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本宫又活了! 》小刀郡主

第85章 重生八七年厂花85

  帮宋承宇包扎伤口时,魏凝儿心里的内疚感更加重了些,因为他头上伤的蛮厉害的,脑后肿了一个鹅蛋大的大包,还开了大概两三公分的口子。

  这里的伤口必须得缝针才行,魏凝儿准备送宋承宇去医院,他则坐在那里不动。这个一米八几的男人,魏凝儿拉起来还真是费力。

  “真的不用去医院,这里不是有纱布吗?你帮我处理好了。”

  “啊!”魏凝儿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说。虽然她有灵泉可以帮他清理伤口,但是那口子是破损伤口是必须要缝合才行的。要是弄得不好,还会留疤痕,那就难看了。

  “我不行。我这就送你去医院。”魏凝儿准备将他的胳膊架在自己胳膊上,无奈某人坐在那里就是不挪窝,而且他不肯起来的时候,身体真的重得跟大石块一般。

  “我相信你,你的绣活那么好,缝针应该不成问题。”

  “不行,这样粗粗处理会发炎的。”

  “你这药箱里不是有消炎药吗,你可以将针烧红了,帮我把伤口缝一下,再将它们碾成粉末包扎的时候涂一些。就没有大问题了。”

  魏凝儿没想到宋承宇竟然懂这些,可是这样真的不会被感染吗?

  缝合伤口她没有做过,有点怕。

  “可是我真的不行,我不行害你。”

  没想到眨眼间,手腕被握住。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让魏凝儿无法挣脱。“我腿前面也崴了一下,我自己不能走,还是你背我去医院。”

  魏凝儿想了想,说道“我到外面去喊人去。”

  宋承宇对她喊人的计划,不赞成,也不反对,看着她,“你既然坚持那就随你。”

  手被他松开时,手心处有些空荡荡的。

  魏凝儿将手缩在袖子里,没有说什么,不过刚才那温暖的触感还在。他的手有些凉,不过却十分宽大,给人安全感。

  她直接朝门口跑去,有几分着急的朝外面看看,有没有什么车子可以叫到。

  然而这会外面空荡荡的,几个住户都是家门紧闭。

  唯一开着门的是隔壁家的,魏凝儿想到隔壁家的大婶有三个儿子,说不定能找个人搭把手。

  于是她便敲门了,“请问有人吗?”

  敲了几声,门里面明明有人,却没有动静。

  不过魏凝儿和这家人,确实没什么来往,平时见面也很少。

  想了想,觉得挺冒昧的,她只能作罢。

  “我有言在先,万一我缝的不好,留下疤痕之类的,你可别怪我。”

  “放心,我不会怪你的。”不知为何,宋承宇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唇角微微上扬。

  魏凝儿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摔坏了,都这样了,竟然还笑。

  她不由板着个脸。“都这样了,还笑。”

  某人顿时收起笑容,用一种十分无辜的眼神看着她,说“我哪里笑了,明明是痛的。”

  魏凝儿只能别了他一眼,不再和他嚼舌根子。

  她为了保险点,先去系统里查了下,帮人包扎伤口,以及消毒的一些步骤。幸好系统是万能的,在系统世界的搜索页面,如果有什么问题,是可以直接搜索答案的。

  这点还是布丁告诉它的。

  后来魏凝儿试了下,发觉很是好用,因此一有问题,她就先去搜一下百科,看看介绍,再做事。这样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至于邪魅她也去搜了,但是得到的回复并不是很多。具体解释为,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鬼祟,可以是人的邪念所产生,也有可能因为其他原因产生。总之,这种东西极难消灭,克星是火。

  魏凝儿看了这些解释之后,反而是越发的糊涂了。

  见魏凝儿在那里准备盐水,某鼠睡饱了后,见她忙的额头上都出汗了,不由说道“啧啧啧,看你忙成这样,你那阴阳师的本事都是白学拉。”

  “那我怎么办?”魏凝儿觉得自己今天有点霉,诸事不顺。不过她这会冷静下来后,回想了前面在阁楼那边的一幕,好像真的是她自己不对,她先是不下心撞到了他,然后还推了人家一把。

  大概宋承宇真的没有恶意,就是不小心碰了下。

  要是换做其他人,大概早就对她上下其手了吧,毕竟前面那个机会很好下手。

  但是他没有,任由她将自己推倒了。而且看他现在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魏凝儿便觉得自己真的过分了。

  她其实并不是不明白宋承宇的意思,他对自己有好感。但她在心里,还是有些排斥。

  也许她还没有正确对待自己现在的身份吧,她是顶着别人的身体重活一次的。

  “傻啊你,你给他画个疗伤符,不就好了。”

  “可是我没有画过啊。”学那些咒语她倒是学了,可是一次都没有做过。而且做符录是需要道具的,她手边也没有啊。

  至于系统里面的,呵呵哒,那一样价格不是贵的她只能朝之翻几下白眼。

  “这个并不难,材料咱们可以出去买的。加上咱们手里有灵泉,可以助长你的灵力,你还怕什么。”

  说完,布丁又看了她一眼,“关键是咱们这个没有副作用,还不留疤痕。莫不是你真的想让咱宋大队长,这一辈子脑袋上就带着一个蜈蚣般的疤痕,你内疚不?”

  “哼哼,你就会说风凉话,这个小忙不都肯帮。”

  布丁听了,一张鼠脸,顿时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冤枉啊我真是冤枉,实在是小爷不能这么做,上次我违规了,就被罚的小命都快没了,这次我再犯错,除非我觉得自己仙命太长了。”

  魏凝儿也只能丢给它一个鄙视的眼神,聊做安慰了。

  “好吧,我听你的,不过具体做法,你得帮助我,要不然我三天不给你吃鱼。”

  还是这一招厉害,鼠宝答应她,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给魏凝儿一定的帮助。

  于是两人一拍即可,魏凝儿先做好准备工作,其实这样做,也是为了不让宋承宇心里起怀疑。万一他起疑了,她不知道如何解释。

  她能对他说,“其实我不是人,我是几百年后的异魂。”

  所以有时候,这善意的谎言还是很必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