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震惊全世界 》一言生死与卿同

第五十六章 全背下来了!

王晓点点头:“那好,你看着时间,我开始了。”

随即王晓就打开了语文笔记,开始快速的翻阅了起来。

“刷拉……刷拉……”

温婉哭笑不得的看着王晓,她还当他只是说着玩玩。

这家伙……怕是有点毛病。

王晓看到温婉的语文笔记的时候,明显的有点诧异。

语文必修一里面的《沁园春,长沙》变成了《沁园春,湘江》,里面表达的含义差一不二,但是和原文还是有所区别的。

虽然王晓高中以后学习不好,但是这些脍炙人口的篇目还是能背上一两句的,两者之间的区别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王晓赶紧拿出了自己的教科书,对照着温婉的笔记开始看了起来。

这一看,王晓就彻底蒙圈了。

《雨巷》变成了《雨弄》。

《荆轲刺秦王》竟然……成功了,世界上一统华夏的第一个帝国是大燕帝国,而不是大秦。

《鸿门宴》里,刘邦被项庄一剑捅死……

王晓:???

开始的时候,王晓还以为只有《悟空传》被改写了,现在一看恐怕华夏的文化背景,全都被系统给更改了。

而且简直改的面目全非。

唯一没变的,就是华夏还是个*屏蔽的关键字*国家,依旧被伟大的党组织领导着。

……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王晓也就放平了心态。

虽然历史不一样了,但是身边的人还在不就行了么?

王晓抬头看了一眼表,就这么愣了一会儿的功夫,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了。

还有文综三科的笔记,时间不多了。

温婉从一开始就盯着王晓看,看到王晓放下语文笔记,然后开始翻文综是在忍不住开口了:“行了,你就不累么?演一会儿就行了呗。”

她本以为王晓装模作样一小会儿,应该就会把笔记放下了,没想到王晓竟然真的一直再看。

而且神情之专注,态度之认真,简直就是戏精上身!

王晓头也不抬,迅速的翻阅:“等会儿,马上就背完了。”

温婉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翻这么快,用一目十行形容起来都满了,连看都看不清吧,能记住就有鬼了。

又过了几分钟,王晓把最后一本*屏蔽的关键字*笔记放下了,然后目光炯炯的看着温婉:“我已经背好了,你考吧。”

温婉撇撇嘴道:“别闹了,你这是图啥?”

王晓认真的看着温婉:“我真背下来了,不骗你,你随便考就行了。”

温婉拗不过王晓,无奈道:“那行,我就考你一个问题,你要是答不上来,就不要胡闹了,学习上还是得踏踏实实的。”

温婉随即抽出了放在最上面的*屏蔽的关键字*笔记,从中间翻开一页,问道:“考你个简单的,人民*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的本质是什么?”

王晓乐了,考*屏蔽的关键字*,哪怕就是他没有过目不忘的技能,也能说个*屏蔽的关键字*不离十。

他便直接道:“人民*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的本质是人民当家做主,在我国,人人*屏蔽的关键字*,具有广泛性和真实性。”

“人民*屏蔽的关键字*的广泛性,不仅表现在人民享有的广泛地*屏蔽的关键字*权利,而且表现在*屏蔽的关键字*主体的广泛性,工人……*屏蔽的关键字*指战员,和其他爱国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人民*屏蔽的关键字*的真实性表现在……也表现在……日益充分真实的实现。”

“出自*屏蔽的关键字*必修2*屏蔽的关键字*生活,第一课,第五页右下角。”

温婉呆呆的看着王晓:“你……”

【来自温婉的震惊点+18.】

王晓淡然的弹弹手指:“可还行?”

温婉没有回答,而是皱着眉头又翻了几页,继续问道:“什么是华夏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王晓想都没想开口道:“华夏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包括,*屏蔽的关键字*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在内的科学理论体系,……理论,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坚持和发展。”

“出自,第六课,第五十五页,第13行。”

温婉闻言,马上翻开书,对照了一下,然后匪夷所思的看着王晓:“你……这怎么可能?”

【来自温婉的震惊点+23.】

王晓微笑道:“不信的话,可以再考。”

温婉看着王晓臭屁的样子,顿时就气哼哼看向桌子,拿起了历史笔记:“我就不信你全都背下来了……那你说说,意大利的资本主义萌芽。”

王晓保持微笑,缓缓道:“十四五世纪,意大利出现了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等著名的工商业城市,这些城市各自独立,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取得优势,纷纷采取鼓励发展工商业的政策……促进了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都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

“出自历史必修三,第六课,第二十六页,标题下第十行。”

【来自温婉的震惊点+33,52,42……】

温婉彻底傻眼了,像是见鬼了一样,瞪着王晓:“你有超能力?”

二十分钟的时间了,不仅仅是笔记,连教科书都背下来了,还能说明出处,一字不落,寻常人就是两年都未必能做到吧。

这种诡异的事情,只能用超能力来解释了。

温婉的声音不小,屋里的学生也都是纷纷侧目。

王晓却一点都不慌,几次被人怀疑了,他的心里素质越来越好了,淡定附在温婉的耳边轻轻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过记得保密。”

温婉感觉耳朵被王晓呼出的气搔弄的痒痒的,一种古怪的感觉从心里升起,瞬间变成了一团乱麻,脑袋也不够用了,嗫嚅道:“我……我……我……不跟别人说,你先起来……”

温婉试图推开王晓,手上却什么力气。

王晓看着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上的温婉,笑眯眯道:“那别忘了我们的赌约,今天晚上我送你回家。”

温婉一听这个,瞬间就想到了放学后的场景,两个人,手拉这手……

“哗啦……”

温婉“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桌子上的本子和笔洒了一地。

温婉惊慌失措道:“我……去上厕所,你别跟过来……”

王晓笑的灿烂,丝毫不顾周围的男同学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