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完猪好睡觉 》生僻字柏

第四十七章:陈穆

男人的话伤人又绝情,其实他说的也没有什么不对,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特殊的位置,只是那个位置不是你罢了。

邓缘也没有哭只是嚅嗫说道:“看吧,他从来不觉得伤了我。”

储艺叹气:“算了吧,往事随风不是更好,面对现实比在幻想中迷失好的多。”

过了好一阵过了,门外敲门声轻轻响起。

打开门,男人一身清爽的站在门口。

储艺问道:“你回家了吗?”

轻轻点了下头,把包子提到她们跟前:“吃吧,趁热乎。”

邓缘显然没有什么胃口,储艺接过包子,把盘子端出来盛放。

夹了一个热腾腾的包子放在郑源盘子里:“缘缘,你吃点。”

历生站在门口抽烟,等着储艺。

许是看出两人之间的苗头,邓缘放下筷子对储艺说:“大艺,你上班去吧,我没事,历生还在门口等你了。”

储艺放心不下邓缘,也奈何早上还要上班。

掏出手机,在家里僻静的角落里,拨通了萧微电话:“喂,萧微,你今天来陪邓缘吧。”

用最简洁、最快速、最通顺的表达方式,把事情大概描述给萧微。

没给萧微惊讶的机会,不放心邓缘一个人在家,储艺催促道:“你快点来。”

等了相近半个小时,储艺和萧微做了交*屏蔽的关键字*,提起包,望着邓缘:“缘,我下班再来看你,萧微今天在这陪你哦。”

萧微赞同道:“邓缘,我陪你,我比储艺那个不省心的好。”

坐在历生车上,左手边被人递上了一个袋子:“刚刚没吃饱吧,再吃一点,我开慢一点,你慢慢吃。”

储艺接过袋子,里面是蛋糕和牛奶:“什么时候去买的?蛋糕店这么早就开门了,我可爱的草莓蛋糕。”

历生点头应了一声。

把储艺送到公司,又开车调头去了另一个地方。

等电梯的时间总是漫长又难熬,今天来得早,储艺决定走楼梯消消食,不过一想到17楼心里还是有点忐忑。

随即一想,干嘛非要爬到17楼,走累了,坐电梯上去不就好了。

早晨的楼梯间,还有些微风,太阳照射在商务大玻璃上印出刺眼的光芒,让她险些睁不开眼。

还好秋风虽微凉,但刚入秋,风吹进楼梯间,还是和煦又舒服。

抬眼看去,不错,已经7楼了,爬楼爬的让她全身都微微出了些汗,虽气喘吁吁了些,但却异常清醒,兴奋。

爬到10楼储艺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腿肚子有些发软,本能反应想坐下来歇一阵。

屁股还没挨到地,就听见有*屏蔽的关键字*声的喊了一句:“喂!”

“啊~~~”储艺拍着胸脯,吓了一大跳。

用恶狠狠的目光看向来人,她倒要看看,是那个不长眼的一大清早,在空无一人的楼梯间大喊!

带着戏虐调侃的笑意说:“哟,这谁啊,爬的满头大汗啊,一看就是不经常锻炼。”

看到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外套,搭配了一条古驰新出的牛仔裤,不动声色的时尚。

从鼻子里轻哼:“我以为是哪位人模狗样的帅哥呢,原来是陈总啊,早上好,陈总。”

陈穆摸了摸鼻翼,这丫说话怎么拐着弯骂人呢还。

“储艺,我可是你上司,你说你上司人模狗样?你会说话麻你。”

储艺抬眼看了看楼层,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不好意思陈总,容我提醒您一下,第一这是十楼,我上班的公司在十七楼,第二我上班您是我上司,除了您公司的门,我和您就是平级对等了,向您这样大白天吓人的,还真没几个。”

陈穆好笑道:“哦?”

“这第三,容我好心提醒您,我们上班时间是九点,现在才8.20,这不是你发工钱给我的时间,所以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这个变态。”

“储艺,你一开始不都叫我色狼吗,现在给我升级了?变态?”

储艺的白眼快翻上了天,这男的不仅无赖还不要脸!

“陈总,我看你还是活的像个人吧!”

转身就走不再搭理陈穆。

陈穆也不觉得无聊,只跟在她身后爬楼梯,储艺爬到13楼,储艺忍不住了:“你干嘛老跟着我!”

“大陆条条,谁规定这楼梯是你家的哦,你看见我跟着你了?”

一口老血尤如鲠在喉:“你!”

“我什么?”

“没什么。”

储艺满头大汗的推开公司大门,陈穆跟在她身后,连气息都均匀得不像爬了17层的人。

储艺狐疑道:“你不累吗?”

陈穆从他的角度俯视储艺,她的脸因为爬楼红扑扑的,一头亚麻色的卷发被粉红色的蝴蝶发带绑在身后,肤色嫩白去雪,她没有化妆,却把自己的眉修的平整干净,尖俏的鼻子,一双魅而有诱惑力的双瞳,眼睫毛好长,忽闪忽闪的。

漂亮的女人成千万,有些女人只是漂亮没有灵动,如躯壳一般,可她却把娇媚和灵气都释放的那么恰到好处。

说来好笑,莫说历家太子爷,就连他不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扉,就算她这么讨厌他,却还是想引起她的注意,哪怕就那么一点点。

“不累,哪像你体质差的可怜。”

再次气结:“我说小陈总,您是不能好好说话了对吧。”

存心想要逗弄她:“你在和谁说话呢,我吗?我不是个变态嘛……”

储艺忍着想把高跟鞋脱下来砸在他头上的冲动:“陈总,真不好意思,我忘记你外号了。”

双手插着裤兜,脸上噙着笑:“没事,不用不好意思,下次记得就好。”

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双手重重的推开经理室的外门。

里面的人,笑意盈盈的上前开门,打开门,李楠就看到陈穆再逗储艺。

男人的脸上有着戏虐和宠溺的笑,李楠就那么一瞬间觉得喘不开气,心提到了嗓子眼。

陈穆还想说些什么,储艺不理,朝前走去,推开门就看见李楠端着咖啡站在门口。

储艺有些尴尬:“李楠姐。”

李楠看了看他们,把咖啡递给陈穆:“陈总,咖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