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叔首徒 》直折剑

第九十章 炼化邪神,神魂远游

六臂凶神出一双手来抓加持了金钱阳气的斩妖剑,抓不抓得住另说,陈秋生却未未停手,又取出五枚古钱来,沾了些鸡血后,就朝着凶神抛去。

道书云:“金钱剑诛妖。”知道邪神种类,是个蜈蚣精后,陈秋生用公鸡血和铜钱对付他,却是很有针对性。

五枚染了公鸡血的古钱飞出去,却并未打在邪神身上,而是在陈秋生的神念引导下,均匀落到五方,用线连起来的话,便是一个还算标准的五角星。

这时金钱斩妖剑已和六臂凶神一双手接触到一起,血红光芒盛放,凶神双手即如被烙铁烙了一般一样,青烟袅袅。

“吱——”凶神发出如猫抓玻璃一般的刺耳尖叫,似乎很痛,险些把持不住,让金钱斩妖剑砍在胸口上,连忙又加了一双手上去。

凶神忙着应对金钱斩妖剑的时候,陈秋生已在左手掌心画了个五雷符。他劈空一掌,就听见一声雷鸣,丝丝电芒自掌心飞出,击打在那五枚铜钱上。

法雷电芒轰击下,五枚铜钱立即放光,光芒连成一线,却是构成一个五行阵,将凶神困于其中。

“噗……”铜钱所布五行阵中,充斥着阳气,被阳气一冲,三臂凶神受到一定伤害,力量微减,金钱斩妖符剑立即刺在其胸上,在其三双六臂全用上,才免去了被一剑穿胸。

“吱——”

凶神发出一声尖叫,以自爆双臂为代价,将金钱斩妖符剑炸毁,然后蜈蚣尾摆动,就要开溜,不过却被五枚铜钱所布阵法拦住。

“地火,敕!”陈秋生在掌心画了烈火符,握住长生剑,对着五行阵方位就放了个地火咒出去,就见尺高火苗从平地下冒出,烧得邪神一阵摆尾。

邪神疯狂摆尾,黑气弥漫,花了四五息时间,其将地火盖灭,不过本身也奄奄一息的样子,无力冲击五行阵。

“饶命……”到此时,邪神服软,匍在地上,用十分别扭的声音求饶。

陈秋生嗤笑一声,见凶神虚弱得差不多,自道具包中取出个瓷瓶,在底部画了个收妖符,将瓶口对准邪神,法力一引,便将其收入瓶中,以灵符封了瓶口。

收了邪神,收拾好道具,陈秋生便和任婷婷回到镇上,一边走一边解答任婷婷的疑问。

将任婷婷送回家,依依惜别后,陈秋生便径直回家,一到家中,便开了坛,似要作法。

起坛之后,陈秋生将长生剑拔出鞘,放到法坛上,然后将装了邪神的瓷瓶取出,放到法坛正中,取下封瓶符箓。

“噗……”符箓一被取下,瓷瓶上方立即冒出黑烟,三臂凶神那丑陋的脑袋立即从瓶中伸出来。

“急!”陈秋生斜指烛火,一声敕令,三昧真火即斜着飙射向瓷瓶,邪神立即缩头。

邪神缩头也是无用,三昧真火自瓶口中钻进去,将整个瓶中化为火海,只烧得它参叫连连,求饶不止。

陈秋生对邪神的求饶充耳不闻,猛提真气,让真火燃地更旺,直烧得邪神惨叫越来越微弱,直至不闻。

如此,陈秋生扔未停手,继续用三昧真火煅烧,直到瓶口冒出盈盈清光,知道邪神魂魄已被炼化成精气,方才停手。

“虽说这魂魄精气我吸收了也能壮大神魂,但修炼还是一步一个脚印修炼出来的扎实……计划不变,照旧给凤灵吸收!”

陈秋生想了下,以御物术,用无形念力将同样无形的邪神精魄摄出,拍入长生剑中。

剑上聚魂符光芒闪耀,将邪神精魄转入封印中,陈秋生就见封印中红光闪动,如无意外,凤灵正在吸收那精魄成长。

送走诸神,撤去法坛,陈秋生在床上盘坐下来,将长生剑横担在腿上后,便开始修炼。

随着*屏蔽的关键字*运起,陈秋生吐纳之间,长有筷子粗细的白气沉浮,却是灵气复苏,修炼间,灵气汇集,肉眼可见。

陈秋生展露的异象算是小的了,九叔更夸张,修炼起来,清气罩体,灵光透顶,直如神仙驾临。

陈秋生修炼半日,天黑下来后,宝剑一震,有暖风拂体。他睁眼一看,就见一只斗大火凤绕着自己飞舞,长而冒火的尾翎飘飘摇摇,华美无比。

陈秋生并未开启天眼,却能瞧见凤灵,说明其实力又有提升,已经能显现出形体来。

“不错,继续努力,争取在白天也能出来游荡!”陈秋生笑着对凤灵说了声后,点起一只上好檀香,然后抓了把竹米撒到桌上。

“唧唧……”凤灵欢喜叫了两声后,落到桌上,欢喜的吸食檀香、竹米之气。

凤灵在陈秋生的调教下,已能自由控制一身火气,落到桌上,却是没有损坏桌面。

陈秋生看看外面天色,漆黑一片,也没什么风,便准备神魂出去游走,锻炼下神魂。

心动行动,放了张驱邪符守护肉身,点燃一盏引魂长明灯,陈秋生即移魂出窍。

“走,主人带你出去溜溜!”陈秋生舒展了下魂体后,对进食完毕的凤灵道。

“唧唧……”凤灵叫两声,绕着陈秋生魂魄欢快飞舞起来,看样子,是同意了。

“走吧!”陈秋生点点头,往门口走去,到门口时,也不停步,直接穿了过去。

凤灵难得出来撒欢,尽情飞舞,陈秋生则安静的在街上游荡,体会如何做鬼。

逛了半个小时,云开月现,皎洁的月光照在身上,很舒服,像初升的朝阳,像适中的温泉,像夏日的冰雪,像……

总之,月光让陈秋生舒服到了灵魂里,让他下了个决定:以后晚上没事,就出来晒晒月光。

游荡着,就来到任家门外,陈秋生心一动,便飘了进去,准备看看任婷婷在做什么。

现在是神魂出游,陈秋生自然不会走门,怎么方便怎么来,往墙上一扑,就进了大宅。

眼前一花,陈秋生发现自己进了一间浴室,肤白貌美的任珠珠正在沐浴。

“非礼勿视!”陈秋生向三清道祖告罪一声后,该看的还是看。

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陈秋生是为了不做王八蛋。

“啊……”陈秋生正看得爽,任珠珠突然对着他站的方向发出一声高分贝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