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华富贵 》利尧

第四十五章 他的不安

等用过了晚膳,到了入睡的时候。

姜衔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令仪,一想起明日要去侯府,为夫这心里头总是心慌……”

“咱们都成亲了,夫君还慌什么?”

陈容从床上坐了起来,点燃了床头的灯。

姜衔立马也跟着坐了起来,紧紧靠着妻子,喃喃道:

“是这个理……但为夫……这心总是静不下来,就好像……好像要发生什么坏事一样……”

陈容听了心中一紧,却不露分毫。

“夫君明日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吗?”

她轻声细语,温柔体贴。

“当然……给岳母岳母的,给三个大舅子的,还有给三个嫂子的,为夫都准备好了。”

姜衔脸上有几分得意之色,他几乎是从成亲前就开始准备这些了。

陈容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脸,乐吟吟地问道:

“那给侄子侄女的呢?”

姜衔偏头蹭了蹭妻子光滑的脖颈,甚是亲密:

“也准备好了……”

“既然都备好了,那夫君还担忧什么呢?”

陈容揉了揉他的头发,像是安慰一个不懂事的孩子那般。

姜衔被妻子的温柔所感染,心中那点不安也随即消散了:

“……是为夫……多想了。”

烛光下,姜衔眼睫毛扑闪,唇色鲜艳欲滴,侧脸看上去竟有几分绻眷动人。

陈容双手一点一点抚摸他俊俏的脸庞,指尖划过他眼角的泪痣,又蹭了蹭他的丹唇……

“令仪……你在做什么……”

姜衔被她这番行为弄得摸不着头脑。

“呵呵……”

陈容在他耳畔一声轻笑,刻骨销魂。

“当然是灯下看美人啦……”

美人……姜衔知道自己长得好……年纪更小一点的时候,也被别的男子这么调戏过……

和那时的恼火、愤恨不同,姜衔这时候心中只有一片羞意,不止是耳朵,他整张脸全都红透了……

“娘子……娘子就知道打趣为夫……”

即使和陈容已有了肌肤之亲,姜衔性子还是那么害羞。就算是上了床,他也是说不出那些浑话的……

这么青涩的首辅大人……真是太少见了!

陈容眸子一暗,也不再多说什么,芊芊细手沿着脖颈下滑……直到被姜衔捉住了手:

“你……嘶!啊……”

姜衔的声音带上了难言的情欲。

“夫君啊……就是想的太多……嗯……”

陈容轻轻咬了咬他的耳朵。

“不过妾身……是不会再让夫君有心思想别的了……”

姜衔本来就面红耳赤,被她这番话一说,更是欲火难耐了……

是不是我昨日表现地太差劲了,才让娘子被逼得主动求欢……

姜衔不愧是将来能成为首辅大人的人,都到这个节骨眼儿上了,他竟然还有心思想别的!

陈容看出了他的走神,手上渐渐用力……

“诶呦,娘子,你轻点儿!”

姜衔连连告饶,脸涨得通红,小声嘟囔道。

“……你要是弄伤了他,咱们俩还怎么鱼水交融、共赴巫山呢?”

陈容松开了手,在他胸前画圈:

“谁叫你心不在焉的……”

她划圈的手突然一顿,满脸忧色地低头看了一眼,怀疑道:

“你不会是不行吧?”

姜衔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将陈容推倒在床上: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他急切地吻上了妻子的唇,动作之间难掩凶狠。

这一夜,又是鱼水尽欢、云雨交融……

情事过后,陈容倒在床上,浑身乏力,一身痕迹。

姜衔看了面色有些不忍,都是他太孟浪了,才连累了妻子。

“我抱你去桶里洗洗吧……”

他说完就要将陈容抱起。

陈容察觉了,伸出脚丫子来轻轻踢了他一下:

“不去……”

姜衔截住了她软软嫩嫩的脚丫子:

“真不去?”

“嗯……我要再躺会儿……”

陈容翻了个身,背对着姜衔。

“反正等会儿茜罗会服侍我沐浴的……”

“那好吧……”

姜衔披了件外衣,就往浴室去了。

等他离开了,茜罗刚好进来了:

“小姐……”

看着凌乱的床铺和床上的小姐,她脸颊不禁微微发红。

陈容睁开了眼睛,眼角还残留着媚意:

“你来了,啊————是来铺床的吗?”

她太困了,甚至还打了个哈欠。

茜罗“嗯”了一声,将小姐扶到了一旁的榻上,就开始收拾床铺。

她将污了的被单换了下来,又套了新的上去,犹豫再三,才说道:

“小姐,奴婢们见您和姑爷感情和睦,心里头自然高兴,只是……您和姑爷动静也太大了,奴婢和绛英,还有隔屋的丹阙和檀袖全都听见了……”

倚在的陈容把玩着头发的手一顿,笑道:

“诶呀,你不提我都快忘了,你们四个都是大姑娘了……”

四个大丫鬟,茜罗最年长,有十五了,其余三个,都满十四了。

“小姐……”茜罗有些后悔替这个话题……小姐不是要将她们嫁出去吧?

陈容果然接着问道:

“四个人里,你最年长,可有什么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小姐,奴婢……”

茜罗放下手头上的事儿,赶紧跪到了陈容的榻前。

“奴婢还想再服侍小姐两年,还请小姐收留……”

陈容听了,心中了然,果然,这一世也还是如此……

她轻轻一笑,打趣儿道:

“你瞧你,何至于吓成这样?……你既想多留两年……那就再多留两年吧!”

“多谢小姐成亲……”

茜罗这才起身,继续收拾床铺去了。

陈容躺在榻上,心思倒是活泛起来:

茜罗只怕还是会跟随我一辈子,嫁人的希望不大……丹阙和檀袖,前世嫁给了伯府里的护卫……陈容是要和姜衔和离的,她也不想自己的人再和姜衔的人有什么瓜葛……

也许,她可以替两个丫鬟和侯府里的护卫牵个线!

毕竟丹阙和檀袖在侯府呆得最久,足足有十多年……她两个丫鬟虽然相貌普通了点,但别的却是处处顶尖,想必也有独具慧眼的人心仪吧……

至于绛英……陈容一下子还想不出该如何安排的好。

前世绛英被姜衔发卖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了,也不知她最后怎么样了……

陈容眼神低垂……要是这丫头有当姨娘的心思,她也不是不能帮她一把,就当是全了这段主仆之情,也能给她自己博个贤淑的美名……

“小姐床铺好了……”

茜罗将脏了的床套单被收好,又从衣柜里取出件浴衣。

“有现成的热水,小姐可要沐浴?”

这么久了,姜衔那边也该洗完了……

这么一想,陈容点了点头,抬起胳膊,让茜罗帮她穿好了这件浴衣,然后又披上披风,遮得严严实实的。

等陈容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碰到了刚刚从浴室出来的姜衔。

“诶,娘子来的正好!”

姜衔刚洗完,身上还沾着水汽。

陈容见了,握了握他的手,提醒道:

“床铺都收拾好了,夫君快回房吧!这外头风大,免得吹着了……”

说完她就松开手往浴室走。

“令仪……”

姜衔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的姜九打断了:

“少爷,这外头风大,少奶奶也是吹不得的,您还是进屋等她吧……”

“这……好吧……”

姜衔也舍不得妻子吹风,他慢慢往屋内走,身后只跟着姜九一个人。

在到房门口的时候,突然止步,问道:

“姜四的病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姜四和姜九一样,都是姜衔身边的小厮。

“听大夫说,只要再吃两幅药,就能痊愈了……”

提起姜四,姜九的脸上带上了笑意。

“小的倒是劝过他回府,不过他就是不肯,执意要好全了再回来,说什么少爷新婚,断不能让府里沾了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