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梦想世界 》打僵尸

第42章 第 42 章

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如果说昨天徐帅和李大爷的失踪还不能让他们产生多大的危机感, 今天刘美人就睡在孙不乖的旁边都能无缘无故的失踪, 那就让人觉得惊悚了。

张逍遥和慕容枫都在反复的询问孙不乖,孙不乖一脸崩溃:“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看旁边, 她的位置就已经空了。我还睡在床外面呢,她有什么动静我肯定能察觉的啊!李大爷失踪到今天还没找到,美人、美人会不会也……”

眼看着孙不乖越想越惊恐, 仿佛分分钟都能把自己给吓死似的, 陈圆圆在旁边说了一句:“最多也就是重伤重新再来,现在有时间哭,还不如赶紧去找人!”

大家想到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凤凰村的禁地。

可在昨天晚上已经被警告过的情况下,如果再次擅闯禁地的话, 怕是他们在凤凰村就没办法住下去了。孙不乖是刘美人最好的朋友,可到了这个时候她却闭上了嘴, 完全没有为了自己的好友再去一趟禁地的想法。她只是一味的哭,边哭边让张逍遥他们帮忙找人。

慕容枫看她这样子嗤笑了一声, “之前不是还说什么事都不再掺合了吗?可见谁也不是傻子, 你想要混过去, 那也得让人同意才行。行了, 先去村里找找吧,不然的话还能怎么样呢?”

众人聚在一起,谁都没说要去圈养地看看。

默炀当然也没有开口, 只不过在凤昭和凤艳他们出来的时候, 直接就开口问了一句:“我们的同伴在你们家里大半夜的失踪了, 这已经是在你们家里失踪的第二个人了。你们不该给个交代吗?”

凤昭这个对于大多数人都不假辞色的凤凰村祭司对于杨黑犬帅哥仿佛是有着巨大的好感,他直接看着默炀:“黑犬你想要我们给你们什么样的交代呢?”

默炀直接道:“刘美人在不在圈养地里?”

凤昭看着他,笑:“应该不在吧。毕竟,刘美人并没有犯什么罪,又是客人。我们不会把她无缘无故的送去圈养地的。”

其他人都没想到默炀竟然会这样直接问出来问题,不过既然问出来了那他们就好开口了。

“不在圈养地会在哪里?来了你们这里不到三天,我们就少了三个人,你们怎么说也得负责帮我们把人找到吧?而且,你说不在就不在了?我们要亲眼去看看才行!”

凤昭看了说话的张逍遥一眼,旁边的凤艳娇笑一声:“行啊,你想看我们就带你去看咯。不过,看完之后可不要把问题甩在我们头上了。你们没来的时候我们村里平静祥和的很,反倒是你们来了这里怪事就一件接一件的发生,你们问我们,我们还想问问你们,是不是招惹上了什么的东西然后带到我们村里了呢。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们可得早点说出来,免得拖累了我们村里的人。”

凤艳说完就喊了凤明,让他和隔壁的凤晖带着默炀他们去圈养地看一圈。

反正那个地方现在已经被这些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迟早都是要死的人,何必跟他们计较那么多?

凤艳眼神里的不屑一顾和隐晦期待的神色让默炀看了个清楚,他直接皱起了眉。再看领着他们往禁地走的凤明和凤昭,这两个人对他们的态度仿佛也是那种随你们折腾,只要不给我们惹事就好的样子。

默炀就肯定,刘美人和李大爷应该是都*屏蔽的关键字*。

只是现在他们没有找到这两个人的尸体在哪里,或许他们在游戏结束的时候,都无法找到那两个人的尸体也说不定。

“我有一个问题。”默炀走到凤明的旁边,“可以问问你们吗?”

凤明原本是不怎么想要搭理这几个最后肯定会死的家伙的,但是他看到默炀的那张脸之后就顿了一下:“你问,我可以回答有些问题不行。”

默炀还以为自己会被直接拒绝,听到这话也不耽误:“你们的禁地是用来做什么的?我看那五个相连的池子里有很多的凤凰花,还有红色的液体。”

凤明看了他一眼,见默炀那双漂亮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莫名就有点儿把不住:“……也没什么。就是用凤凰花制作成的花汁。我们村的特产。”

“我闻着那香味挺好闻的,你们这花汁卖吗?”

凤明还没说话,那边凤晖就直接拒绝了:“这是我们村里的人才能用的东西。你想用,除非成为我们的村里人才行。好了,地方已经到了,你们可以自己进去看,不要在里面多耽搁快点出来。”

这次不用其他人开口,孙不乖就第一个冲进了圈养地里找人,结果她来来回回的把那些机械的制作着花汁的人给看了个遍,强忍住他们那丑陋恶心的长相也没有找到刘美人。

而当她从那里面出来的时候,皖没、默炀以及周阿皮他们都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孙不乖自己没有察觉不妥,只能流着眼泪对大家哭:“我看过了里面没有美人。你们要再去看看吗?”

“呵呵,不乖你是最了解美人的人,如果你都确定里面没有美人了,那她肯定就不在里面了。我们就不进去了。”周阿皮迅速开口:“我们还是在村里的其他地方找找吧,还有,两位兄弟,我们能够出村子看一看找一找吗?说不定他们出村去爬山了呢?”

凤晖笑了笑:“你们可以出去找人,不过最好在晚上八点之前回到村里。因为过了八点之后村里就不允许外人进入了。好了,你们随意,我们要去做事了。”

凤晖和凤明很快就离开。

剩下默炀、皖没、周阿皮、张逍遥、慕容枫和陈圆圆、孙不乖七个人站在这里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

孙不乖想了想,最终还是开口说:“我们要不要去村外找找?说不定他们发现了什么所以跑到村外去了?”孙不乖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默炀和周阿皮的,她觉得张逍遥和慕容枫两个人对他的态度不太友好,而默炀那张脸就是在这个村里行走的最大的通行证了。”

默炀倒是没有直接拒绝,他也想到村外去看看情况。默炀决定要出去了,那皖没和周阿皮也就跟着去,到了最后七个人干脆一起出了村子的大门,在经过村口的那两棵茂盛的凤凰树的时候,皖没仔细在树旁边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才若有所思的走了。

村外就是一条山路和没怎么被开发的大山。大家出来探查本也没抱什么希望,可在沿着山路走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却看到了两个他们以为再也看不到的人……的尸体。

孙不乖和陈圆圆瞬间就白了脸色,其他人的表情也没比她们好到哪里去。

默炀看着凤小小和她的那个名叫阿郎情郎仿佛是被什么大型的野兽啃咬过的残破的尸体,哪怕是心中早有这种预想,现在也觉得很不舒服。

结果,旁边的皖博士就掏出了一双医用手套,开始仔仔细细的检查这两个人的尸体了。

默炀:“……”

其他玩家:“……”

果然从头到尾就这个人的画风不对。

大约十分钟之后皖博士就检查出了结果,他把用过的医用手套嫌弃的扔了出去。语气笃定:“他们是先被禁锢、抽干了体内的血液死亡,然后才被扔到了山上的。”

并不是像他们表面看上去那样,是被什么大型猛兽给咬死的。

那不过是一个粗劣的遮掩而已。

默炀听完竟然也蹲下去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凤小小和阿郎的尸体,他看到了他们身上像是被粗糙的绳子给捆绑禁锢的痕迹。

“妈的,早就知道凤凰村那群人有鬼,但是连自己村里的人也杀,他们是不是太丧心病狂了一点?”慕容枫忍不住骂了一句:“凤小小的脸还被他们给划花了,真是……那到底是个什么村子?”

“反正不是什么善良美好的村子。我突然觉得‘蛇蝎美人’这四个字非常符合他们村的情况。但现在怎么办?凤小小也*屏蔽的关键字*了,*屏蔽的关键字*者到底是谁?我怎么觉得他们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是*屏蔽的关键字*者呢?”张逍遥搓了搓胳膊。“这让我以后还怎么面对美人?”

默炀在这个时候摇摇头:“村子里的人不是*屏蔽的关键字*者,他们只是*屏蔽的关键字*者的帮凶而已。行了,天色不早了,回去吧。今天晚上大家最好两两睡到一起,实在担心就做上记号绑上绳子。希望明天早上起来别再少人了。”

默炀的话让场内的众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不过大家又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只能一个个阴沉着脸的走回凤凰村。在村口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凤昭和跟在他身后的四个美人,凤昭的眼睛只看着默炀,而后他抚摸着树干轻声道:“阿犬,我们是真的很喜欢你,你真不想要成为我们的村里人吗?”

默炀被他叫的头皮发麻:“不了,虽然你们这里山清水秀人美,但是我还是更喜欢自己的家。天色不早了,回去吃饭睡觉吧。”

凤昭看着默炀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可惜了。他原本可以不用成为祭品的。”

跟在他身后的那四个美人之一开口:“您怜惜他的容貌我们都懂,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福气的。他注定要成为我们的血液和美貌的一部分,您就不要伤感了。”

凤昭点点头:“是啊,注定的事情,谁又能改得了?”

凤冰抿了抿唇,低下头,那双冷冽的眼睛里闪过愤怒和嘲讽之色。

当天晚上的饭菜很丰盛鸡鸭鱼肉各种特色菜都有,可惜大家心里都装着事情,吃的也不多。

在将要睡觉的时候,默炀和皖没、周阿皮还有陈圆圆睡到了一个屋子里,默炀原本以为陈圆圆会去和孙不乖一起睡,结果陈圆圆直接说她不相信孙不乖宁愿打地铺也不愿意去隔壁睡觉,最后就睡到了默炀屋子的沙发上。周阿皮这胖子占据了另外一个长沙发,抬头羡慕的看着面不改色的掀开被子躺床上的皖没大佬。

啧啧,就这还说没什么不要多想呢。这已经同床共枕了,盖的还是凤凰锦缎被,四舍五入简直就已经算是成亲了吧?

四个人这边睡下,那边凤娇对凤梦梦冷笑:“你别在这里痴心妄想了。那个杨黑犬绝对是最佳的祭品,凤昭已经给过他入村的机会了,是他自己不愿意。那就只能去*屏蔽的关键字*。他们以为睡到一起就能够躲过去了吗?真好笑,在这个村庄里,谁能够逃的了?哪怕是那两位,现在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屏蔽的关键字*而已。”

凤梦梦咬着自己的嘴唇,眼中都是不舍。她是真的很喜欢杨黑犬,总觉得他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值得托付终身的人选。

“行了,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他同意留下来你以为他会是你的人吗?他就算不被大祭司收了,也只会是凤冰她们那四个女使的人。你现在还没到能够一年不喝凤凰花汁还能保存你的脸的地步呢,想想吧,如果他看到你以前的那张脸,他会喜欢你?不被你吓死就是好的了。”

凤梦梦有些惊恐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它还是那么的滑嫩紧致才松了口气。

“……算了,就算我得不到他,我最终也能拥有他的美貌,也该知足了。就这样吧。”

然后,凤娇和凤梦梦就熄了灯入睡了。

子夜。

浓郁的凤凰花的馨香渐渐的弥漫了整个凤凰村。当然也包括默炀他们的屋子。

屋子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柔软的枝条从地下延伸过来,像是蛇一样的攀上了床轻柔的缠住了默炀的身体,然后把他就这样的拖下了床,向外而去。

当默炀被拖下床的时候,在他身边好像睡着了的皖没睁开了双眼,他平静的掀开被子,有些厌恶的扇了扇萦绕在鼻尖的劣质味道,然后背上了自己的黑色猪头背包,顺带拿起了默炀的粉红嘲讽猪头背包,跟着那枝条而去。

走进了院子,皖没发现这些枝条竟然都是从凤梦梦家中院子里的那口井里伸出来的,那些枝条密密麻麻的塞满了井口,看起来让人作呕。

默炀被枝条拖着进入了井里。皖没站在井边看了一眼,等这些枝条全都收缩进去之后,他才嫌弃的撇了撇嘴,直接跟着跳了进去。

起先是冰凉的井水,不过在下沉了大约十几秒之后,井里的通道就由直变弯,皖没顺着弯道游了过去,大约二十秒之后,他就到达了地底的另一翻天地了——

这是一片巨大的、像是一座地底迷宫的地方。这里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就是那褐色的、发达的树木根系的枝条了。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