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贼的极意 》碎冰小猫

0104 霍迪炸了

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尼路亚,霍迪的心中是拒绝和恐惧的。

他不想再被人控制了!

那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明明知道身体是自己的,却不能做出任何的反应。

更何况他的目的还没有达成,他还没有拆穿人类的阴谋。

如果再被控制,他真的不知道还会被操纵着说出什么和做出什么。

他是真的怕了!

不过被抓住的他显然没有什么人权。

尤其是在鱼人岛上的人看来,尼路亚还是带着想要救助霍迪的善意而走向他的,哪怕霍迪用力的挣扎和喊叫,在他们看来也只是霍迪在拒绝人类的好意罢了。

但之前可是霍迪率先对人家动手的,现在人家想要帮你,这些围观的鱼人实在说不出来什么阻止的话,而且也没有阻止的必要。

毕竟霍迪现在不止血,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而走到霍迪身前的尼路亚,则是没管那么多,她就轻轻的将那张相对霍迪的伤口来说小了很多,但却有些过于厚实的贴纸按在了他的伤口上。

“哎!伤口有些大,光用贴纸似乎不够用。”尼路亚后知后觉一样的说道。

晕!

你才知道吗?

不是看一眼就应该知道贴纸不够大吗?

就在围观的众人忍不住想要吐槽中,尼路亚的手轻触到了霍迪的身上。

随后就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霍迪整个人除了脑袋都被包裹在一块莫名出现的巨大巧克力里了。

尼路亚拍了拍手:“搞定,看,这样就看不到他在流血了吧!”

一直跟在后面全程围观的甚平瞬间瞪大了眼睛。

并在下一秒对着广场中央的方向大声喊道:“快去叫医生,快把乙姬殿下送回龙宫城!”

不止甚平看明白了,这个女人之前对乙姬王妃说的没错,贴纸什么的根本就不靠谱,还是医生更重要!

尼路亚在众人慌乱中,对着霍迪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说,怎么样?吓到了吧!

霍迪在发现自己没有被控制时,就有些崩溃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他完全不明白,米路和这个女人到底是要干什么?

为什么要再次给自己贴上贴纸,又不控制自己!而且又是为什么要给自己裹上这层奇怪的巧克力?

不过就在这时,被巧克力包裹住的霍迪突然感觉到了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腹部的位置骤然传来。

他突然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瞬间塞入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并且还在自己的肚子里逐渐膨胀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

他低头朝着腹部的位置看去,但能看到的却只有巧克力。

“你,咳!咳……”

想要说什么的霍迪刚一开口,大量的血液就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同时一阵嗡嗡的膨胀声,也从他的身体中传来了出来。

“什么声音?”

听到声音转过身的甚平,第一眼就看到了霍迪正在逐渐胀大的肚子。

而那个嗡嗡的声音正是从霍迪肚子位置传出来的。

“霍迪,你还想干什么?”

甚平瞪大了眼睛,这家伙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还想要干什么?难道他就不能消停一会吗?

不过,此时的霍迪显然已经没有了回答甚平问题的能力。

因为只是甚平说话这点短暂的时间,那裹在霍迪身体上的巧克力就已经被胀裂了开来。

而这时附近的人们也终于看清了!

霍迪竟然整个人从腰腹的位置胀大了起来,似乎他要爆炸了!

在这个念头出现的瞬间,附近包括甚平都彻底明白了。

这个人已经彻底疯了!

“快跑!”

甚平瞬间做出了判断并大声喊道。

但显然在这人员拥挤的广场上想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就在这时,站在甚平身旁的尼路亚突然出手了。

一块巨大的巧克力罩子,随着她伸手对着霍迪的方向一指,便出现在了空中,并迅速对着下方的霍迪罩了下去。

只是霍迪似乎也在这时膨胀到了极限。

甚平在霍迪身上那股嗡嗡的声音停下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种情况。

他想都没想,纵身一跃就扑向了巧克力罩子。

不管那个罩子能不能挡住爆炸,现在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罩子上了。

如果让霍迪就这么炸了,附近还不知道要牺牲多少人。

轰!

在甚平带着巧克力罩子落下的瞬间,膨胀到极限的霍迪也终于在绝望中炸了!

扑下的甚平和巧克力罩子,只是一瞬间就一同被霍迪发出的巨大爆炸崩飞了出去。

但正面抵抗爆炸的巧克力罩子却也将这股爆炸的力量拦下了大部分。

虽然因为巧克力罩子被崩碎了部分而造成了附近不少人受伤,但更多人幸存者看着之前霍迪所站位置的大坑却都是心有余悸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没有那块结实的巧克力罩子和果断的甚平老大,他们这些靠近霍迪的人,应该不是重伤就是死吧!

那个人类女人竟然又救了更多的鱼人。

原来人类真的不全部都是海贼那种坏人。

而这时也有不少人终于认出了在鱼人岛住了一年多的尼路亚。

“她是在人鱼咖啡厅附近居住的人类,尼路亚!我认识她!”

“啊,我也见过她,她人很好,经常会帮忙照看淘气的鱼人小孩子。”

“嗯嗯,我就说感觉她这么眼熟呢!”

……

甚平从巧克力罩子上站起,并没有受伤的他听着附近鱼人们的声音,将目光望向了尼路亚。

说实在的,之前在霍迪说出米路和这个女人有所联系的时候,甚平确实对尼路亚产生了几分怀疑。

因为今天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了,而且其中还有着极多的巧合存在。

更关键的还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似乎还有着不错的实力。

这样的人在这种混乱中出现在鱼人岛,怎么说都透着几分蹊跷。

可如果这个人类在鱼人岛生活了一年多,还有这么多的鱼人作为证人,证明这个人类本来就是一个对鱼人亲善的人,那甚平就不得不重新做判断这件事情了。

而且,霍迪一直提的黑书米路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米路真的重新来到鱼人岛了?

什么时候?

他现在又在哪?

在这件事情中他又到底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在搞不明白米路身份的情况下,甚平不得不防范着米路这个人。

但现在霍迪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那么关于米路的消息,他又该从哪去打听。

这些该死的家伙,甚平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