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边巡

第13章

事情终于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了。

叶沧仍旧站在那个小山丘的旁边,这原本该是个狭小/逼仄、不引人瞩目的地方,如今却已然成了全场的焦点。

一头头巨龙乖乖地蹲坐在数米开外的地方,睁着大眼睛注视着最中央的金眸青年。

而青年身边围着一群人,嗯……虽然外表上称之为人,不过从他们与人类全然不同的竖瞳来看,“披着人皮的危险异类”这种形容显然更合适。

龙族的人形大多容貌俊美,越强大的龙族越符合人类的审美。此刻若是不考虑他们的危险程度,单论这帮龙族齐聚所带来的颜值冲击,绝对足够震撼。

更不要说,这一个穿着制服,宛如贵族青年的龙们,他们平日里无疑有着与外貌相符的行为举止,冷漠高傲,甚至目中无人也不奇怪。可是如今呢?

——矜持化作脆弱的薄纸。

不过是那位于最中央的金眸青年的一个侧目,便叫这些傲慢无匹的龙族丢盔弃甲,露出叫人难以置信的生动神情。

“殿下,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当年负责您安全的侍卫长!”

“您的宫殿有一个每天洒扫的侍者!”

“请您听我!以前您每日飞离王城,我都会在窗口遥遥目送。您伟岸的身姿一直刻在我的心底,一如星光永恒,至今不曾忘记!”

“我!那个……对不起,殿下大概对我没印象吧,我当年并不在您的宫殿当值,不过我我我……我真的好仰慕您!!!”

“……”

即便化成人形也保持着巨龙十足的中气,一个个容貌俊美,身材高大的青年情绪激动地说着话,声音浑厚低沉极具穿透力,远得让人族都听了个清楚。

还驻守在星舰处的人族似乎已经被这一整日的三观颠覆弄得没了脾气,他们甚至仔细研磨着龙们话中的意思,随即对龙族的大胆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听听,什么叫——“你比如耀日”,“太阳也无法掩盖您的光辉“,“我已跪伏于您的荣光之下,只盼您垂眸看我一眼”……

人族:越来越过分了,这群龙族就没有羞羞羞……羞耻心的吗!?(脸红)

对此,身为过来人的叶沧表示,大概是没有的。

作为实力秒天秒地的种族,龙族其实有着较一般人丰沛百倍的情感。比如一旦他们生气,就势必要直接开恁,不然那积郁心中的愤怒,只会让他们燃烧自己直至暴走疯狂。

而反过来,如果不是愤怒这种负面的情绪,而是激动、狂喜,那么龙族就会表现得极其夸张甚至放肆。

他们不吝于用最好的语言去歌颂,情到深处直接表(求)白(偶)也不是没有。

——至少以前叶沧就经历过不止一次。

所以,现在的叶沧全程心如止水,异常淡定。

他先薅了一把抱着他大腿哭得最凶的一名龙族的脑袋,然后对众人的赞美表示感谢,同时感叹了一把龙族的教育水准着实提高了不少,比他那个时候夸出来的花样多多了。

等到众人的情绪相对平复了一点后,叶沧知道他不能再耽搁,该干正事了。

他先是把视线投向了远处旁观全程的人族,几乎是在他望过去的瞬间,原本吃瓜吃到麻木的人族便是悚然一惊。

他们对这个神秘青年知之甚少,但从众多龙族对其的态度上来看,这绝对绝对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即便对方看起来似乎比一般龙族好相处得多,但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众人心中的警报瞬间拔到了最高,唯恐对方下一秒就露出不愉。

叶沧见此叹了口气,放弃了上前交涉的打算——估计这时候他表现出友好,反而会让他们徒增恐慌。

于是,叶沧微微沉下眸子,开门见山地问道:“人类,你们后方还有援军吗,什么时候到。”

作为一个被生而为王系统操练了无数世界的人,叶沧很擅长摆出合适的面部表情来唬人。

于是现在,远处的人族被迫直面叶沧,看见那被众星拱月的青年微微抬起下颚,一双不带丝毫情感的金眸蓦地攥住了他们的心神。

青年身后,那些原本伏趴的巨龙一一站了起来,庞然的身躯遮天蔽日,一双双巨大冰冷的竖瞳倒映出人类渺小的身体,像在睥睨一群在深渊浮沉的米粟。

——他们没有拒绝回答的权利。

众人额角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良久,有一人自人群中踏出一步,向叶沧行了一礼,开口道:“阁下,我是旁边八等星科文星的指挥官,我们星球奉上级星的指令进行了这次行动,除此之外并没有获知更多的消息。无法向您提供更多的情报,还请见谅。”

他这话基本算是实话了,原本像他们这样的低等星就没有接触上层的机会,更没有了解机密情报的权利。

唯一隐瞒的大概就是北星域对龙族充满敌意的态度,不过这点就算他不说,相信对方也能猜出来。说出来反而可能激怒对方,不说,才能让他们这帮人有一线生机。

叶沧闻言似笑非笑地瞧了指挥官一眼,望着对方冷汗涔涔的样子倒也没再为难。

既然对方提到了上级星,那看来是有援军了,八成因为距离远所以暂时没赶到,不过估计也快了。

而在那所谓的援军抵达这里之前,他必须要把这帮人送出阿木星,包括龙族们也一样,否则阿木星可能真要成为全宇宙的焦点了。

说起来……

叶沧转向身后的巨龙们,“你们是为什么到这里来的,”他示意人形的那几人,“这次该不会又是非法入境,两大星域真的打算开战了?”

几人面面相觑,这时他们仿佛才想起了什么事情,露出了一瞬恍然的神色,随后显得有些呆滞。

——完了,他们好像是来找……!

作为第一个下飞船的束河,他还不知道身边这帮同事“一个钓一个,排队送人头”的壮举,他还单纯以为众人是跟他一样出来透透气的。

于是,束河回答了叶沧的问题:“我们这次确实还是非法入境,不过到底是来和谈还是宣战,这个要看厄迦王的意思了,我也不是清楚。”

龙族那位现任的王心思莫测,脾气反复无常,即便是历来最接近王族的亲卫队也吃不准这位王的想法,只是接受命令罢了。

叶沧闻言神情微变:“……厄迦也来了?”

束河点头,随后意识到了什么,“对了,说起来厄迦王还不知道您还活着的消息呢!”他看向身边的同事,“你有人去通知了吗?”

众龙族:“……”

脑残粉参加粉丝见面会,光顾着为偶像疯狂打CALL,结果把独守空船的自家上司给忘得一干二净了!(惊恐jpg.)

想到那位暴君的脾气,所有人当即一个激灵,抖得大地微微一颤。

他们马不停蹄地张开翅膀,就要往天上飞:“殿下,我们先回去一趟,马上就回……”

“砰!”

浩瀚的龙威自叶沧身上发出,把所有打算起飞的龙压了下来。

叶沧毫不犹豫地开口:“不许去。”

这帮家伙处理起来就够麻烦的了,再掺和上一个厄迦,他基本就告别理想中的养老生活了。

巨龙们有些委屈地看了他一眼:“可是,我们不回去的话,王应该也快来了。”

——快来捶他们了。

叶沧:“……”

此时此刻的飞船内,在众龙接二连三地神奇失踪以后,这不对劲的走向终于引起了那位冷漠君王的侧目。

而这个时候,大殿里就只剩下那位最小的亲卫队成员还没有离开了。

意识到厄迦的目光,那最小的少年急急忙忙站出来:“王,我去找找他们……”

“不必了。”

像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倦怠,从沉睡中醒来。

王座上的暴君缓缓站起身,唇边冰冷的弧度一点点染上了腥烈的血气。

“我要亲自去看看,能够让我的部下驻足的——究竟是什么角色。”

那双猩红的眸子逐渐泛起比火更为炽热的光泽,强自压抑的龙威缓缓复苏,随后,仿佛经历了火山爆/炸、冰河蒸发,强烈的存在感瞬间席卷整片群星!

巨大的红龙出现在了宇宙之中,身后一只稍显年幼的少年龙族急急忙忙跟上。

他们向着龙族气息最为浓郁的阿木星,以超越极限的速度,悍然得像一团火。

正在阿木星上的叶沧霍然抬头,直直地望向了这颗星球暗沉的天空:“这个感觉是……!?”

暗无星辰的天际忽然出现了一抹刺目的赤红。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随着那抹赤红的接近,周围的温度似乎在不断升高,他们恍惚中甚至听见了沸水翻滚,熔浆流淌的声音。

比起陷入呆愕的龙族,反倒是一旁的人族反应更大:“是——龙王厄迦!!!”

他们当然没有亲眼见过这位传说中的暴君,但对方的照片影像在星网上流传得不要太广,与这位暴君的强大一同流传的便是对方那全星际独一无二的红。

完了。

这大抵就是深陷绝境者的绝望。之前还有勇气与龙族同归于尽的人类,这会儿却连启动星舰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因为那只是徒劳。

可随即,他们感到一阵风突然吹过。

那风自带一股清气,像冰凉却不冻人的水,骤然扫尽了所有的炽热和压抑,叫人瞬间放松下来,每一个毛孔都叫嚣着舒坦。

众人顺着风吹来的方向望去,看见了袍角随风飘摆的叶沧。

但面对众人或感激或惊愕的眼神,叶沧似乎并没有回应的意思,他正仰头望着天空。

那是人类目力难以抵达的极限,但对于龙族来说并不是问题。

于是,穿越漫长渺然的分离,破开生与死的锁系,跨过天空与大地的距离,两双同样耀眼的眸子于此刻猝然相对。

一为烈日熔金,一为狂炎缭乱。

世间所有的喧嚣刹那远去。

天上的红龙骤然滞住了身体,他一瞬不错地凝视着大地上的那抹身影,脑海中瞬息闪过了无数纷杂的片段,仿佛过负荷的机器失去了思考能力。

最终,有一个画面破开记忆的迷雾,以披荆斩棘的姿态呈现在他的面前——

[……这孩子是我几日前外出发现的,我把他带回了王城,好叫你们认识一下。]

[——他叫叶沧。]

巨大的宫殿内,门扉骤然打开,阳光从外倾泻而下。

这从来黑白的记忆,在这一刻天旋地转。

以那个踏入宫殿的人为中心,他的世界突然炸开盛大的花火,像有无数的染缸倾倒而下,汹涌的色彩奔腾而来!

走进来的人放肆地打量了年轻的龙王之子一眼,唇边勾起跃跃欲试的弧度:“初次见面,厄迦殿下。”

那人的身后,阳光汹涌灿烂,天空蔚蓝,万里无云。

但这一切仍旧及不上那双眼睛,金光熠熠,辉煌耀眼,仿佛满天星辰坠落其间。

——对,就像现在这样。

*

盘旋在阿木星天空的红龙低下头,对上地面那人那一双与记忆中一般无二的金眸。

“真是……好、久、不、见、了。”

被这片宇宙奉为暴君的男人一字一顿,每一个音节都仿佛从唇舌间反复碾磨,然后渐次吐出。

“叶——!”

“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