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梦想世界 》打僵尸

第85章 第 85 章

因为事发突然, 大厅里的众人都不敢乱说话。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就是吃个饭而已, 还能吃出那一句“我有不详的预感”。况且说出那句话的人还是个对这个游戏很是了解的人,他绝对不会主动说找死的话的,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让他说出了这样的话呢?

气氛很僵硬,过了很久,那小胡子颤抖的声音才在大厅里响起:

“都看我干什么?我又没有把那话说完!而且,仅凭一句话就断定一个人的生死, 这简直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前几轮*屏蔽的关键字*的玩家难道不知道不能说那句话吗?既然知道了,他们怎么会主动说的?所以, 我必然不会死, 大家也不要胡思乱想, 今天晚上大家聚在一起, 齐心合力把那个*屏蔽的关键字*狂反杀, 就能直接通关得到s级评价了!”

默炀看着小胡子虽然颇受打击但是还能稳得住, 点头给这小胡子的心理素质点了个赞。

其他玩家并没有再说什么,不管是心里不以为然的, 还是十分忌惮的,他们的想法总要通过今天晚上的情况才能有一个确定。

之后玩家们各自散去在城堡里走动。不过大部分的玩家还是没有乱跑,只是在侍者们收拾了餐桌之后就从城堡二层的大书房里找了书来看。也有自带游戏机和扑克牌的, 反正大家都有自己消磨时间的方法。

默炀先和皖没找到了一层厕所的位置,解决完生理问题之后就转道去了一层的厨房, 看到厨房里还有三四个厨师在做晚上的夜宵。默炀刚走进去那几个厨师就直接无视了皖没对他露出了笑脸, “杨黑犬先生, 厨房里又热又乱的不适合贵客进来呢。您想吃什么东西吗?”

默炀对着这个长得非常和蔼的厨师大娘笑了笑:“我就是进来看看而已,大娘你们的手艺真好,晚餐我吃撑了呢。”

厨师大娘笑的十分开心,“哎呀,多谢您的夸奖了。这对我们来说可是最好的夸奖了。啊,这是我刚刚做的小吃食盒,里面有香煎鸡翅、黄金虾球、夹心芝士小蛋糕。不嫌弃的话您就拿着吃吧。毕竟我们十点就要回房休息了,到时候各位客人想吃东西都只能自己来厨房拿啦。”

默炀心中一动,“谢谢大娘,不过您们休息的时间是固定的吗?”

厨师大娘点点头:“对啊,我们固定晚上十点休息,早上五点起床。所以要吃早饭的话至少也要等到七点哦。”

默炀点头:“城堡里其他的人的作息和厨师一样吗?”

“那就不一定了。老管家总是睡得最晚起得最早的呢。不同的侍者也有不同的分工和时间,都是有规定的呢。”

默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觉得之后可以调查一下城堡里侍者的工作时间,直觉告诉他,嗯,这个时间肯定有用。

然后默炀就拿着食盒走了,而皖大佬则是在厨房几人刻意的忽视下,带走了七瓶矿泉水。

等他们两个人回去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八点半,周阿皮、宋克峰以及齐鸿三人也都回来了,不过当他们看到默炀和皖没手里竟然提着东西的时候,都有些意外。

“哎,黑哥,咱们不是刚吃过晚饭吗?你怎么又提了一食盒的东西啊。”说话的是齐福,这小子热爱打游戏,不过对于特别能玩游戏的人也是非常佩服的,他吃饭的时候在玩*屏蔽的关键字*游戏,半途卡死在一个环节,找了萧云河都没找到不对,愣是被默炀一眼就给指出关键点了。然后齐福就自动喊默炀黑哥了。

默炀看他一眼:“一晚上呢,说不定到时候还有剧烈的逃杀运动,中途肯定会饿的。你们都带的有保温杯吧?把杯子里的水给倒了,然后咱们把这食盒里的食物分了装在杯子里,以防万一。至于水,一人一瓶矿泉水装好了,关键时候说不定可以救命呢。”

齐福听到这话非常赞同,“对对对,一般这种游戏都特别容易设置这种坑死人的忽视点,想想万一晚上有人饿了去厨房拿吃的,那可不就是给*屏蔽的关键字*狂送菜吗?”

于是七个人就分了炸鸡翅、夹心芝士蛋糕和黄金虾球放在自己的保温杯里。

倒不是他们不用城堡给的杯子,而是城堡里的杯子大多是玻璃和瓷器的,就算城堡里很温暖,可外面寒风凛冽大雪纷飞的,倒出来的水还是很容易就冷掉了。原本齐福是不太乐意带自己的保温杯下来的,但被齐鸿和萧云河各自怼了一顿。

齐鸿让他从年轻就要注意养生不喝凉水,而萧云河则是重复了老管家请大家不要损坏城堡收藏品的话,告诉他还是尽量用自己的东西比较稳妥。

之前小胡子失手打碎了盛着红酒的高脚杯,然后说出了必死的话,让齐福觉得城堡里所有的东西都特别危险了。

然后周阿皮拿出两副扑克牌,喊众人斗地主消磨时间,在这个时候在旁边不远处的几个玩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对视一眼都往厨房走去。虽说晚上有夜宵,但等到凌晨一二点的时候肯定是没有侍者主动给他们送夜宵的,到那个时候饿了再去厨房,确实会很有危险,还不如现在就去拿点食物备着。

不过,这几个人去了厨房之后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快要九点的时候才一脸晦气和不忿地回来。回来之后他们就对着默炀瞪眼,默炀十分敏感的看过去,这几个人看着他的脸就嗤了一声。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嘀咕了一句“果然是个小白脸”。

默炀眯起眼看着他们手里抓着的看起来就不很好吃的长棍面包,很快就想通了他们仇视自己的原因。当下露出了一个英俊迷人又无比嚣张欠揍的笑,“不好意思,谁让我长了一张这么好看的脸呢。天生就比较受人欢迎。”而且这还是大逃杀游戏里,要是爷进了恋爱养成游戏,信不信光是天生的好感就能让爷爷我直接通关啊。

宋克峰正要打牌,听默炀这么一说直接就想去吐一吐,那几个男玩家也被气的要死,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不适合内斗,只能记住了默炀的脸,心想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这小白脸一下。

而后,时间到了晚上九点整。

小胡子忽悠了几个身强力壮、有野心想要当头头的男玩家跟他一起数了数在大厅中的玩家总人数。让他和众玩家都觉得比较欣慰的是,到现在为止一百个玩家一个都不少全都整整齐齐的坐在大厅里呢。这样顺利的聚集在一起,倒是让不少人心中放松了下来,心想或许是他们人多,所以*屏蔽的关键字*狂就不敢来找他们了?

这种侥幸的心态让大家从九点等到了十点又从十点等到了十一点,在不少人忍不住躺在沙发上默默的打呵欠的时候,突然城堡内一片漆黑。

所有昏昏欲睡的人顿时惊起,十几声怎么了从不同的人嘴里问出来,莫名让人觉得有些阴森。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停电了!!”

整个大厅就只剩下两处壁炉略微有些昏暗的火焰还在燃烧着。

“管家呢?老管家在哪儿?电路出了问题吗?!”

人群有一瞬间的惊慌,这时候齐福立马坐直了身子:“提高警惕提高警惕!一般*屏蔽的关键字*狂就是这个时候出没的!”

不用齐福说,大厅里的众人全都在停电的瞬间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然而即便他们戒备非常,一声凄厉的痛呼也一瞬间让所有人慌乱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

这仿佛是被人用刀子捅了的男人的声音在只能见到人影的黑暗大厅里响起,当人们惊慌的想要去凭声音辨别喊的人在哪里的时候,那个痛呼的人却再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了。但下一秒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就接连响了起来:

“啊啊啊!救命——呃!”

很快的,女人的声音也没有了。

所有人心中发寒,宋克峰眯起眼死死地盯着大厅东边的方向,他确定那个人在大厅东边,而刚刚那个*屏蔽的关键字*狂已经连杀了两个人了。他迅速的站起,浑身都呈现出无比紧绷的戒备状态,手上还拿着□□。

默炀玩了四场游戏,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心脏狂跳、惊惧又冰冷的感觉,哪怕是在凤凰村的最后村民们全都状若疯癫、哪怕是从黑豹公爵的牢房里逃亡,甚至欢乐小镇墓林里对战欢乐魔神,都没有此刻让他紧张。

或许凭硬实力来说现在在这个城堡里大肆*屏蔽的关键字*的*屏蔽的关键字*狂并不如欢乐魔神,但是这个*屏蔽的关键字*狂带来的是那种神出鬼没的惊恐感。

小胡子浑身颤抖哆嗦的站在东边的壁炉旁边,在这黑暗之中,也就只有这里的光芒能够让他觉得安心一些了。他一边警惕的握着刀看向周围,一边对着混乱的人群大吼:“不要慌张不要紧张!大家聚集到一起,都来我这边!我们都站在壁炉旁边他就无处躲藏了!他就不能在黑暗里*屏蔽的关键字*了!我们齐心合力,弄死他!”

然而混乱的玩家们根本就没工夫听他的话,有玩家想上二楼自己的房间躲着,结果玩家们就听到从楼梯那边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叫声,以及,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呵。”

“第五个~”

这声音尖细刺耳,无法分辨出到底是男声还是女声,但这个笑声成功的让想往二楼跑的玩家们疯狂的转身,退回了大厅。而后基本上所有人都往东西两个壁炉旁边挤,不光是挤到一起能够带来一点安全感,众人心里多少有一种让他人替自己挡灾的想法。

小胡子被挤到了正中间,即便是他靠着壁炉太近而满头大汗,但他心里却觉得安全了。他外面有这么多人围着,那个*屏蔽的关键字*狂魔怎么杀也不应该杀到自己了。所以,他今天晚上的小命就保住了!

默炀七人没有往壁炉那边挤,那边虽然人多,但人挤人的就会让他们无法伸展开手脚,那就会让他们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无法反抗。他们七人互相背对着围成一个圈,警惕地盯着一个方向。

默炀看着自己面对的方向突然之间心里就有一种预感,那个凶手正往这边而来。

而后他眼前一道黑影骤然掠过,他瞬间就拔出了唐刀,只是他的唐刀并没有砍到那道黑影,那黑影似乎也没有杀他的意思,他只是感到耳边忽然冰凉,下一秒宋克峰的大喝声和刀刃相接的脆响就响了起来,那道黑影早已掠过了他直杀向宋克峰。不过,宋克峰总算没有被一刀捅了心脏,他的三|棱军|刺挡下了那把弯刀。

之后齐鸿周阿皮跟着大喝一声对着那黑影就攻击,只是那黑影虽然被宋克峰拖住了速度,也没有中齐鸿和周阿皮的攻击。

默炀听到那尖利的声音又是一阵刺耳的笑,而后一个闪身他就消失了。

几秒过后,黑暗中又传来了其他人的挣扎、求救声。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第九个!”

当剩下的玩家听到这第九个的声音的时候,心中的紧张到达了顶点,不过同时还有一种小小的期盼和庆幸。所有人都在想,已经*屏蔽的关键字*九个了,只要再死最后一个,他们就能平安的度过今晚了!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高高跃起的、四肢细长的极其不协调的黑色身影,他轻轻地在空中翻了个身,就已经踩到了壁炉上,之后他竟然用一种极为诡异的倒挂的方式弯了腰,在小胡子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轻易地用手中的那把弯刀割断了小胡子的脖子。

而后他以极不合常理的方式扭过了身子,未等众人看清楚他的长相就兴奋地笑着离开了,那速度快的就像是鬼魅。

“第十个哈哈哈第十个!”

直到那第十个的声音彻底的消失在了城堡里很久之后,才有一个女人哆哆嗦嗦的声音响起:

“头……头……谁帮我把他的头扔出去啊啊啊啊啊!!”

众人震惊中回神,就看到一个神色崩溃的女玩家双手捧着血淋淋的小胡子的脑袋,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了。

此时,子夜的钟声响起。大厅中忽然灯火通明。

老管家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

“诸位客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幸存的九十个玩家看着那满地凌乱的鲜血和碎裂的手臂、被扯出的内脏,当下就有人吐了出来。

只是,本应该同样大惊失色的老管家看着一地的狼藉却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只是怜悯地看着众人,说了一句。

“啊,夜魔又潜入堡垒了。”

“诸位客人还是赶紧回到你们的房间去吧。正个城堡在夜里都会被夜魔入侵,能够保证诸位安全的,也就只有你们自己的房间了。只要各位没有选择到夜魔喜欢的房间,通常是不会有事的。”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