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归一 》酒池醉

第三十九章 闪电战(第二更,求推荐票)

王飞虎若有所思。

卫通明虽然觉得还是有点冒险,但仔细思考后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行性。

“王将军,我需要你的帮助。”卫生羽认真对王飞虎说道。

王飞虎沉默,直勾勾的盯着卫生羽,卫生羽很坦然的与王飞虎对视。

深入敌国内部突袭粮仓,必须要一支机动性很强的部队才行,没有比骑兵更适合的。

“王将军,我知道很冒险,但只有你的飞虎骑才能完成这件别人眼中不可能的奇迹。”卫生羽起身,双手作揖在王飞虎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王飞虎长叹一声,“也罢,既然话都这么说了,若再拒绝反而显得我孤傲固执了,此行我奉陛下之命听你差遣,那便任凭吩咐就是!”

“多谢王将军信任。”卫生羽起身挺直脊背,招手命人将沙盘抬上。

“将军请看,这条线路便是我所规划的进攻方向。”卫生羽手指在沙盘上划过一条线。

王飞虎探过身子,凝思。

眼底闪过惊讶、恍然。

“骑过马吗?”城门前,王飞虎询问任武。

“练过。”以前在都市里自然是没有机会骑马的,马术也是到了这个世界才有所涉猎。

任武穿戴好盔甲,身下的黑马也高大威猛,这是一匹养得非常好的良马,是卫生羽的珍藏,不过被他借给了任武。

“你可要把我的这匹宝马带回来。”卫生羽半开玩笑的说道。“这匹马可是我成年礼的时候收到的礼物。”

“一定带回来。”

“此去,祝行!”卫生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在卫生羽身后的几员将领都祝愿王飞虎他们此行归来。

“等你回来,再和你切磋。”陈鳞豹面无表情。

骑兵出发,马蹄声如雷,卷起烟尘滚滚。

任武将马槊挂在马背右侧。

然后他就明显感觉到身下的黑马稍微往右偏了一点。

一百四十二斤对它而言也不是一个不轻的负担。

任武又将马槊提起来,虽然还是有点影响,但比直接挂在马背上要好一些。

边境绵延上千里,在没有卫星也没有摄像头的情况下,跨越边境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只要能够在敌人反应过来前深入四分之三以上的路程,那基本上就已经达成了目的。

这个时候就算敌人反应过来也来不及通报了,只需要打敌人一个措不及防,然后烧掉敌人的粮仓返程就行。

真正艰难的是返程的这一段路程,得知粮仓被烧后银庭一定会疯狂反扑,必将他们杀之而后快。

夜晚,宿营的众人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没有点太多篝火,只是从兜里取出随身的干粮默默咀嚼着。

冰冷的干粮被放入嘴里,虽然不好吃,但众人也讲究不了太多了。

“我们到哪里了?”

飞虎骑副将王山狼凑上来,小声问道。

“应该是这里。”王飞虎也不确定具体位置,只能根据白天的行程还有天上的星象大致估摸现在的位置。

“那去找人问问路吧。”王山狼眼底露出一丝寒光。

王飞虎点头,“附近有村庄吗?”

“斥候去探查还没回来。”

稍微晚点,斥候从附近的村庄绑了一个村民,从村民口中得到想知道的消息后村民被处理干净。

任武坐在树下,破城槊插在身旁,黑马的缰绳拴在树上。

或许是因为修行了阿鼻剑录的原因,任武体内会自然愕然的散发出一种能被微小型毒虫感知到的戾气,能够驱赶蚊虫。

“我们前行了一百多里,大概还有两天的路程。”王飞虎吐出一口气,视线移到任武左侧的马槊。

“这就是你的兵器?不介意我拿一下吧。”

“您用。”任武靠坐在树底下将腿伸直。

王飞虎握住马槊,用力之后才将马槊拔出来。

“好家伙,你这马槊多重?”王飞虎啧啧称奇。

他那一双亮银锤合起来也才和这马槊相当吧。

“一百四。”

“果然是天生神力,他们都说我王飞虎力气大,我看你才是一个怪物。”王飞虎大笑道。

当晚众人好好休息了一晚上——除了斥候。

这恐怕也是他们能够好好休息的最后两天了,今明两天晚上可以休息,最后一天晚上昼夜兼行,完成任务后更是要横跨五百里杀出边境。

一来一回就是一千里!

如果此战能成,这场战绩必将千古传诵,他王飞虎的大名也必为后世所称道。

“睡觉,明日凌晨继续出发。”王飞虎将披风一裹,直接躺在草堆里就昏昏睡去。

...

银城,距离谷城只有四十里的距离。

两座城池平日里交流频繁,谷城是银庭的大粮仓,商贾繁荣,经济昌盛,连带着将附近的几座城池也盘活。

银城这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很久以前曾有人在银城这片区域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银矿,然后吸引了许多挖银的人前来,后来这里被官府管辖,设立了集市,连银矿也被官府掌控在手中。

久而久之,发展成了镇集、县城,居住人也越来越多。

不过这里的银矿早已被挖光,地利位置也算偏僻,不在主干道上,现在也就是沾了一点谷城的光勉强发展起来。

银城城楼上执勤的银庭士兵聚在一起,虽然现在局势紧张,听说银庭准备和南边的岷国动手。

但是银城地理位置偏僻,也勉强算是个腹地,就算爆发战争一时半会儿也烧不到这里来,所以城门前执勤的士兵都有些懒散。

突然远处有马蹄声传来,脚下的地面微微颤抖。

“有地动。”有人发现脚下的地面微微颤抖。

远处隐约雷音传来,又像是在敲鼓。

“地龙翻身了。”

一名士兵惊讶的说道。

“不是地龙翻身,是不远处有大规模的骑兵路过。”城门处执勤的什长是上过战场的老兵,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我们这么偏的地方怎么会有骑兵。”一个士兵嘟囔着。

“边关兵事频发,应该是某支骑兵调往边关吧。”什长提及边关,回忆起了往事,唏嘘不已。

...

“加快速度!我们已经养精蓄锐,现在一鼓作气直接杀过去!”王飞虎眼睛微眯,仿佛一头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扑击猎物的猛虎。

“嗯。”王山狼戴上了头盔,面庞被遮住大半,只将眼睛露出,马匹左右两侧斜挎着两杆寒光闪烁的长刃枪!

现在他们已经深入了银庭的腹地,只剩下最后一小截路程。

说来也是占了银庭军事频频调动的便利,否则若是正常时期有上万骑兵突然调动一定会引起注意,但这个时候很多人会都以为是银庭内部调动的骑兵。

哪怕他们随身携带着一面银庭的军旗,但终归是赝品,随时都有暴露的风险。

“真想知道当银庭人得知他们的大粮仓被烧掉后是什么反应。”王飞虎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一个时辰后,前方地平线上一座城池的轮廓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