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横推三千世界 》三九蝎

第七十六章 内劲对外功

何险江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能轻易杀死他那些实力堪比第四境的帮中兄弟,起码是一位第五境。

放在平常没什么,但他刚与陈良广大战过一场,实力有所折损,不得不慎重对待。

李丘身形跃起,一拳轰出,内劲如瀑布般当头盖压而下!

空气扭曲,景象失真!

何险江一掌拍出,力道凶猛,狠狠拍散内劲!

李丘拳头紧接而到,与何险江对轰一记!

论拳脚间力道,李丘远不如何险江。

但何险江轰散内劲,已经耗费绝大部分力气,剩下力道反而挡不住李丘实打实一击。

何险江被震退一步,脸色凝重阴沉。

李丘内劲凝实程度,远超他想象!

他虽成功轰散李丘内劲,但掌心一阵刺痛,却是已被内劲伤到!

李丘也不大好受。

感觉不像一拳打在血肉上,倒像打在铁板上。

不过没有铁板那么坚硬,更偏向坚韧。

但反震的力道,也够他受的了。

练内家与练外功交手的劣势之一,就是容易被自己打出去的力道反震伤到。

李丘神色如常,迈步再上,一拳向何险江心口轰去。

他虽受了点小伤,但对方绝对比他伤得更严重。

内劲不是那么好用拳掌轰散的!

张豹看着与何险江交手的李丘,眼中流露出浓重的恨意。

他恨不得将李丘扒皮抽骨。

只差一点,拿到解药,毒就解了!

都是李丘突然跳出,搅和了这一切!

但恨归恨,他却除了恶狠狠盯着李丘外,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躺在地上,痛苦无力的看着这一切。

看到李丘与何险江交手,陈良广先是一愣,紧接大喜。

暗道真是上天都要助他,就欲纵身逃走。

李丘早有所料,见他一动,低喝道。

“陈良广,哪里逃!”

何险江立即被吸引注意,见陈良广要逃,他比李丘这个想要杀陈良广灭口的还要急,折身就向陈良广攻去。

“陈良广,把解药交出来!”

何险江一掌向陈良广打去。

陈良广见何险江袭来,侧身出拳。

李丘目光一动,迈步而上,向两人攻去。

三人混战在一起。

陈良广想走,李丘和何险江皆不让他走。

陈良广想掏解药,李丘攻势猛烈,不给他机会。

何险江也不敢帮陈良广暂时拦住李丘。

他怕一拦住李丘,陈良广不掏解药直接跑掉。

发觉李丘想杀他后,陈良广也不再掏解药。

解药掏了,何险江也许不再攻击他。

但李丘却不会罢休,他依旧逃不掉!

李丘内劲强横,陈良广两人力道凶猛。

三人互有来回,李丘略占上风,即便他是一对二。

陈良广两人先前体力消耗严重,尤其陈良广身上有不轻的伤势。

李丘一拳轰出,陈良广同样一拳轰出。

陈良广蛮力轰散内劲,眼中闪过一抹狰狞。

李丘神色冷淡,转瞬间变拳为掌,托住陈良广手腕向上抬去!

上步贴身,另一只手一拳凶狠轰在陈良广心口!

陈良广一声闷哼,吐出一口血。

李丘目力过人,早看到他手上的那枚铁刺戒指。

陈良广就是戴上这枚戒指,出其不意与张豹对拳,暗算了他。

他既然看到,又怎么会和陈良广对拳。

不过故意卖个破绽,引陈良广掉以轻心、

陈良广心口剧痛,神色痛苦,眼神凶狠,刚欲发力。

李丘心中一动,闪电般主动撒开他手腕。

比力气他远不如陈良广,一旦被陈良广反手抓住他的手腕。

他绝对挣脱不开,很容易会被陈良广杀死。

这时何险江一掌拍来,李丘侧身躲过,还以一拳!

何险江拍散内劲,被李丘一拳震退。

陈良广没有逃走,一拳向李丘攻来。

他刚刚试过,想趁两人交手空隙逃走。

结果两人放弃再交手,纷纷向他攻来!

陈良广已看明白现在形势,李丘不死他别想走。

他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要选那一种刻意折磨人的毒药,致使张豹还没有死。

不过张豹死了,何险江也有可能更不会放他走。

李丘被两人合攻,虽占着上风,但略微感到有些棘手。

两人身体坚韧得过分,他很难一击将两人杀死。

他刚刚一拳连带内劲狠狠轰在陈良广心口!

换个人来,别说肋骨粉碎,脏腑成泥,就是脊椎也要被他震断!

结果陈良广仅仅吐了一口血。

陈良官和何险江,将铁布衫练到一定境界。

内劲很难穿透两人皮肉伤到他们脏腑!

李丘心中不禁感叹。

习练横练全身的外功,虽然极度短寿,但也是真抗打!

他虽然一直压着两人打,看似厉害。

实则无异于在悬崖边行走,容不得半点差错。

一旦被两人打中一下,那等凶猛力道下不死也残!

当然,内劲高手对上外功高手,也有极大优势。

李丘内劲强横,隔空而击!

陈良广和何险江躲闪不及,只能用拳掌硬生生轰散内劲。

交手到现在,百余招已过。

两人双手皆血肉淋漓,出招速度和力道大损,已是强弩之末!

李丘一拳凶横打出,内劲轰在何险江掌上,忽听一声脆响。

指骨断掉,何险江神色痛苦,闷哼出声。

李丘瞬间变招,五指张开,抓住何险江两根手指用力一撅。

另一只手一掌劈向何险江脖子!

砰砰砰!

闪电般接连劈中三掌,发出沉闷响亮的声音!

李丘眼神冷厉,手高高扬起,又是凶狠一掌!

咔嚓!

“啊!……”

何险江惨叫被卡在嗓子里,脖子断掉,生息全无,立时死去!

尸体重重倒在地上,激起一片土尘!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陈良广脸色剧变,胆颤心悸,眼中充满恐惧,转身逃去!

他和何险江两人都不是李丘的对手。

现在剩他一人,再与李丘交手必死无疑!

李丘目光一动,施展赶月步,身形掠地而过,两步便追上陈良广,一拳凶横打去!

陈良广听闻恶风袭来,汗毛倒竖,急忙转身举起拳头,却晚了一步。

内劲凶猛,狠狠轰在陈良广胸口上!

李丘目光冷漠,接连打出数拳!

两臂化为残影,落拳如雨!

陈良广承受不住这狂暴的轰击,身躯抖动不停,脚下不住后退,血不要钱似的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