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JO/SBR]时生 》一品寒枭

突如其来的访客

在上飞机之后,时生便和花京院先生一起坐在了飞机的后排。因为刚好是靠窗户的位置,所以从窗户的位置恰好能够看见飞机场入口的位置。

“啊,想必你就是那位[乔伊·乔斯达]小姐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温柔的女孩的声音便在时生的耳边响起,时生微微抬起头,便看见了一位银发的少女冲着她笑了笑,而她身上的衣服正是SPW财团的工作服,所以大概是SPW财*屏蔽的关键字*过来接送他们的人员。

“我的名字叫做婕芙卡·温妮,也是这次护送你们回到德克萨斯州的人员。承太郎先生原本也想一起来的,因为有点事情所以半路上来迟了。”

婕芙卡这样说着,而时生也只是乖巧的点点头,目光却不经意的看向了窗外。

——就在她看向窗外的那一瞬间,她一下子愣住了。

从机场的入口处很突兀的走进来一个人,看身形似乎是是一个男人,但是长相却略显怪异,肩膀极宽,想比起来有些短小的四肢又显得格外的诡异。

“怎么了时生?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人吗?”花京院先生好奇地问道。

“机场门口。”时生伸出了自己的手指,面色凝重的看向了窗外。

“乔伊小姐,花京院先生。两位请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就由我来解决吧。”

婕芙卡温柔的说道,随后便打开了窗户,从窗口处一跃而下,从腰间的皮扣中抽出了两把[□□],一瞬间上好膛,对准了向着飞机走来的那个男人。

“提醒你哦~如果继续往前走我就开枪了。我会对准你的脑袋打下去哦。要知道脑浆和血液混合在一起流出来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场景呢。”

......妈耶,这个姐姐用温柔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也太可怕了吧......

那个男人在听见婕芙卡的话后也丝毫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反倒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后便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走了过来。与此同时,在他的身后还出现了一个人影,在看到那个人影的前一秒钟,所有人都微微一惊。

“那是替身!!!这个人是替身使者!!”

婕芙卡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开枪了,伴随着*屏蔽的关键字*击中颅骨的声音,那个诡异的男人也应声倒下,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便不再动弹了。

“这就......*屏蔽的关键字*?”

时生还有些不敢相信,原本她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伴随着婕芙卡的几枪,那个家伙就直接倒下了。

——虽然说敌人弱小是好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时生的内心还是有一种很诡异的违和感,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婕芙卡似乎也没有想到敌人就这样扑街了,她微微皱起眉头,在来到倒下的男人身边之后,用手中的枪拨了拨男人的尸体,得到的却是对方已经完全死亡的结果。

“死透了哦。”

婕芙卡回到了飞机上,肯定的做出了报告。

“很好,那么,现在出发吧!”

伴随着飞机起飞,隐藏在暗处的某个男人则轻轻微微勾起唇角,像是达成了什么目的一样,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

虽然是乘坐私人飞机,但是从那不勒斯飞向美国还是要十个多小时的,而时生昨天晚上恰好一晚上也没怎么睡,刚开始坐飞机的兴奋感也逐渐退散了,随之而来的便是如同泉水一般涌出的疲惫。

“累的话就睡一会吧。”看见黑发的少女脑袋一点一点的样子,花京院便关心的说道。

“唔....要十个小时呢.....”时生小声嘀咕着,随后便微微向着花京院先生的方向靠了过去,眼皮也越来越重。

“说起来花京院先生,其实我很好奇乔瑟夫先生先生的事情,之前您所说的故事基本上都是来到埃及前的事情了。我记得花京院先生上次说到的是乔瑟夫先生要坐飞机去香港,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还在飞机上,暂时还是不要聊这个话题了......”

大概是因为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花京院先生的脸色看上去似乎很糟糕。

看出来花京院先生不太想聊这个话题之后,时生也就没有继续提了。她蜷缩在花京院先生的身边,微微眯起眼睛,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下了飞机之后就能够看见承太郎先生了吧......因为花京院先生在说埃及打DIO团的故事的时候,每当说到承太郎先生都会加上很多不错的修饰词,时间一长久,承太郎先生在时生的心目中便逐渐树立起了一个棒极了的形象,也是时生暗中所崇拜的人。

然而就在时生即将陷入深眠的时候,伴随着一阵枪击声响起,*屏蔽的关键字*摩擦所带来的硝烟的味道在她的鼻间弥漫开来。时生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睁开,一只被古怪的肉泥包裹住的手便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婕芙卡——”

时生微微一惊,几乎是出于某种预感,她狠狠的将坐在自己身边早就睡熟了的花京院先生猛地一拽,然而就在她将花京院先生拽离了原本的座位之后,那团古怪的肉团便向着两人飞了过来。

“当心!”

婕芙卡抬起自己的手向着那玩意开了一枪,但是因为断手的疼痛感,让她不小心将*屏蔽的关键字*打歪了,然而就在*屏蔽的关键字*向着另外一边飞驰而过的时候,那团肉团便突然放弃了对时生和花京院典明的攻击,转而向着那颗*屏蔽的关键字*迅速的飞了过去。

“是速度!!”看见眼前的场景发生,时生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原因,

“它会攻击速度更快的东西!!大家最好不要随便动弹!!千万别让它去驾驶室!飞机坠机我们就完了!!”

“婕芙卡,你的□□里还有多少颗*屏蔽的关键字*?”花京院典明看向了刚刚断了手的婕芙卡,而后者则露出了有些痛苦的表情,并艰难的说道:

“还有三颗......但是我现在可能没办法继续使用[□□]了......”

“我可以帮你治疗。”时生用极慢的动作挪动了过去,一边召唤出了自己的替身,伴随着[再生草]的藤蔓缠上了婕芙卡的手腕,伴随着时间*屏蔽的关键字*,婕芙卡的手也恢复到了一个小时之前的状态。

“......真是非常厉害的替身啊。”在看到自己的手恢复如初之后,婕芙卡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眼下的情况是,我们该如何将这玩意处理掉。”花京院先生也召唤出了自己的[法皇之绿]。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是那个死掉的人的替身吗??难道还会有替身使者死去之后还能继续发动的替身吗?”

“当然是有的。”花京院典明的额角泌出了几滴汗水,看上去似乎非常紧张。

“*屏蔽的关键字*的速度会很快,如果利用*屏蔽的关键字*吸引它到飞机外面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婕芙卡压低了声音,并动作缓慢的给手中的[□□]上了膛。

“可以试试......不过时生,你的[再生草]如果将眼前这个替身的时间*屏蔽的关键字*回去的话,它会回到那个人的身上吗?”花京院典明低声问道。

“这个做不到的。”时生握紧了自己的手,手心也因为紧张而泌出了不少汗渍,

“早就超过射程范围了......而且我目前也只能将时间*屏蔽的关键字*到一个小时之前啊。飞机起飞之后的时间早就超过一个小时了。”

“我有办法。”婕芙卡突然说道,她微微向后靠去,做出了一个准备射击的动作。

“我记得*屏蔽的关键字*的速度是每秒钟300米,比飞机飞行的速度要快,是这样吧?”

“难道你想——”时生微微一愣。

“花京院先生先用[法皇之绿]将对面的窗户打开,等到窗户完全打开之后,我向着窗外开一枪——”

“然后那个替身就会跟着飞出去是吗!”时生顿时了解了。

“那么——我数3开始,到一,你就开枪。”

花京院典明说着,[法皇之绿]便慢慢的接近了机窗,而那个替身则慢慢的想着[法皇之绿]爬了过来,

“三。”

[法皇之绿]的手搭在了窗户上。

“二。”

窗户被缓慢的推开,而替身距离法皇之绿的距离还有不到两米的距离。

“一!!!”

伴随着*屏蔽的关键字*从打开的窗户中飞了出去,那团替身也跟着迅速的飞了出去,一瞬间消失在了飞机的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