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07章 想办法赚钱(已改签,求打赏呵护!)

虽然这个系统大人说话不大好听,还真对了魏凝儿的胃口。好听的话,都不中听,相反的不好听的话,倒都是忠言逆耳。

他让她到系统里面去看,估计里面有什么东西能帮到她。

魏凝儿于是再次进入了系统,她记得前面就是心里一想,就能进去的。

果然她心念一动,眼前的场景一换,再次进入这个看上去十分神奇的地方。里面有仓库,仓库里面还有不少东西。都是她可以支配的,她想到家里的米缸似乎快空了,便决定明天弄点东西出来。

“商品属性改造,财富值50点。”看到这个选项了,魏凝儿眼睛不由一亮,是不是说,她只要有财富值五十点,就可以改造商品属性了呢。

研究了半天,魏凝儿才知道这个财富值,属于现实生活中的五十元,也就是说,她的身边只要有五十元就能改造商品的属性,那她两手空空到哪里可以弄到钱呢?

不过她傻啊,要是她有五十元,她还改造什么商品呢,直接将这钱拿给哥哥嫂子。说不定,她就不用再去上班,可以直接回学校去了。

至于找凶手的事情,只能慢慢来了。

魏凝儿还好不笨,最后将视线放在仓库里了。翻了半天,倒是被她翻出不少东西出来了。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魏凝儿就悄悄起身了。她将蜡烛吹灭后,自己带着一晚上的成就,几块很漂亮的锦帕,到街上去了。

锦帕的材料是系统提供的,这个本来就在仓库里,她可以使用。

总算系统没将她逼到绝路上去,不然她真的想不出来用什么办法了,还好女红是她的强项。

这种简单绣工的帕子,她可以做的很快。要不是时间赶,估计她还能绣的更好看一些。

到了街上,因为是在镇上,早上买菜的人很多,卖其他东西的人也有,倒是卖帕子的就她一个人。

看大魏凝儿在那里拿着帕子卖,旁边一个大妈还好心的提醒她说。“小姑娘哎,你这个大清早的没人买,你不如到前面的商铺门口去卖。”

魏凝儿心道,到人家商铺门口去卖,不是找霉倒。虽然她没有做过生意,这点规矩还是知道的。

“不了,我就在这里,谢谢大婶。”

那婶子见魏凝儿竟然识破自己的意图,脸顿时拉的老长,连忙说道:“到一边去,别占着我的地。”

魏凝儿没有和她争,知道这些做生意的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先来后到。她于是稍微往旁边站了站,然后亮开嗓子喊道:“卖帕子嘞,正宗的锦帕,快来看,快来买啊。”

魏凝儿那一口脆生生的嗓音,听她说话就跟听人唱歌似的。大家看到这么小的小姑娘,竟然卖这么好的帕子,忍不住都跑过来看。

一问价格,不由都直摇头。

“姑娘哎,一块帕子要二十,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魏凝儿不知道这帕子的行情,听旁边人的口气,似乎她卖贵了。

她笑着说:“我这是纯手工的,要不是急用,我才不会卖这么便宜。”

旁边的人听她这么说都说她疯了。

魏凝儿笑了笑,心道,要是今天卖不掉,等晚上放工了,再来试试。她不相信她做的帕子没人要,这要是放在宫里,她出五百两都会有人抢着买。

只是她知道今时非同往日,那里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她最为放心不下的就是十五阿哥永琰,宫廷中的斗争永远不断,而永琰的路才刚刚开始。

所以她要挺住,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艰难,只为了能活下去。

“小姑娘,你这手帕怎么卖的。”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穿的十分体面,这里的人多数穿的是灰头土脸的劳动布,这个女人穿的却是看上去十分清凉的的确良。露出白皙的手臂,和保养的极好的皮肤。

看着年纪四十多岁的样子,却是风韵犹存,看得出她年轻时也是很漂亮的。

听到对面女人的声音,轻声轻气的十分好听,魏凝儿才赶忙回过神来。终于有人来看她的帕子了,不管人家买不买,她都得打起精神来。走近了她一些,她十分礼貌的问道:“请问这位夫人,你想要那一块?”

“哎呦,看着小嘴甜的,还叫我夫人。”那个女人顿时觉得魏凝儿很有意思。“你莫不是外来的吧。”因为这里的人,从来不称呼人为夫人,一般都是大姐,大嫂,大妈这样的称呼。

直白而亲切。

“小姑娘,你除了会绣这个还会什么啊?”那女人将帕子拿过去后,十分仔细的看了那帕子的针脚,只差用放大镜去看了。

一边看,惊讶的神情不由溢于言表。她竟然从这方小小的帕子上看了,好几种针法,甚至于十分难得的变化绞花针和埋藏缎纹针的绣法都有,另外还包括圆宝针,双面绣更是绣的十分精致。

只见那洁白的锦缎上,躺着一朵洁白如雪,却又粉嫩娇人的荷花。荷叶绿的发亮,荷花就跟真的荷花一般,看着它仿佛能闻到那淡淡的荷香和一池的清水。

这这是太罕见了。

另外一幅帕子,绣了一朵兰花,也是栩栩如生,跟真的一般,针法也有很多种。

中年女人不看了倪佳一眼,又看了一眼。

倪佳看她的神情和模样,心里不由打着鼓。心道,莫是这位夫人对刺绣有些研究,她下意识的又朝她的手掌处看去,于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位夫人,如果不是专门做刺绣的,那也是刺绣爱好者,因为她看到她手指的不同处。

常年握针的人,大拇指前方都是扁平的,和正常人十分圆润的拇指有些区别。

“只要是绣的我基本都会,做衣服也可以的,不过时间上要长些。”那女人听了魏凝儿的话,嘴角处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探寻意思。

大概不相信她的话吧,毕竟这么年轻的女孩,现在有这样技术的人,早就绝迹了。真的有大师级别的人存在,也不会在这里吧。

将魏凝儿手里的帕子又翻了翻,那女人问道:“这些绣品真的是你绣的吗?”

“是的,请问夫人可有看中,若是你同时买两块我可以给你便宜点。”魏凝儿看得出,这个看上去很有气质的女人,应该有购买能力,所以她想多卖她几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