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神卖花 》杉杉一

第三四八章 作证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鬼神卖花最新章节!

柳贤带着几分无奈,“从潘浩康家里搜出来的毒针,正是六支。如果你早一点说出来的话,也许还能帮帮他。”

罗涵呆住,“这么说,不是小康了。我,我现在去告诉他们,还来得及吗?”

柳贤叹息摇头。

马朵朵见他表情懊恼,安慰他说:“既然不是潘浩康,我们就能找到证据的。”

柳贤突然问:“你怕证词对潘浩康不利,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

罗涵睨了柳贤一眼,“你说他们搜出来的毒针也是六支,那就肯定不是小康了。”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我和小康是住一层楼的邻居,和其他人相比要熟一点。”

“那天晚上我在电梯间碰到他回家,时间是吕宏德被杀之后。”

柳贤说:“就是说,你认为潘浩康有作案的时间,又有作案的工具。”

罗涵有些内疚,“是,所以我才不敢说,万一搜出来的毒针少了一支呢。我还问他这么晚回家,是不是去看女朋友了。他就笑了笑,没说话。也是,如果是去看女朋友了,他早就说出来了。”

告别了罗涵,马朵朵有些沮丧地说:“罗涵根本不能肯定毒针一开始就有六支,反而在时间上做了不利于潘浩康的证明。”

柳贤说:“潘浩康的回家时间,李队他们早就在小区监控那里看到了。别多想了,去找最后一个狗主人。”

张和洽开门看到柳贤二人,有些警惕。柳贤说明了来意,他说家里有小孩,到外面去谈,把二人带到了楼下绿化区。

张和洽说:“要说不恨,怎么会不恨。我们家的狗是我老婆嫁给我的时候一起带过来的,陪着我家儿子长大,全家人都爱得不得了。但是,因为这个杀人,就有点过了。”

“你觉得潘浩康会杀人吗?”

张和洽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应该不会吧,毕竟从官帽山回来那么远。”

“什么官帽山?”马朵朵吃惊地问。

张和洽愣了愣,就说:“官帽山啊,就是城西郊……”

“我知道官帽山在哪,我是问你潘浩康和官帽山有什么关系?”

张和洽呆呆地说:“我那天在官帽山看到他了,他一个人在一家饭店里吃饭。那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还想着他是不是在那过夜呢。”

柳贤问:“你没有和他说话吗?”

张和洽尴尬地笑笑,说没有,“我和他也不是很熟,只是偶尔在一起遛狗。我拖家带口的出去玩,照顾我儿子都手慌脚乱,也没空找他聊天啊。”

马朵朵问:“你看到他的时候,是几点?”

张和洽想了想,“下午六点左右吧,刚好是吃晚饭的时候。我只是在外面看到他,那家饭店不适合小孩子,我们在另一家吃的饭。”又迷惑地来回看着柳贤二人,“他没有说吗?”

马朵朵见终于知道那天潘浩康的行踪了,很是高兴。

柳贤把情况告诉了李队,李队说他们马上去官帽山的饭店问问,又麻烦柳贤把张和洽带过去做个口供。

马朵朵只高兴了一会儿,又偏着头想着:“既然是在饭店吃饭,为什么不肯说呢,从官帽山开车回来,也就两个小时。难道,这又是一个不利于他的证词。”她又变得沮丧起来。

柳贤又继续问张和洽,“你下车的时候,从后备箱里拿东西的时候,看到毒针有几支?”

“毒针?我没看。”张和洽见柳贤盯着自己,声音变大了,“我看那干什么,我家有小孩呢。我连那人的家都不想进去,就怕沾上点什么。”

柳贤二人请张和洽帮忙做个证,他倒是很爽快地同意了。

张和洽在做口供的时候,马朵朵和柳贤等在外面。这里不是特命队,两人以潘浩康的家属身份呆着,不能多问,很是拘谨。

等李队回来之后,看了张和洽的证词,把柳贤二人了办公室。

“吕宏德买毒针的上家抓到了。吕宏德一共买了十二支毒针,毒了五条狗,应该剩七支,但是潘浩康家里只找到六支。”

马朵朵想起罗涵的话,问道:“会不会是吕宏德弄丢了,或者毒狗的失手了,多用了一支?”

李队说:“我觉得弄丢和失手都不太可能,那东西毕竟剧毒。你们是怎么问出潘浩康那天在官帽山的?”

柳贤把经过讲了一遍,见李队沉默不语,就问:“你们去官帽山,没找到证人吗?”

“找到了。”李队说着,从身上摸了一包烟出来。

马朵朵不由腹诽,怎么这些当队长的,都是老烟枪。

李队把烟朝柳贤举了举,柳贤摆手推辞。

他自己拿了一支抽起来,慢慢地说道:“找到好几个呢,那家饭店的人都记得潘浩康,作证说他晚上九点才离开。”

马朵朵高兴地说:“从官帽山开车回来,至少要两个小时呢,那潘浩康就没有作案时间了。”

李队没有说话,又端起桌上的浓茶喝了一口。

柳贤见李队神情有异,闷声问道:“你怀疑饭店的人做假证?”

李队抽了一口烟,然后说:“方锦水帮过我忙,我是看到他的面子上,给你说一些。”

马朵朵一头雾水,柳贤说:“我知道,我们与潘浩康也不是很熟,更不认识他的家人。而且,我们也想找到真凶,不会透露出去的。”

李队满意地点点头,“饭店里五个人,证词差不多一模一样,都说记得潘浩康在饭店里,呆到晚上九点。但是问他们潘浩康当天穿的什么衣服,有什么特征,他们又都说得含含糊糊。

“那饭店人流量不小,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能记得潘浩康,没有一个人说得出具体的事情来。”

李队又说:“潘浩康就更奇怪了。开始怎么也不肯说,听我们的队员说了饭店的事情,马上就说自己当天是去过官帽山,在那家饭店吃过饭。什么时候去的,什么时候离开的,却全部推说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