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北向南我向北 》丹又菻

192

她说到:“也不是。怎么?我这是第一次喝酒,还不允许我有点儿不适应啊!”

“怎么不允许。允许。”

他们两个这时的气氛还不错。不过也就是这时,蓝令溪过来了。她绾起向北的胳膊来说到:“老公,你还邀请了咱的高中老同学啊!”

她的出现就像是在硬生生的警告明尚‘不要出现挑拨他们两个的夫妻关系’。

霎时间,明尚的脸就黑了下来。她揉了揉太阳穴道:“真是不行,第一次喝酒我不应该喝那么厉害的,好像都醉了。有点不舒服,先走了。”然后她就扬了扬手,走了。

她一走,蓝令溪也就不做戏了。她把挽着向北胳膊的手放下,说:“好了。人都走了。走吧!”蓝令溪想叫他陪着喝酒去。因为她怀孕了不能喝酒就以果汁代的酒。虽然那些亲朋好友的不介意,但是身为主人,却不来陪酒,这有点儿不太好看。

“老公啊!刚刚明尚来跟你说了什么呀?”蓝令溪好似突然想起来似的,赶紧跑了几步追上向北问到。

向北闻言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蓝令溪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你能不这么叫我吗?”

“我怎么叫你了?”蓝令溪一脸的坏笑。随后她又说到:“你不要打岔。说!刚刚明尚为什么来了?咱婚礼你邀请她了?”

“我有那么蠢吗?”

“OK,我知道了。不过她怎么今天来了?”

“你傻啊!韩文川也在BJ。”

“哎呦!我肚子疼!”蓝令溪弯腰抚肚。

她这么一句,让向北紧张起来了。毕竟他妈可期待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了。当初他不就是被他妈的这个理由逼得放弃了和明尚的感情吗?“你没事吧?”

“只要你好好的跟我说话我就挺好的。”

这个时候,向北也知道蓝令溪是装的了。虽然蓝令溪撇眉的时候也有一种弱柳扶风的感觉,但是无奈她弱柳扶风的对象是向北……

向北这个家伙,自打他知道了她是在说谎,他就大步流星不回头的走了……他怎么能把她自己扔在这儿?

蓝令溪撅噘嘴。她的眼睛又转了转。她也知道,今天她的出现让明尚走人了。这么说来,她毁坏了向北见人的一次机会,他这样就不错了。最起码他还没有一开始就不理人了嘞。

她直了直腰,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不能不高兴。再说了,她都把向北和明尚给整得没有可能会在一起了,她已经满意了。

向北的话还有可能找明尚。让她回头。但是依着明尚的性子来说,她做破坏人家家庭的事的可能性不大。

她在向北到那桌的下一秒就到了向北的身边。她笑道:“谢谢各位的祝福!我会和向北幸福的!”

向北也笑。婚礼上实在不适合摆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就算是各位来宾不介意,他妈看见了他这个样儿也得杀了他。(虽然这句话说的有那么一点点夸张,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儿。他妈虽然不会杀了他,但是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但是他没有点头。既然蓝令溪的目的是和他结婚。现在如她的愿了。但是结婚是结婚了。结婚后他给蓝令溪的生活质量他可就不敢保证了。哦,不对。应该是蓝令溪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之后的生活他就不能保证了。(虽然这样他还听起来会比较渣男,但是谁让他对蓝令溪就是没有感觉呢?)

新一年的夏天,蓝令溪的孩子出生了。

向北抱着那个孩子,还是挺高兴的。要不是现在孩子太小,不适合举高高转圈圈,他就抱着他举高高转圈圈了。

面对着蓝令溪。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于是他就说了一句:“幸亏你了。回病房休息吧!”

“有什么好辛苦的,他还是我孩子呢!既然孩子都已经出生了,那么你想好名字了吗?孩子上户口什么的都要用。”

“想好了。男孩子就叫向东,女孩儿就叫向西。”

“行吧。”蓝令溪没有说出来的是这名儿挺有明尚的风格的。而这也确实是明尚给她以后的孩子准备的。向北没有说这个来给蓝令溪添堵。

不过,蓝令溪随即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他说:“你叫向北,孩子叫向东不就差了辈分了吗?”

“差什么分啊!现在还有几个人起名儿看辈分啊!不重名儿就行啊!”

蓝令溪无奈。“好吧。就这样吧。不过,你不跟咱爸妈商量商量?”

“不了吧。我的小孩儿哪要他们呀!他们两个在我的小时候取名还不够呀?也该让我过过给小孩儿取名字的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