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06章 闲言碎语(新书求收藏!)

“这个好像是有些困难哦!”

旁边的那几个女工,想到两人的身形和相貌相差这么大,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另外一人道:“香儿,姐给你出个主意,你多叫两声好哥哥,说不定人家就将你娶回家了呢。”

哈哈哈......

这边几名女工正在嬉笑,只见宋承宇一脸严肃的从楼上下来了。

经过她们身边时,这边原本叽叽喳喳的女人,顿时像是喉咙被人掐着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个男人气场太大了。

宋承宇从她们身边经过时,就连身边的空气似乎都凝结了似的。

回过神后,她们一个个不由拍着胸口,心有余悸的道:“

“妈呀,这男的长得跟那个电影明星似的,个子好高,好帅气,气场好大。”

“可不是,刚才他朝这边看过来的时候,我愣是没敢朝他看。”

“我也是。”

......

“不过,刚才那个倪佳不是还和他拉拉扯扯的,准是想勾引人家。”

“我还看到她故意往人家怀里撞呢。”

“呸,真是不要脸。”这边几人大概想到,这保安队长,连看他们一眼都不看,却和倪佳搂搂抱抱的,一想到此,心里顿时愤愤不平。

“人家是狐狸精,你们跟她比。”

“可是。可惜啊,没那个命。”几人想着倪佳那个厉害的嫂子,脸上都露出心知肚明的笑。

“你们一个个都在说谁呢,嘴巴都放干净些。”这几名女工,正走在路上,旁若无人的编排倪佳的不好。却被已经放工了的李婶子听到了,于是她当面就出来呵止了。

如果说这场里,有谁会照顾倪佳一下,也就是她了。因为两家是邻居,这倪佳从小就十分懂事,有时候还会帮李婶子帮忙照看下孩子。

不过却经常被嫂子骂,时间长了,李婶子也约束自己的孩子,不忘倪家跑了。

“李婶啊,亏得你还老是照顾人家呢,就怕你被人骗了去。”

“佳佳就是一命苦的小姑娘,人家长的好看点,是她的错吗?你们是不知道,她今儿个晌午都饿昏了过去。”李婶子一想到倪佳身上摊上的事情,就为她不值。

想到她那么好的成绩,要是她能参加考试,一个中专是没有问题的。中专出来就能包分配工作,妥妥的吃公粮,以后找婆家,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可是她现在却成了和她们一样每天运土的臭工人,有啥前途?都是被她那眼皮子浅的嫂子害了。

“你是没看到刚才她刚从陈主任房里出来,一脸通红的。半道上还和保安队长眉来眼去的。”

“呸,你们一个个娘们,没事就那么瞎掰掰,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家被你们说成这样,你们等着吧。背后说人坏话烂舌头。”李婶子说完,还朝她们狠狠的呸了一下。

因为看李婶子是孕妇,其他人也不敢跟她认真。

“算啦,别和她说,万一出个啥事,咱们可担待不起。”

“搞得跟真的似的,我诅咒她这胎还生女儿。”

“你门啊!”

旁边年纪大一些的女工吗,看了她们一眼,几个人心里都有些不大舒坦。

庆幸的是,魏凝儿提前走了,不然她就会看到这精彩的一幕了。

魏凝儿和倪佳不一样,说话做事,很会看眼色。甚至还会主动承担家务,帮嫂子干活。

虽然她依旧不大爱说话,手脚却是十分的利索。

嫂子见她今日改变很大,和说话时,脸上的颜色果然好看了许多。

就连晚上吃饭时,嫂子看向她的面色也好了不少,甚至于还多往她碗里夹了一个土豆。

“佳佳,多吃些,你现在可是正在长身体。”嫂子吃饭时,竟然给她夹了一筷子青菜。

味道做的一般,不过还能吃。

对于吃惯了山珍海味的魏凝儿来说,吃到这种原生态的青菜,还是不错的,就是调出来的味不大好。没什么油,有些干巴巴的。

魏凝儿还是一点点的吃下去了。

“谢谢嫂子。”

嫂子听了之后,脸上的颜色更好了些,不由看着丈夫倪成说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让佳佳去窑厂,是个不错的决定吧,你看现在多好啊。又能挣钱,人也变得爱说话了。”

吃完晚饭后,魏凝儿主动刷洗碗筷,令嫂子高兴得眼睛都合不拢了。

做完家务,匆匆洗漱完毕,魏凝儿忍着闷热,爬到自己的床上去。

十分窄小的一张竹制床,爬上去还没动都会发出刺耳的“咯吱”声。他们家的房子不是很大,加上哥哥家三个孩子就占据了一个房间,魏凝儿只能住到阁楼上了。

好在阁楼上也挺干净,即使上去要爬楼梯,着实考验了她一番。

等魏凝儿和楼梯战斗了半天,双腿打颤的上去后,后背心都贴着一层汗了。

穿着棉质的睡裙,说是睡裙,其实就是一件宽大的旧衣服。衣服上还有股汗味,穿在身上可不舒服了。

魏凝儿耐着性子,将上面的小窗户打开,依稀有一丝凉风吹了进来。不过这风也是带着几分温热,聊胜于无。

魏凝儿当然睡不着,她满脑子都想着的是,怎样才能赚钱,摆脱眼前的困境。按照今日这个陈冲的说法,她今日用公家的东西是不对的,如果她能不靠公家,自己改良铲车,说不定就可以了,再或者想出别的法子赚钱。

想了半天没想到办法,魏凝儿不由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她突然想到系统。

不是说系统里面,有可用资源她能用吗?

“佳佳,你在干嘛啊?”

却不想她这兴奋的一拍,差点将嫂子招来了。

“嫂子,我没事,我拍蚊子。”魏凝儿猫着腰,朝楼下看去。

只见嫂子穿着汗衫子,手里拿着蒲扇正在给怀里的小儿子打扇子。

“声小点,小杰在睡觉呢。”

“哦哦!”

直到没听到楼下的动静,魏凝儿才重新坐回床上。心里暗自说了声:“系统老爷,你出来?”魏凝儿连续叫了好几声,才有一道声音在她耳边出现了。

“又有什么事情?”系统君,一脸茫然,这个女人竟然改了称呼,是有事求他?

“请问我想赚点零花钱,系统老爷有什么好的办法吗?”虽然没给她好脸色,但还在和她交流,那就说明这个系统不是她自己的臆想。

“这么简单的问题也问我,你是傻呢,还是傻,自己去系统商店看去。”说完,身边直接没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