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身为港黑的我在好好学习 》可达ya

4. 04

午后的阳光很灿烂,枝叶在风中簌簌作响,蝉鸣和鸟叫声相互交错。心情是与好天气截然相反的诸伏景光被降谷零一把推了出去,踉跄了一下才稳住了身形。

[拜托你了,景光。]

降谷零朝他比划了一下口型,就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幼驯染能做到他这种地步也是不容易啊。他有些无奈地瞪了降谷零一眼,才顺着街道往前走,没走多远就看到双手都提满纸袋的两人。男生一手举着遮阳伞,正笑容灿烂地低头朝女生说着些什么,阳光下金发犹如鎏金般灿灿生辉。

正是十六七岁花骨朵一般的年纪,全身都散发出骄阳般青葱的气息,一举一动都带着满满的活力。两人又都五官精致,秾纤合度,打扮时尚,像极了校园偶像剧里的角色,亦或是杂志封面上的模特,诸伏景光微妙地觉得他们两个还挺相配的。

……对不起了零。

他在心里默默地向自己的幼驯染道歉。

见女生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似乎还疑惑的“咦”了一声,诸伏景光连忙把自己跑偏的思绪拉回来,目光扫过金发男生,朝黑发少女一笑。“你好,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刚刚我和零一起巡逻的。”

“记得。”藤崎莉莉点点头。就是巡查先生旁边一直在傻笑的那个嘛,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正好在这边巡逻,没想到能遇到你。”诸伏景光微微偏头,将视线落在金发男生身上,朝他弯弯眉,“这位是藤崎桑你的同学吗?”

“我是小莉莉的同桌,叫做黄濑凉太。”巡查先生的同事啊!靠着同桌一个人大概是这辈子都追不到巡查先生了,想着要和男方亲友打好关系的黄濑凉太立马回以一个灿烂热情的笑容。

小……莉莉?

诸伏景光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觉得自己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一般人会这么称呼自己的异性同桌吗,竟然喊得这么亲昵。难道真的就如零所猜测的那样,这个男生是那种骗身骗心的小白脸,而他现在就是在宣誓主权。

黄濑凉太:???

对方的眼神是不是突然变得有点奇怪了。

藤崎莉莉对他们莫名噼里啪啦的眼神来往没什么兴趣,眨了眨眼看向诸伏景光,直白地问出口:“降谷先生没有和你一起巡逻吗?”

你口中的降谷先生正在暗中观察。

诸伏景光内心突然升起一股无奈之情,甚至想把躲在一边的降谷零拉过来。但是不行,他甚至还要替对方打掩护。

“他在另外一条街巡逻。”诸伏景光笑了笑。他想问她和这个男生除了同桌之外还有什么关系,但是以他们的关系问这个问题又实在是逾越了。

“在哪一条街,离这里远吗?”藤崎莉莉毫不停歇地接着问道。

“……就在前面——”诸伏景光话还没说完她就跑了,犹如脱兔一般奔了出去,一边跑一边朝他们挥手。

“黄濑,你自己回去吧,周一见。”

“诶?!等等!小莉莉——”黄濑凉太再一次伸出没什么用处的尔康手,还没来得及阻止,对方的身影就迅速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速度之快,完全不亚于他认识的、身体素质最强的青峰大辉,闪电一般咻得就不见了。

“……”黄濑凉太收回视线,和诸伏景光面面相觑。

这就十分尴尬了。

另一边藤崎莉莉往前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四处张望,找了许久还是没看到巡查先生。她有些泄气,气鼓鼓地转过身准备回横滨,顺便打电话问一下黄濑凉太回去了没有,就看到站在街尾的男人。

他低着头,弯起眉眼,正在给一对金发碧眼的外国老年夫妇指路。隐约能听到他流畅标准的英语,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温柔的暖意,犹如涓涓流水,亦或是冬日的暖阳。

藤崎莉莉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直到那对老年夫妇向他道谢后离开,他转过头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微不可查地愣了一瞬。

“降谷先生,好巧。”藤崎莉莉快步朝他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仰头露出一个笑容,完全忘记了自己是特地跑到这条街上来寻找对方的。

“嗯。”降谷零应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以为对方找不到他早就已经走了,按照往日的路线往这边巡逻,却没想到她还在这附近逗留。

藤崎莉莉看着青年,蓝色的警服整整齐齐塞进黑色的西装裤里,款式简单的皮带扎得紧紧的,掐得他腰身极细。往上隐隐显露出蓬勃饱满的胸肌,强劲有力的臂弯。大抵是天气太热,汗水顺着他的咽喉他滚动的喉结滑进衣领里,晕染出较深的颜色。

——哦、哦呼!

正所谓秀色可餐,她越看越欢喜,越看越想给他买买买,给他买哈雷和玛莎拉蒂,给他定做好看的衣服和首饰,在他身上大把大把地砸钱表达自己的小兴奋。不过不行,巡查先生天真又单纯,视金钱如粪土,她要矜持一点,用真心打动对方。压下自己雀跃的小心脏,藤崎莉莉抿出一个腼腆的笑容:“你现在还在巡逻吗?工作真辛苦,下班可以请你去酒吧……啊不是,可以请你喝珍珠奶茶吗?我知道东京有一家山口组开的珍珠奶茶,特别正宗,我还有那里的会员卡。”

降谷零:???她确实说了酒吧的吧,别以为改口成珍珠奶茶我就听不见了。还有,我知道现在黑帮都流行去开奶茶店,但是一般人会知道是幕后老板是哪一家黑帮吗?

“抱歉,警校的要求比较严格,下班我要准时回到宿舍。”他严肃地拒绝了,想了想忍不住又补充一句,“未成年是不可以喝酒的,酒吧那些地方不适合你们这种学生去。”

黑手党喝酒的事能叫犯法吗?

当然不能啦,黑手党本来就不是一群遵纪守法的人。但藤崎莉莉没有反驳,她只是乖巧地应了下来,毫不心虚地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去过酒吧,什么柏图斯冬佩利她都没有喝过。

降谷零:……

懂了。起码葡萄酒和香槟她都喝过了,还都是那种贵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高级货,有钱人的快乐真的是难以想象啊。

他没有深究这个问题,毕竟有钱人的商业交际不是他这个普通百姓可以理解的。眼神飘移了一下,他假装不在意地问起:“对了,刚刚景光说看到你和一个金发男生——”

“你是在吃醋吗?”藤崎莉莉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我和黄濑只是普通同学,你放心,我不是那些三心二意、吃着锅里望着盆里的女人,也不会在外面养小情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而已。”

男人啊,嘴上说不要,心里还是很诚实的嘛。

藤崎莉莉喜滋滋地想道。

降谷零:……

他今天沉默的次数是不是有点多了。

“藤崎桑你误会了,我只是以一个警察的身份担心你被骗了而已。”降谷零义正言辞,觉得这个理由可以打满分。

然而藤崎莉莉完全没有领会到他的深意,笑眯眯地看着他,只觉得对方这副口是心非的模样也很可爱。她宠溺地附和:“我知道,降谷先生只是在担心我而已,我没有多想的,我真的没有多想哦。”

……不,你明显就想多了。

降谷零觉得有些心累,自觉他们之间存在着不可跨越的代沟。

眨了眨眼睛,藤崎莉莉自以为十分体贴地转移了话题。她仰头看着降谷零,抿出了一个甜如蜜的梨涡。“我们可以交换line吗?邮箱也可以。这样我平常也能给你发邮件和打电话了,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呀。”

面对那一双亮晶晶的、饱含期待的眼睛,降谷零眼神莫名地有些飘移。别过脸,他的声音略微有些发虚:“……不好意思,这个不太方便。”

“没关系。”巡查先生大概是害羞,没看到他都不好意思看着自己了吗,可真是纯情又可爱啊。藤崎莉莉也不强求,直接把自己的联系方式报了出来:“刚刚那个是我的邮箱,你有空可以给我发邮件呀。”

“我没——”

“那就这样吧。”藤崎莉莉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越过对方往前跑,一边跑一边转头挥手,“那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东京找你,我很期待降谷先生发邮件给我。”

“不是,我——”他话还没说完,少女就跑进人群里,很快就找不到她的身影了。降谷零默默地收回手,他本来是想说自己没记住她的联系方式,但偏偏他的记忆力很好,那一串数字已经记在脑子里了。

——忘掉忘掉。

他努力地催眠自己赶紧忘掉。

另一边藤崎莉莉坐电车回到了横滨,刚踏进港黑大厦就被人喊住了。她转头看过去,黑发少年就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下,蓦然眉头微蹙,满脸委屈。

“莉莉酱,你穿得这么漂亮是和哪个野男人去约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