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三个大佬的初恋 》十六月西瓜

9. 第 9 章

郑嘉芙:……

裴宴平时到底都给他这个“外甥”说了些什么,以至于这么小的孩子都懂这么多了?

郑嘉芙本来想说什么都差点忘了。

过了两秒,她才想起来自己要说的话,“你能打电话给你舅舅,让他来接你回去吗?”

郑嘉芙估计小言就是经常听他舅舅提起她,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才会自己偷偷摸摸地跑过来看她。

看这可怜孩子之前灰头土脸的样子,也是被他舅舅坑惨了。

裴宴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一边一屁股坐到地上,死死抱住郑嘉芙的小腿,胖嘟嘟的脸上满是抗拒。

他自嘲一笑,觉得自己随时可以进军演艺圈了,他一个二十四岁的成年男人,意外变成幼时的自己,假扮起孩子竟然也毫无违和感。

郑嘉芙成功被这张小脸萌到,她挠挠裴宴肉肉的下巴,“小言,你不想回家吗?”

裴宴低头在手机上打字。

【不想。】他已经没有家了。

“那就先在这里住下来。不过,你不用给你家人报平安吗?”

【不用,他们知道。】他们巴不得他死,怎么可能会在意。

郑嘉芙没有读心术,自然不知道裴宴的真实想法,她只觉得这家人也是够心大的了,竟然让一个小男生自己离家这么远。

既然这样,她暂时照顾他一阵,似乎也没问题?

郑嘉芙马上让李妈把客房收拾出来,换上全新的被单被套,还让助理买点小男生喜欢的手办来,比如钢铁侠之类的。

半小时之后,客房就已经焕然一新,可以入住了。

郑嘉芙把裴宴安排妥当之后,随意地扫了一眼手机。

一看,她才发现都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这个点,小孩子早就该睡了。

郑嘉芙对他说了一句“晚安”,刚想离开,手臂突然被裴宴拉住了。

她回过身,放低了语调,“怎么啦?”

裴宴指指自己的额头,水润的双眼眼巴巴地盯着她。

这是索要晚安吻的意思吗?

郑嘉芙从善如流地俯身,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轻如蜻蜓点水般的吻。

“小言,晚安,好梦。”

裴宴用唇语和她说了一声晚安,然后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

这三天下来,他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他的身体感到了十足的疲惫,但是精神上,他又异常的满足。

即便他刚遭受过亲人的背叛,但他依旧愿意去信任一个人。

如果和她重逢是世间最美好的梦境,他愿意就此长眠不醒。

-

郑嘉芙回房泡了一个玫瑰浴,还在泡澡水里滴了几滴精油。

泡到一半她才想起来自己本来是打算去给顾星延送黄豆猪蹄汤的,保温盒还在她车上放着。

傍晚的时候她临时遇到了裴宴,一番折腾下来,她成功将这事忘到了脑后。

她本来想给顾星延打个电话,告诉他今天她不过去了,让他不用再等了。

但是她想到自己并没有顾星延的联络方式。

郑嘉芙觉得,虽然她昨天说了一句“明天再来”,顾星延也不一定当真吧。

就算顾星延惦记着她送的这一份汤汤水水,但他也不一定会在等她。

事实上,郑嘉芙觉得顾星延大概率没有将她“明天再去”这句话放在心上,因为她昨天说这话的时候,顾星延态度很冷漠。

这么一想,郑嘉芙心里的愧疚感少了两分。

她仰起白皙的天鹅颈,放松身体,一点点将玫瑰花瓣往自己身上抛。泡了一会儿,她把自己的胳膊往鼻子前凑着闻了闻,好香。

看来这精油可以再用几次。

-

凌晨。市医院。

住院部的某间病房的灯有亮彻夜的趋势。

顾星延面无表情地站在窗边,低头看着外面的街景。魔都的夜景自然是美不胜收的。

只不过,暖色的街灯照不进他漆黑一片的眼底。

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像是成了一个雕塑。

秒针滴答滴答地响着。

时针慢慢划向了1这个数字。

不断有风从窗外灌进来,床头上打开着的书页被刮得哗哗响。

查房的护士偶然间从病房外经过,看到顾星延一直站在窗边,好心地开门进来说,“很晚了,你还不睡吗?”

顾星延骤然听到一道声音,眼底微亮,但很快,他就意识到,那不是她的嗓音。

她声音很软,尾音微微上翘,带着几分她不自知的甜。

顾星延面无表情地回过头,轻嗯了一声。他吹了一晚的夜风,嗓子有些哑了,可能有些感冒了。

护士一直对这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小哥哥印象不错。她走过来帮他把窗户关上,关心地说,“夜风凉,小心感冒。”

顾星延垂下眼,“嗯。”

护士想到什么,对他笑了下,“恭喜你啊,身体没大碍,随时可以出院。以后过马路一定要小心呀。”

换成一般人,听到出院这样的字眼,面上定然会浮现起轻松愉快的笑意。

但是顾星延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皱了皱眉。

他冷淡地说,“我知道了。”

护士还要去其他病房查房,对他微微一笑,“那我走了。”

护士离开之后,病房里再次陷入了无人般的寂静。

顾星延面无表情地回到床位上,将电脑搬到自己腿上。

他看着满屏幕密密麻麻的代码,毫无睡意。

他再一次往窗外看去。窗外,夜色正浓,这个点……她在做什么?

-

郑嘉芙第二天洗漱完毕,刚想去找裴宴,小男生已经打扮的神清气爽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就是他眼睛下面的乌青特别明显。

郑嘉芙微微诧异。

不是都说小孩子睡眠好,不会失眠的吗?

那怎么他脸上的黑眼圈那么明显?

不过郑嘉芙马上就想到有些小孩子认床,估计是裴宴刚到这个家,还不习惯,所以才没睡好。

她弯下腰,亲昵地对他说,“小言,早呀。”

裴宴脸上露出腼腆的,那种独属于孩童的笑容来。这个笑容,他刚刚对着镜子整整练了三个小时。

没错,他今早凌晨四点就起床了,四点到七点这段时间,他一直对着镜子苦练表情。

他学着变成她喜欢的模样。为了让她更喜欢,他让自己变现的更像一个五六岁的,乖巧懂事的小男生。

要不是因为一开始他在网上发布了一段唱歌视频,被唱片公司的经纪人看中,然后签约了唱片公司,他觉得自己其实去演戏也没有任何问题。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再被她抛下了。

郑嘉芙牵着裴宴的手下了楼。

她让李妈拿早点出来的时候,问了她一句,“李妈,今天煮黄豆猪蹄汤了吗?”

李妈咦了一声,“没有,大小姐,你要是想喝,现在煮也来得及的。”

这种黄豆猪蹄汤做法简单,需要的时间也不长。和那种需要煲上一整晚的养生汤不一样。

郑嘉芙马上说,“那您给我煮一点吧。”

李妈应了下来,这时候她多嘴问了一句,“大小姐,前两天煮的汤,我好像没见你喝?”李妈平时很关注郑嘉芙,她喝了喝汤,自然也是心里有点数的。

郑嘉芙觉得这点事和李妈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就直截了当地说,“这些汤不是我喝的,是给另个人喝的。他伤了胳膊,我就想着给他喝点汤补补。”

李妈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问,“那人是男生吗?”

郑嘉芙虽然不知道李妈为什么这么问,还是回答说,“是的。”

李妈哎了一声,脸上流露出一抹喜色。之前傅妄宣布和郑嘉芙解除婚约,虽然她一个保姆没法说什么,但她其实也一直急在心里。现在郑嘉芙身边出现了男生,她能不高兴吗?

她忙拍胸脯保证,“大小姐,李妈我知道了。李妈今天就给你好好露一手,保证煮的黄豆猪蹄汤,喝了就让人忘不了。”

郑嘉芙打趣,“难道以前您都随便煮的?”

李妈笑得欢快,“那也不是,不过啊,今天李妈煮的,肯定是有史以来最好喝的。”

郑嘉芙和李妈打趣的时候,一旁的裴宴垂下了眼。

一想到那个不知道在哪里,却要郑嘉芙亲自吩咐李妈给他煮黄豆猪蹄汤的野|男人,裴宴眸色微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