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七零之真爱来袭 》傲望月

第一百三十八章 订婚宴

下午三点,众人才将这一桌子订婚宴搞定。

金宝总觉得今天这顿饭意义非凡,所以全部的菜都是她跟李爱国做的。汪婶儿,张诗云,赵红梅负责打下手。

漂漂亮亮的一大桌子菜,围绕在桌前的金宝,李爱国,汪叔,汪婶,唐国强,赵红梅,赵立国,李爱玲,张诗云,小笙。

除了李爱玲,众人脸上皆是喜色。

之所以没有请唐淑云一家,唐淑芬一家,和唐龙唐虎等小辈,是因为李爱国认为今天就唐国强夫妻二人代表金宝的父母足矣。

唐淑芬一家就不必说了。

那些个小辈儿的回头再正式的结婚喜宴上再请过来,今天就只是双方家长见面。

至于汪叔两口子,是她们一路走来的见证者。今天这顿饭,汪叔,汪婶必须在场才行。

一共十九道菜,九寓意长长久久。

刚刚落座,还不等金宝和李爱国感慨,汪婶就已经感动的落泪。

她看着金宝一路的成长,一点点的把日子过起来,跟李爱国一点点走到今天。在她心里,金宝这个苦命的丫头终于得到了老天的眷顾。

紧跟着就是赵红梅,张诗云开始抹眼泪。

见气氛不对,唐国强咳嗽了两声,举起酒杯对李爱国道:“爱国,金宝的爹娘没得早,今后金宝要是有什么不对的,你来跟大爷说。可别欺负了她。”

金宝眼睛一热,这话听着有点烫心。

李爱国握着酒杯,一脸严肃,字正腔圆道:“大爷,您放心!我李爱国有生之年都不会负了金宝,此生只为她爱。望您懂我。”

“好!”

“好!”

汪叔也忍不住跟着叫好。

张诗云用肩膀轻轻碰撞金宝,小声道:“呦,我们家金宝脸红了呢。”

金宝害羞的推了她一把,端起酒杯对着她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一挑眉。

张诗云会意,一手端起杯子,一手握紧金宝的手,义正言辞道:“金宝,你一定要幸福!”

言罢,仰头而尽。

李爱玲纵使再不喜欢金宝,此刻也被这氛围渲染的有些感动。毕竟,这是她亲弟弟的订婚宴。

看到李爱国那么开心,赵立国又不停地念叨李爱国的苦处,不易。李爱玲到底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只是还顾及着面子,不肯主动与金宝交好。敬酒,聊天的事也都由赵立国全权代劳。也就没人挑她的毛病,且不说她脸色如何,大家伙都是冲着金宝和李爱国来的,高兴都还来不及,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李爱玲的脸色好不好看,只要赵立国是好样的就行了。

张诗云附在小笙耳边说了几句话,就见小笙端着一杯果汁站起身来,像模像样的冲着李爱国和金宝道:“小笙祝愿姐姐,姐夫幸福长长久久!多生几个宝宝陪我玩。”

前面的话是张诗云教的,后面的话是小笙自己有感而发。

孩子的愿望,丝毫不掺假。

这倒是让李爱国十分开心。

他也举起酒杯,一本正经道:“好!姐夫一定会记得小笙的话,将来跟你金宝姐姐多生几个小宝宝陪你!”

金宝被众人的期盼的目光注视着,臊红了脸。

白了一眼李爱国,心想,生孩子那么遭罪的活儿,你倒是上嘴唇碰下嘴唇说生就生了。哼,想的美。

赵立国见李爱玲终于有了动容之色,立刻紧随其后,举起酒杯对李爱国和金宝道:“爱国,金宝,我跟你姐也祝你们幸福绵长,将来多子多福。”

说完轻撞了一下李爱玲,李爱玲略带不情愿的举起酒杯跟着赵立国一同敬金宝和李爱国。

饮下杯中酒,就立刻放下杯子,入定。

她反复咀嚼赵立国那最后一句话。幻想着将来金宝大肚子的模样,不禁皱眉。

心想,这个女人将来坏了爱国的种,生下她们老李的苗,那她两的关系……。

想到此处,李爱玲又开始拧巴起来了。

李爱国扫了她一看,发现她的脸色不大好,心里也大概明白李爱玲在别扭些什么。

于是对赵立国道:“姐夫,我看我姐是喝多了,你先把送她回去休息吧。”

赵立国会意,连连掉头,临走时还不忘对众人道一句,他家爱玲不胜酒力。等他一会儿回来在跟大家伙拼酒。

李爱玲自然是早就想下桌了,所以相当配合的跟众人简单道别,转身跟着赵立国走了。

赵立国说的没错,接下来真就是几个男人拼酒的时刻。

唐国强,李爱国,汪叔三人推杯换盏,你一言我一语天南海北的聊着。

女人们吃好了也都下桌了,开始聊着女人之间的话题。

赵红梅和汪婶儿忍不住问了问李爱玲不高兴的原因。

金宝倒不太想说太多,不过早就看不过去的张诗云此刻可管不了那么多,将李爱玲的表现前前后后的跟二人说了个清清楚楚。

汪婶儿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但终究不好说太多,毕竟李爱玲是金宝的大姑姐。她怕自己说多了,将来会影响人家的内部团结,越闹越僵。

赵红梅可就不同了,她身为金宝的大娘,对这些个事儿自然是得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金宝啊,今后你打算怎么跟爱国他姐相处啊?”

金宝扶额,对这件事,她还真是有些头痛。

要说李爱国说的那话没毛病,以后得日子确实是他们两个的,跟让人无关。

但,两个人一旦结了婚,那么某种意义上讲,他的家人也是她的家人。李爱国不可能永远不回家了,也不可能不尽孝。

金宝觉着,就算现在她可以对那些人置之不理,到那时候,她还可以置身事外吗?

这事儿,总这样僵下去,到最后最难做的肯定是她,而最痛苦的肯定是李爱国。

金宝不想落到那般境地,所以她还是决定。这事儿,不能任由它就这么发展下去。

想到此处,金宝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气定神闲的对着赵红梅和汪婶开口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他姐再怎么不高兴最后也还是得大家长说了算。我何必跟眼前的她一样去较真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