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男友想和我结婚[综] 》夜半灯花

16

第16章

等千里从地下刑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轰焦冻给他买的那身衣服早就没有办法穿了,好在在吃穿用度这方面森鸥外没有介意,衣服坏掉了就买了新的换上。

从港口黑手党总部出来的时候,千里已经换上了第三身衣服。

身上的伤口都被包扎好了,只是行走间难免渗出血水来,没多久就染透了纱布。

森千里跑到外面又被抓回来这件事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的,现在看森千里一身伤从总部出来,只是觉得森千里终于出差回来了。

知道真相的人闭口不言,生怕被人灭口。

首领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女儿,也真的宠爱,但是在教训自己的女儿的时候也完全不会手下留情。

森千里浑身疼的要命,就连骨头都差点被打断。

自己回家肯定是不可能,就随便拽一个小弟把他送回家,这个小弟还不能是随便什么人,让他们知道他们家住在哪里也是不行。

除了受罚之外,还要回家禁足一个星期,倒是不禁止接触网络什么的,就是不让人出去,不然森鸥外也不会让人离开总部。

“大小姐。”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的停在了千里的身边,森千里‘啊?’了一声,就和坐在驾驶室里的男人对上了视线。

“啊——我记得你。”森千里手扶着车窗的上边,另一只手扶着腰,“叫坂口什么来着?太宰治那个混蛋的朋友。”

坂口安吾推了推眼镜,从驾驶位上下来,从森千里撑起的那一小块空间里钻出来,拉开了后车门:“首领让我来送您回家。”

“爸爸啊……走吧。”森千里收回手,看了坂口安吾一眼,直把坂口安吾看的浑身发毛。他对着空气长出一口气,又坐回到驾驶位上,发动了车子。

能够被父亲派来送自己回家的人应该是可以信任的。

应该是这样的。

坂口安吾能够从后视镜看到森千里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动作,他只敢悄悄的瞥一眼就收回视线。

咱啥也不知道,也啥都不敢问。

家里距离总部并不远,在市中心的商业区,堪称豪华的公寓在寸土寸金的横滨市中心,价格不菲。

坂口安吾只把人送到路口就离开,千里慢吞吞的拖着疲累的身体,走到公寓楼下,瞳孔认证和指纹认证都通过了,上楼。

屋里基本没怎么变,也没有出现灰尘。

厨房里的餐具也有使用过的痕迹。

看来在自己不在家的这段时间,爸爸也有回过家吃饭。

她还以为森鸥外在这段时间会直接在总部里面解决吃喝拉撒睡。

千里在屋里转了几圈,确认了自己的领地没有陌生人的气味,这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半靠着沙发背,没用几分钟就彻底睡*屏蔽的关键字*过去。

就算是再精神的人,在经历了修罗场和整夜的刑罚之后,也没什么精力支撑下去,在确认了自己的领地是安全了的之后,才肯放松精神休息。

森鸥外在半个小时之后悄悄的回了家。

爱丽丝被他收了起来,在门口换了拖鞋,把红色的围巾挂在了衣帽架上,小心翼翼的走到沙发边。

以千里的警觉性,陌生人在走到门口的事后就会被她察觉到。像这样被自己靠近还没有醒过来的情况,只能是因为太累了。

还有信任。

森鸥外把千里从沙发上抱起来,顶开森千里的卧室的门,小心的放在床上。

硬硬的硬板床上铺着绀色的床单,整个房间的装修和布置不太像女孩子。

过于整洁和硬朗,除了塞了半面墙的化妆品之外,根本看不出是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子的房间。

森鸥外的确是喜欢洋装没有错,甚至在森千里小时候还让她穿过……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强迫森千里喜欢不喜欢的东西。

就像森千里如果不喜欢这种生活,他也不会让森千里接触这种手上沾了血的活。

但是森千里并没有排斥。

反而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平常上课的时候也随意逃课。

逃课的确是不好啦,但是她每次逃课出来都是因为有棘手的任务需要她出手。

除了下属之外,千里还是自己的女儿,是自己的亲人。

森鸥外解开手脚上绑着的绷带,去自己的房间拿了包扎用的东西,又把森千里身上的伤重新清理了一遍。

这么一折腾,就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森鸥外看了看表,还是给森千里盖好了被子悄悄的出去了。

森千里在森鸥外关门离开之后就睁开了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她才不信森鸥外不知道自己已经醒了。

千里直接从床上坐起来,活动了一下被包扎的紧实的四肢,从自己的桌子上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手机来。

自己的包为什么在家里面,这就值得深究。

手机不知道被谁关了机,书包里面除了家里的钥匙和钱包,还有自己这段时间添置的衣服和其他的小东西,全都一股脑的送了回去。

看起来简直就像轰焦冻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收拾了出来,给自己送过来了似的。

除非太宰治直接跟轰焦冻摊牌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不然轰焦冻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收拾了。

那就有可能是森鸥外派过去的人在轰焦冻不在的时候过去拿的。

她打开手机,里面果不其然塞满了来自轰焦冻的邮件和电话,甚至连LINE的消息上都已经99+,消息多的连性能优良的手机都卡顿了。

千里打开邮件和LINE的消息,里面一个字都没有透露出已经知道自己身份的意思,也就是说,轰焦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回了这里。

轰焦冻一整晚都没有睡。

他拜托了朋友去查这个叫太宰治的人,甚至去查了森千里,得到的却只有他们两个是横滨人的消息。

其它的一个都没有找到。

两个人的过去就像是被彻底的抹干净了似的,一点都查不出。

“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个的背景资料被藏起来了,我们这个权限是查不到的。”

太宰治和森千里以及森鸥外这些人的资料全都被藏了起来,像是森鸥外和森千里两个人,过去的经历都被小心的擦的一干二净,只是警察的权限还真的查不到什么。

外面的人查不到横滨里面的人的资料,但横滨异能特务科那边可是把几个人的资料掌握的一清二楚。

骗得了外人,却骗不了自己。

“只能查到横滨吗?”轰焦冻不死心,手里攥着的手机已经因为不停的使用而停电关机,他借到了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

“对。查到横滨就断掉了。”轰焦冻的朋友把电脑屏幕转过来给她看,“横滨这个地方比较特殊,虽然和外界有交流,但是绝大部分都是自制的,资料也不是互相流通,所以……”

轰焦冻明白了。

他勉强笑了笑,对着人道了谢,拿了已经充了十几格电的手机离开了警察局。

绿谷出久也跟着出来了。

“要我陪你一起吗?”绿谷出久问道,“我也许可以帮忙……”

“谢谢,不过这是我自己的事,今天晚上辛苦你了。”

“没有那回事。”绿谷出久现在也说不出安慰的话,只能陪着轰焦冻。也知道轰焦冻根本查不出太宰治和森千里的背景。

“如果是安德瓦先生的话……他那边会不会查到什么呢?”绿谷出久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现在的NO.1的英雄,总会有别人不知道的消息渠道,通过安德瓦也许能够查到点什么。

轰焦冻眼睛一亮,“谢谢!我这就回去一趟!”

这个时候轰焦冻也顾不得他现在和轰炎司的关系还很僵硬,一边往家走一边给轰冬美打电话告诉她自己今天要回一趟家。

他打开了邮件,发出去的邮件已经有一部分变成了已读,就连LINE上发的消息也已经全部变成了已读。

轰焦冻心里一喜,赶紧给森千里打了电话,那边只是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他又打了过去,确是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自己被拉黑了。

不止如此,就连自己的LINE和邮件也全部被删除拉黑,LINE无法发出消息,就连对话框都从他的列表小时,邮件也被拉黑发不过去消息,在右下角缀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像是在嘲笑轰焦冻这一个晚上的紧张似的。

绿谷出久看轰焦冻突然停下来了,还有点奇怪:“已经打完电话……”了吗?

“我先走了。”轰焦冻打断了绿谷出久的话“不好意思。”

以轰焦冻的性格,直接打断别人说话这种堪称失礼的行为已经非常让人惊愕了。

绿谷出久就没有去打扰他,而是给爆豪打了个电话让爆豪给轰焦冻请个假。

他有点担心现在的轰焦冻,却又没办法插手。

森千里干脆利落的拉黑了轰焦冻的所有联系方式,然后把在静冈时买的所有东西全都剪碎扔进了垃圾桶。

“就这么扔掉了?”森鸥外靠着门问道。

“反正都已经过去了。”森千里在化妆台的盒子里摸了摸,在里面摸出个打火机,想要把衣服直接烧成灰。

听森千里这么无情的话,森鸥外都有些愕然。

森千里在静冈的时候,和轰焦冻的柔情蜜意他都看在眼里,这不过才一个多星期,就可以这么利落的对他说拜拜了?

“分手了就分手了,还黏黏糊糊的也不嫌麻烦。”森千里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她拿着打火机比划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在屋里玩火,把打火机塞回了抽屉里面。

“十八之前,我不会再谈恋爱了。”森千里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语气非常沉重,“反正男人都是大猪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