,为的就是报复咱们御膳厨房。”

  旁边的人一听,面色顿时变了,忙凑到一处,听那八卦的宫女们继续说下去。

  “怎么一回事啊,你们可曾打听到了什么”

  这边三个小不点,十分默契的对看一眼,阮明媚看着她们说,“走,咱们也过去听听。”她的提议得到两个同伴的支持,连忙也跟过去听了。

  “不是吧,不是说吃坏肚子了”其中一名宫女说道。

  “前面太医来验过了,说是她们食物中毒了。但是目前什么毒还没有查出来,这会王尚宫和沈司膳她们已经开始查宫女们的住处了。

  “啊,要查住处了咱们赶紧回去。”

  只因为这些宫女们多少有些私藏的东西,要是被搜出来,不是被没收了,就是直接给扔掉了。

  魏凝儿她们几个因为是刚搬过来的,跟本就不用担心被查到什么,三个人难得有时间,巧云提议她们去锦鲤池喂锦鲤。

  一边吃东西,一边喂锦鲤,顺带着还能看看四周的风景,这个主意很是不错。

  魏凝儿和阮明媚当场就答应了。

  “好啊,我举双手赞成。这几日咱们忙得跟什么似的,这会正好没人,咱们去看锦鲤去。”

  见两个伙伴这么起劲,魏凝儿便跟着她们去了。

  三个人去锦鲤池那边时,真的没有一个人,环境清幽,倒是难得的清净。

  她们将带来的吃食,三个人分着吃了,一边看漂亮的锦鲤在水里争食吃。

  玩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样子,外面开始暗下来,也开始起风了,便有些凉飕飕的,她们衣服穿得有些少。一个个抱着胳膊,往住所奔去。

  没想到在半道上,就碰到一名小宫女,看到她们立刻大声叫道:“你们三个小丫头,跑哪里去,人都找不到。”

  魏凝儿听着这小宫女的话,觉得不大对劲,还以为又要找她们回去干活呢,忙问道:“金枝姐,什么事情啊”

  “你们动作快点,王尚宫叫你过去呢。”

  王尚宫她好像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吧

  魏凝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应声跟着阮明媚,巧云她们一起回去了。

  没想到,她刚到住所外面,就发现那里站了不少人。

  许是看到有人回来了,其他人纷纷朝她们看了过来,随即魏凝儿看到有人伸手指着她说:“王尚宫,她就是新来的小宫女,宋轻轻。”

  王尚宫是名大约四十余岁的妇人,长得珠圆玉润,慈眉善目的。看到她,问道:“你就是宋轻轻”

  魏凝儿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别人问她姓名,她肯定得答应,便点了点头道:“是,回禀王尚宫,我就是宋轻轻。”

  “这个你认识吗”

  只见王尚宫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出来。

  魏凝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将那纸包拿起来,打开后往鼻子前面闻了闻,只觉得一股刺鼻之味迎面扑来,很是难闻。忙道:“这好像是药粉”

  只见王尚宫面色一凛。

  司正和司膳站在一旁,面色也有些难看。严姑姑也在人群中,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魏凝儿见大家的神色不大对劲,却是越发糊涂了,不由看着王尚宫道:“请问王尚宫,此药粉可和这次的事情有关系吗”

  王尚宫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手上又拿出一样东西,在她面前给她看。问道:“这个你可认识”

  原来是个荷包,荷包上面绣着蜻蜓点水的春景图。蜻蜓绣得十分逼真,就连那荷叶的翠绿也像是真的荷叶点缀在那里一般。

  看着这荷包,魏凝儿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以往的相似镜头在她脑海中回放起来。

  “回尚宫娘娘,这是我的荷包怎么了”

  “好,既然你承认了这是你的荷包,那么这让人呕吐的药粉就是从你的荷包里面找出来的,请问你作何解释”

  旁边的人一听,顿时炸开了,纷纷再说,魏凝儿蛇蝎心肠,竟然想要害死她们。

  还有人的人建议王尚宫,立刻将她送到慎刑司,进行处罚。

  魏凝儿一看,立刻摇头否认了。

  并且嘴角处露出一抹不易觉得的笑意,这么明显拙劣的栽赃手法,没想到竟然有人用在了她的身上,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蠢呢,还是笨如猪。“抱歉,这荷包是我的,但是这药粉不是我的。”

  王尚宫忙道:“据太医说,此次宫女发生闹肚子呕吐现象,就是被人故意下了药,害成这样的。于是我下令让给大家开始搜宫女们的住所,其他人那里都没有搜到可疑药粉,只有你这里搜出来了,这样的药粉。你怎么解释”

  旁边的阮明媚和巧云听到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是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