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辽东之虎 》千年龙王l

第一百八十章

林可旺的威胁非常有效,同为汉人他非常了解传宗接代对于汉人的重要性。当你把主意打到儿子身上的时候,老子别无选择。

又一批敢死队组成了,不过这一次没有鼓点儿。多尔衮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在一块石头上被绊倒两次。

不过好几千人的集体行动想要保持寂静无声,这绝无可能。

当袁崇焕听到嘈杂的人声时,立刻命令焰火升空。绚丽的烟花再一次炸响,下面又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排枪又响了起来,简直是上一次的复制。这些汉人奴隶,就是风箱里面的老鼠。向前会被明军的*屏蔽的关键字*打死,向后则是被女真*屏蔽的关键字*射死,又或者被骑兵追砍。

反正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地上又多了两千多具尸体。

已经*屏蔽的关键字*四千多人,可多尔衮仍旧不在乎。汉人奴隶而已,大汗说了,死多少都没关系。他只要锦州城!

就这样死一层又上一层,上一层就又死一层。多尔衮好像跟袁崇焕杠上了,就在北城下跟他死磕。汉人奴隶一批批被送上去,死光了之后再组织一批。

“把所有的烟花都拿到北城来!”烟花在急剧的消耗着。本想省着用,可只要城头的烟花不发射。火铳手们就看不清楚目标!

“袁大人,这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派骑兵出去,身上带了火油把那些东西给烧了。我看了很久,那些东西顶盖是铁皮的,可下面都是木头的。”

死的人太多了,多到多年行伍的祖大寿都有些受不了。为了让汉人奴隶少死一些人,也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祖大寿想到了出城把那些东西给烧了。

“不行啊!烟花只能照亮距离城墙百十步远的地方,更远的地方就看不见了。我敢跟你打赌,黑暗中一定会有红毛人的火铳手等着。你的骑兵只要出了城,就会像靶子一样被人家射。最后可能一个人都回不来!”

袁崇焕指着远处黑漆漆的地方,这半年多在长兴岛练兵。敖沧海没少给他讲以前打仗的事情,对于*屏蔽的关键字*战术袁崇焕还是了解一些。

看了看远处黑漆如墨的黑暗,祖大寿也不说话。同情下面的人归同情,可他还不想拿自己兄弟的命去同情。

袁崇焕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今天一下午的伤亡,几乎都是红毛兵造成的。火炮,鸟铳这些东西,原本就是他们的长项。

无奈的祖大寿,只能听着噼里啪啦的枪声,然后看着一片又一片汉人,倒在锦州城前冰冷的土地上。

北风刮得越发冷了,祖大寿感觉到脸上一凉。抬起头却看到天上开始飘雪花,雪不是很大。但雪花飘飘洒洒的不听落下,被风一吹打着璇子往人的脖领子里面灌。

这还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可惜这是冬天只是下雪。如果是夏天,瓢泼大雨砸下来的时候,双方就不得不休战。

“这雪早两天下多好!”袁崇焕摇了摇头。冰雪是骑兵最大的敌人,就算是再好的马,在雪地里面也跑不起来。

虽然没有能力和女真*屏蔽的关键字*打野战,但如果城墙破了,战马跑得慢一些也会多一些准备时间,尽管那时间非常短。

战场上瞬息万变,多一点时间总是好的。

“接着洒水吧,希望城墙下面的冰冻得厚一些。”袁崇焕这是最没办法的办法,他知道再厚的冰其实也顶不了多长时间。

经过了一天的轰击,锦州城尤其是北城的城墙已经是千疮百孔。崩塌只是迟早的事情!城里正在连夜布置巷战的障碍,埋设的*屏蔽的关键字*物等等。打巷战,袁崇焕有这个心理准备。

多尔衮骑在马上,看着热气蒸腾的北城一点儿都不着急。三更天都过了,冬天天亮得晚,自己还有时间。

林可旺已经麻木了,这一个晚上他用尽各种办法,把一万多人送上了修罗屠场。这些人现在都躺在地上,被天降的雪花覆盖。前后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白色的鼓包。甚至就连殷红的雪水,也被白雪覆盖。

“再弄两千人上去!”当那些汉人奴隶再一次被屠戮一空的时候,多尔衮又重复了上一句话。

“嗻!”

一个晚上北城打得热热闹闹,南城却鸦雀无声。不但因为这里与北城相对,而且这里还是靠近大明的一面。虽说锦州城已经被*屏蔽的关键字*兵团团围住,但靠近大明的一面,还是有些心理优势。毕竟,这是援军来的方向。

“大人,您说督师会派援军来么?”副将陪着何可纲巡逻,看到大明的方向黑漆漆的,心理充满担忧的问道。

“应该会来,咱们这几万人完蛋了,他李枭也别想好。就他那几千兵,想要守住那么长的山海关防线,根本不可能。

一旦*屏蔽的关键字*突破山海关,出现在京畿周边。他李枭除了以死谢罪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何可纲笃定的回答。

“我想也是!”副将虽然点头,但心里还是带着狐疑。

“怎么不往城下扔稻草了?”为了保证看清楚城下有没有*屏蔽的关键字*兵,隔一段时间就会忘城下扔点燃的一捆稻草。反正收割之后,这些东西多得是。

“呃……!”副将老脸一红。

“大帅,这天寒地冻的还下着雪。折腾到半夜,弟兄们也冷啊!稻草都被弟兄们拿去箭楼烧了取暖,您看看这天,弟兄们也是真苦。”一个把总模样的小军官,乍着胆子向何可纲禀报。

“大帅,*屏蔽的关键字*一直都在北城闹腾。咱们这里还算太平,就让弟兄们休息一下。明天还有硬仗要打!”副将也为自己的手下求情。

何可纲看了看下雪的天,揉了揉冻麻了的脸没说话。辽东这鬼天气,七九*屏蔽的关键字*冻死狗。狗都冻得死,更别说是人。烤烤火,也实在是没辙。

没说话就算是默许,副将和一众小军官都松了一口气。

走着走着,看到这一段城墙居然没有人守卫。不远处的箭楼里面,倒是传出来一阵嬉笑的声音。

副将的脸当时就难看了,旁边陪同的小军官吓得面无人色。这帮王八蛋,让他们烤烤火,现在连人都不见了。

箭楼里面挤得满满当当全是人,正在闹哄哄的说笑。正中间的一个家伙,正在讲他在山海关时*屏蔽的关键字*的经历。旁边的人听得津津有味儿,不时还能听见大口吞咽口水的声音。

不知道谁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脸阴沉的何可纲。立刻惊叫一声:“大帅!”

所有人不管是歪着的,还是躺着的一下子都窜了起来。紧张的看着门口的何可纲!

何可纲腮帮子咬得很紧,两块肌肉硬的像是石头。

很想把这些家伙都砍了,可到底法不责众。这里可有二三十号的人,正是用人的时候,都杀了谁替自己卖命。总不能自己一个总兵,拎着刀子自己上吧。

“谁是把总。”何可纲喝问一声,立刻有一个家伙跪伏在地上,捣蒜一样的磕头。

“拖出去,砍了!”何可纲说了一句,就有虎狼一样的侍卫冲上来,拎起那个倒霉家伙就走。

这种时候还敢这么干,纯粹是嫌活的长。

何可纲扭头就走,耳边还能听到反应过来的把总求饶声。

刚刚走出几步,就听到一声惨叫戛然而止。

“什么声音?”何可纲忽然停下脚步。

惨叫声,还能是什么声。众人都面面面相觑,都竖起耳朵仔细听。

“叮当”“咣”“咚”

何可纲脸色立刻就变了,俯身向城墙下面看去。

“啪”不知道哪里一声枪响,*屏蔽的关键字*擦着何可纲的头盔飞了出去。在何可纲的头盔上留下好大一道印子。

何可纲向后仰躺,身后的副将和校军官儿们一起扶住。

“*屏蔽的关键字*城墙下面有人,正在凿城墙。”何可纲顾不得后怕,现在他想把躲在箭楼里面的那帮孙子都砍了。

不用他说,手下那帮子军官也听出来了。

“来人,快他妈来人。”军官们扯着脖子喊。

箭楼里面,城楼里面立刻涌出无数道身影。军官们慌乱的下命令,什么火把,点着的稻草,还有万人敌都往下扔。

也不知道下面埋伏了多少多枪手,举着火把的明军在黑暗的夜里,简直就是*屏蔽的关键字*吸引器。

好多人还没来得及把火把扔下去,身上就中了好几发*屏蔽的关键字*。明军的棉甲很明显不是*屏蔽的关键字*的对手,弹丸中处鲜血随后就喷溅了出来。

多铎和阿济格坐在马上,他们的身后是精锐的两黄旗。这哥俩是多个滚的弟弟和哥哥,打虎亲兄弟。到了关键的时候,还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最可靠。

在向努尔哈赤禀报之后,多尔衮把这个冲进锦州城的荣耀,留给了自己的亲兄弟。这种军功,不留给自家兄弟,还能留给别人?

“大哥,鼓捣了一晚上了。怎么还没动静?”

多铎看到枪声大作,已经知道被城墙上的明军发现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半夜的凿墙,聋子才听不到。能拖延了半个多时辰才被发现,已经算是奇迹。

“哪儿那么容易,这城墙上面冻着一层冰。想凿开可不是个容易事儿,不过好在多尔衮想出了这么个办法。有了那种架子,不怕城墙上往下扔石头,也不怕扔火种。放心吧,凿穿是迟早的事情。”

阿济格对多尔衮弄出来的东西非常有信心,现在在锦州城下挖墙的可不是汉人奴隶。都是两黄旗的勇士,没理由这样糟踏勇士的生命。

“放烟花!放烟花!”何可纲急得眼睛冒火,城墙下面不知道埋伏了多少*屏蔽的关键字*手,城墙上举着火把的明军一露头就被招来*屏蔽的关键字*。

“烟花都被袁大人调到北城了!”

“派快马去拿!”何可纲的吼声,整个城墙上面的人都听得见。

  https://../book/68610/33169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