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梦想世界 》打僵尸

第44章 第 44 章

紧绷到极致的气氛在这惊天动地的爆炸和震动当中被震了个七零八落。

原本面无表情阴恻恻的村民们一个个看起来仿佛是被掐了脖子的鸡, 连他们自己脑袋上被震落了许多的泥土都没工夫往下扒拉。他们瞪大眼睛看着他们村的大祭司被上面的泥土给兜头埋到了脖子,原本还出尘如仙的人,仿佛就变成了落毛的凤凰。惨不忍睹。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崩溃的。

最让人崩溃的是爆炸的中心地点就是两棵凤凰神树之一的那棵雄树, 在村民心中坚不可摧、只要一直供给养料和祭品就能够存活几千上万年的凤凰花树已经被生生的炸出了一个大窟窿, 如果不是有泥土和它仅剩的那一圈树干支撑着,他们甚至都不敢想这棵树会不会直接轰然倒塌。

这简直就像是信仰被人当面给直接打了个粉碎似的。

村民们全都傻了。

凤冰和岭叔也没好到哪去,要知道他们为了想要终结村子里不断*屏蔽的关键字*当养料、祭品的事情已经默默努力了十多年了,期间他们想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来破坏这两棵妖树。

但让他们绝望的是这两棵妖树仿佛是钢浇铁铸似的, 不管他们是用火烧用刀砍还是用锯子锯,他们都没有办法伤害这两棵妖树分毫。可现在呢?这两棵在他们心中坚不可摧的妖树就这么被人轻而易举悄无声息的给炸了。

炸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皖没的身上。

之前凤凰村的村民们因为天然的不喜欢这个人, 所以哪怕他长得再怎么好看都无视了他。可现在他们实在是没办法无视这个家伙了。失了仙气的凤昭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势, 他长袖一挥买了他大半个身子的泥土就全部被震开了。而后, 他紧紧的盯着皖没:“你做了什么?”

皖没扬了扬眉毛,半点都不受威胁。

“做了个小实验而已。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不过,这树的内部, 真是让人意外。”

默炀闻言看了一眼那巨树的内部,下一秒差点没吐出来,那看起来结实又粗壮的凤凰树内部竟然是一张张木化了的、各种各样的人脸!!

默炀在这些人脸当中看到了一张和凤梦梦十分相像的脸, 又看到了一张和凤晖上半部分很像的脸, 他看着这些人脸,一个让他觉得非常恶心的猜测就在脑海中形成了。他迅速的转开头,看向炸开了神树的皖没, 这大佬完全没有半点不适的表情, 反而一脸的兴味盎然。

默炀抽着嘴角回想皖没进入游戏时候都往背包里都装了些什么。他看到这人带了各种颜色不同的粉末小包好几袋、还有看起来像是香水的一排颜色不同的小瓶子。当时他还以为这人是有什么特殊爱好来着, 现在……

他真是太天真了。

这绝对是个高危的、永远在各种的边缘实验的疯狂科学家。弄不好就可以灭世的那种。

“不可能!神树是你想炸就能炸掉的吗!!神树拥有凤凰神力的庇佑,是不能被凡俗的力量给毁坏的!你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毁坏了我们村的神树,就是我们村最大的*屏蔽的关键字*!”村长到这个时候才回过了神,他脸上被愤怒的表情填满,“祭司,这是一个满身罪孽的*屏蔽的关键字*!我请求杀了他把他献祭给神树!!”

村长身后的村民们都神色狰狞的高呼“杀了他”“杀了他”。

凤昭却并没有直接下令,因为他看到对面那个说做了个小实验的人手中还拿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子。而那小瓶子当中的液体看起来流光溢彩,却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默炀此时已经慢慢的走到了皖没的旁边,看着这家伙手里的小瓶子,他顿了一下低声说:“你是不是把那张明光符给加进去了?”不然普通的合成炸|药肯定不能对那妖树有什么效果。

皖没似乎是有些愉悦的弯了弯嘴角:“嗯。可惜符纸只能买一张,一分为二的效果可能不太好。”

默炀呵呵,都把人家神树炸了个大窟窿了,还嫌弃效果不好呢!他轻呼一口气,伸手抓住了皖没的手,然后另一只手从背包里把自己的明光符给掏出来贴自己身上,“扔!走!”

皖没扬手就把手里的小瓶子往另一棵神树那里扔去,凤昭站在原地冷笑一声长袖一甩就把那小瓶子给接到了手里,然而下一秒熟悉的巨响声再次响起,凤昭再次被弄了个灰头土脸,猩红的双眼抬起来的时候他就看到被杨黑犬拉着走的皖没对他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这个从第一面看到就让他觉得厌恶的男人伸出了左手,那修长有力地五根手指之间,每两根都夹着一个漂亮精巧的小瓶子。

他的口型在说两个字:愚蠢。

凤昭的怒气在这一瞬间到达了顶点,他怒极而笑,那双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惨白的手轻轻翻转,一节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笛子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后激烈诡谲的笛音就从这地底响遍了整个凤凰村。

在笛音响起的时候,凤凰村的村民们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原本就已经群情激奋的情绪忽然之间又像是被放大了很多倍似的,他们开始嘶吼着、用一种人类很难企及的速度转身开始追逐默炀和皖没。

而刚刚凭着灵活的身手和身上贴着的护符挤开了村民和那想要阻拦他们前进的树木根须的默炀和皖没,则是在这个时候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玩家没白完、杨黑犬毁坏千年凤凰树,触发隐藏任务:浴火重生。

请玩家在规定时间内躲避凤凰村村民的追杀,并且找到凤凰村至宝“凤凰环”,交给大祭司凤昭。】

默炀听到这个系统提示就想骂娘,村民至少有一百五十多人,这些人现在全部听着奇怪的笛声在后面像是疯狗一样的追着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找凤凰环,找到了竟然还要交给那个对他们的好感值跌到谷底的凤昭,这怎么看都是个找死的任务!

可问题是这个任务提到了“凤凰环”。

结合之前进游戏的时候皖没说的可升级版定道具、以及游戏发布任务的时候说的凤凰村唯一可升级道具,默炀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凤凰环”就是那个可以绑定进入同一个游戏的可升级唯一性道具了,所以,哪怕这个任务处处是坑,他和皖没还得死撑着完成它。

他们进这个游戏的最主要目的就是找“凤凰环”,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下一次就不知道还能不能遇上这种稀有道具了。

所以,默炀一边拉着战五渣的皖没跑,一边问他:“有没有什么烟雾|弹闪光|弹一类的东西弄出来拖延一下时间?只要出了这个地下树根的迷宫他们就不好找咱们了。”

皖博士一路上跑的吭吭哧哧,眼见的生命值哗哗的往下掉也有点无语:“我有那么点时间做出来那个为微型炸|药就很不容易了,你以为我左手一片光,右手一颗弹,两手一合就能合成□□了吗?你得给我时间。”

杨黑犬就翻了个白眼:“所以就是没有咯?”这时候他就觉得刚刚还吊炸天的人瞬间就没有了光环,怎么看都成为了一个拖后腿的弱鸡了。

但是这鸡还不能扔。默炀决定这个游戏结束之后就每天多挖半个小时的矿,其他的增加力量速度的营养食品卡也得每天都吃着,不然游戏里还真没办法拖个弱鸡跑路。

好不容易从地底的那圆形通道里重新进入了水井,而后默炀拉着皖没仿佛两个大水鬼似的从一家人的院子水井里爬出来,看着一地的水迹,默炀顿了一下就拉着皖没往凤凰村那像是弯月一样的河里跳。

他们现在浑身都是湿漉漉的,得先在水里脱了衣服,然后找个地方重新换上干衣服才不会因为水迹而露了行迹。

后面追过来的凤凰村民们好不容易从水井里挤出来,顺着那湿哒哒的脚印到了河边,一个个半点不带犹豫的像是下饺子一样的争先恐后的往河里跳。而这个时候默炀用最后的力气拖着皖没顺流到了花田那里,喘着粗气让他脱衣服。

“幸好我还有一件毛衣和牛仔裤,看来下次进游戏我得多装几套衣服卡才行。鞋子也快点换掉,然后咱们想想那凤凰环会在哪儿?”默炀说着就开始换衣服,低头就看到了自己手腕上戴着的雕刻着凤凰纹样的手环,他嘿了一声:“要是咱俩手上戴的就是凤凰环的话,那这个游戏咱们就可以直接通关了。”

可惜,这两个只是他想着套近乎弄进来的装饰品而已。

不过皖没看着他们手上带着的手环,忽然就说了一句:“或许我们可以自制一双凤凰环。”

默炀:“???”

皖没这个战五渣笑了起来:“从现在已知的剧情来看,凤凰环在被美人偷走之后就下落不明了。不然的话祭司凤昭就不需要用秘法以凤凰树续命,想来当年美人虽然被她的妹妹杀死,但她妹妹也没有找到凤凰环,或许妹妹对凤凰环起了觊觎之心,总之,凤凰环不在凤凰村。”

默炀哈了一声:“那那个破游戏还说让我们找到凤凰环交给凤昭?”

皖没就抬手:“所以说,应该可以制作一双凤凰环的。我注意到,这个村里的青年男女手上几乎都有和我们两个手上戴的类似的装饰手环。”

默炀很快就懂了他的意思:“也就是说,哪怕我们两个手上没有戴从外面买来的手环,也可以从任意两个村民手上得到凤凰环的载体,然后再制作出新的凤凰环?”

皖没勾起唇角,显然很满意黑犬跟上了他的思维。

“那要去哪里制作、不会是圈养地吧?!”

皖没依然在笑,默炀骂了一句:“这垃圾游戏!”

他基本上已经猜到要怎么样制作凤凰环了。而后两个人就偷偷摸摸的向着圈养地而去,此时凤凰村上方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层层的乌云,黑压压的一片聚集在那里,隐隐似有雷光即将降落。

在默炀和皖没一边吃着能够恢复体力的小点心、一边躲着满村乱跑寻找他们的村民向圈养地走的路上,他们竟然意外的碰到了周阿皮,这人当时已经被两个凤凰村的村民给狠狠的按住,差一点就要被他们咬着大动脉给生吞了,好在默炀随手抄起一块板砖就把这两个凤凰村村民给拍晕了过去。劫后余生的周阿皮看到完好无损的默炀和皖没,简直眼泪都要下来了。

“大佬啊!你们果然还活着!我就说你们两个就算失踪了也肯定会自己找回来的,但是孙不乖和张逍遥他们却觉得你们两个凶多吉少了。我们正争论着要不要连夜去找你们呢,忽然脚下踩着的地面就大大的震动了一下,我们以为是地震就赶紧往外跑,跑到外面之后又没事儿了,结果刚要回屋地又震动了起来。我就觉得肯定地下发生了什么事,就想要去找村长问一问。可其他人不愿意,我一咬牙就自己出来了。然后就发现全村都没人!”周阿皮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我就偷偷的躲到河边的树上,就看到一家屋子里突然冲出来两个人跳河了,然后那房子就像是能生人似的,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的人从那个房子跑出来了,然后!那些家伙们就疯狂的开始在村里乱跑抓人了!”

“我之前听到孙不乖的尖叫声了……”后面的话周阿皮没说,但是默炀和皖没却都清楚,那个女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行了,地下的事情一会儿再跟你说。先跟我们去圈养地完成个任务。”

周阿皮虽然没接到任务,但是跟着两个大佬他就觉得安心,二话不说的就当了前锋。十几分钟之后三个人就到了圈养地。

此时村民们大部分都在村中疯狂的咆哮的寻找着默炀和皖没,圈养地看起来还算平静。

然而这里虽然没有人,但那围着圈养地种了一圈的树木却沙沙作响,好像伴随着那花香和笛音,它们有了生命似的。

“唔,我觉得有点头晕?我得赶紧喝一口醒神汤!”周阿皮迷糊的说了一句之后,就迅速打开自己的水杯灌了一口。喝完之后才献宝似的递给默炀和皖没:“黑白大佬,这是我进入游戏的时候翻道具看到的东西,我觉得既然有这个道具出现那么在村里肯定能用得上,所以我就咬牙花了1000梦想币买下来了。果然,现在就有作用了!你们要不要喝一口?”

默炀看着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限量版配套粉红猪头保温杯,打开杯盖喝了一口。“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能回来?”

当然是提前喝了醒神汤,才能够找到地下的凤凰树老巢啊。

周阿皮看了看白大佬也拿出的黑色猪头保温杯,缓缓地喝了一口。

“……”好吧,大佬就是大佬。连杯子都是限量版的。

喝了醒神汤之后,默炀三人就因而快速的向着圈养地的石墙走去,在他们走路的时候那些树木忽然间就动了起来,无数条树枝向着他们挥舞过来,每打到他们身上一下,他们的生命值就会下降5点。

“卧槽,这不行啊!这样走不到圈养地里面咱们就要挂了!”

周阿皮大喊一声,于此同行,天空中积累的乌云终于到达了极限,先是一道耀目的紫色闪电划开了这片乌云,而后轰隆一声震天的巨响过后,大雨就从天而降。

默炀看着那刚好被劈到的他们周围的树枝默了一下,他在这些树枝上看到了好几个小小的尖尖的金属针。

“……好主意。”默炀对着皖没称赞。

皖没笑笑:“做个引雷的小实验而已。”

然后三人就踏着那些焦黑的树枝和细密如网的闪电进入了圈养地里。此时圈养地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那五个腥红的池子上还漂着许多艳丽的凤凰花。

默炀毫不犹豫的脱下手上的手环扔到了第一个最大的池子里。

然后皖没也跟着做了。

周阿皮看着这两个黑白大佬的动作莫名觉得这是在干什么大事。可惜他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真没有什么能往里头扔的镯子或者手环啊!他想了想,看到了自己挂着的玉佩护身符,一咬牙,迅速给它拽下来也扔到池子里去了。

默炀转头看他:“你干嘛?”

周阿皮啊了一声:“我就觉得跟着大佬准没错……”

杨黑犬大佬:“……”好吧,也不知道单独的玉佩扔进去以后会弄出来个什么东西?

在他们说话期间,那被扔了手环和玉佩的第一个大池子中的凤凰花汁液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很快这一池的池水就干了,两个手环和一个玉佩自动的流入了下一个池子。这样,十几分钟过后,圈养地里的五个池子就全部干涸。池子当中就只剩下两个颜色通红的手环和一颗中心有一个红点的玉佩了。

下一秒,无数的紫色闪电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容于世的东西似的,带着雷霆之势一道接一道的劈在了那两个手环之上。

周阿皮:“???”

不是,为什么不劈我的玉佩?歧视我玉佩体积小吗?!这样我跟不上大佬的步伐了啊!!!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