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喰种]我是这世界的新物种 》古上十七

哥哥

在有马先生的眼里,莫迩这个人和他的外表完全不一样——太极扇应当是一个很警惕的人。

但是,最近这个家伙似乎很不一样?

此刻就站在莫迩办公室里的有马先生,目光微微迟疑了一下。

这一整间办公室笼罩在黑暗的氛围之中。

显然是因为这正值中午的阳光,都被这厚重的窗帘给遮挡在了外边。

上一次空降的猎人协会的人员总算是姗姗来迟,但人越多,莫迩这个所谓的最高执行官就显得越发的轻松。

比如说,这个家伙现在正毫无防备的在大白天睡觉。

整个室内,只有他们两个人,就连跟随莫迩左右的尤金小姐,这一回都没有在他的身边。

有马先生这都走进来了,趴在自己办公桌上的青年仍然没有抬头的意思。

出于对莫迩的某种恶劣性格的了解,有马先生以为他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只是,当他整个人走近办工桌,他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家伙是真的睡着了。

而且,他难得的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一双紧紧皱起来的眉,像是做了一个不安分的梦。

——这的确是一个梦,有些陌生的梦。

莫迩站在原地,四周一片的空白。

就像是漫画世界里,作者太懒而忘了给他画背景,于是他的世界就跟一张白纸一般的空白了。

站在原地的他,不是一身执行官身份那体面的,袖子永远不会套上胳膊的白色长西装,而是一身……幼稚的粉色儿童体恤。

嗯……粉色?

他还什么时候有这么……可爱的审美观了?

但是在低头看到自己这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的时候……

他沉默了。

随后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

脚下的地板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成了一面镜子,立马倒映出一个长得可爱,脸色却有几分病态的瘦弱孩童。

他正用自己的小手掐着自己那一张只有一点点婴儿肥的精致小脸。

“……”这是我?

莫迩两条眉毛像遇上什么无法理解的事情一般,纠结的挤成了两根互掐的火柴棍。

这是多小的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不纠结了。

他松开了自己的小脸,低头,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露出一抹深思——这就是所谓的最初的记忆了吗?

当他的“身份”被慢慢的剥夺之后,据说自己可以在这么一段时间想起最初的自己。

也就是还没有成为穿越者的自己。

只因为早有预料,所以他才会这般的平静。

只是,当一声“弟弟”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耳边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一道声音就像是一个开关。

那一刻,眼前所看到的空白的背景,就像是纸片染了水,里边隐藏的东西都慢慢的显露出了轮廓了。

“哥……哥。”小莫迩在那一声之后,居然缓缓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是条件反射。

但是一直以来,莫迩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一个哥哥。

那道声音,是从背后而来。

那一刻,迫切的想要追寻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于是他急切的转身,却正好撞入了一个小家伙的怀里。

相差一两岁的孩童之间的身高差,不可能会有多大。

但是他还是被这个身形和他差不多的家伙宝了一个满怀。

“弟弟,你怎么又一个人跑出来了?”小男孩的声音里充满了小大人的味道,“爸爸要是知道我可就惨了。”

“对不起,哥哥。”小莫迩愧疚的说了一句。

这是莫迩不会真诚说的话。

而现在的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从这一具小小的身子里脱离而出,恢复了成年人的模样——一身白色长西装,站在一边当一个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旁观者。

从这角度,他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哥哥”是一个与他同样是黑色头发的男孩。

但“哥哥”模糊的无官让他无法看到这个人的样子。

他的心微微一紧。其中带了一点迫切想要知道的情绪。

“弟弟,我们回去吧。”男孩稚嫩的少年音,带着宠溺的味道。

小莫迩依赖的埋在对方胸膛里的小脑袋下,鼻息很重的“嗯”了一声。

他从哥哥的怀中脱离出来:“一起回去,我想让爸爸看到我可以下来走路了!今天我要到门口等爸爸!”

爸爸?莫迩垂眸沉吟。

而后就看到小莫迩昂起了胸膛,一副小骄傲的模样。

但似乎是因为这个动作,这个身体羸弱的男孩还没有骄傲多久,脚小一个石头就把他绊倒了。

莫迩下意识的想要拉住这个自己,但他的手直接穿过了面前的男孩的身子。

“……忘了,只是记忆。”他沉默的看了一眼自己穿透了孩童身子的手。

而身边,看到小莫迩摔在地上的“哥哥”顿时紧张的叫了一声,随后就把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哥哥,我没事。”小莫迩的声音软软的,有点想棉花糖的感觉。

乖巧,而懂事。

再一看这个小家伙那可爱的小脸蛋上,单纯的笑容,莫迩就忍不住摸一把老脸——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长歪了的?

“哥哥”却担忧不已,他背着小莫迩,蹲在地上,不容分说的道:“上来!”

小莫迩不开心了一下:“哥哥我没事。你看,都没有摔到我啦!”

他的身上,的确是没有任何的伤痕。

而且是一点擦伤都没有的那种。

这一点,莫迩也忍不住的疑惑了一下。

“哥哥”的表情似乎紧张了。

只见他赶紧扭头,而后低声而紧张的嘱咐:“以后不准在任何人面前说你不会被摔伤,知道吗?”

“哦。”小莫迩的脸上有一丝的懵懂,点头之后,又怯生生的问,“是不是因为我和大家都不一样啊?”

不一样?

站在一旁的莫迩打量着这个自己。

“的确不一样。”哥哥说道。

小莫迩小表情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哥哥趁机揉了揉他的脑袋,这是一个很宠溺的动作:“我的弟弟全世界第一可爱,当然不一样啦!”

一旁的莫迩:哥哥你……这么会撩的吗?

——话虽如此,他却忍不住带了一点笑意。

果然,小莫迩顿时就脸红了,然后还傲娇一把:“知道就好……啊啊啊不准摸我脑袋,会变傻的,哥哥!”

哥哥奉以爽朗的笑声,然后背对着他,轻快的说道:“那来吧,我背你回去!不是说今天要迎接爸爸吗?”

“嗯!哥哥!”小莫迩甜甜的笑了。

然后莫迩看到这个小短腿就扑了向哥哥的背上去。

这个“哥哥”的背并不算得宽阔,同样是纤细的,只不过,他承担了作为兄长的责任。

哥哥背着小莫迩离开了 ,步伐稳稳当当,丝毫不见半点不妥之处的走进了白色的背景里边,轮廓渐渐消失。

看着二人的离去,莫迩下意识的跟上。

但这毕竟是记忆碎片,所以,他这才迈出了一步,眼前的景象就换了。

他看到小莫迩和哥哥一同守在门口。

夕阳倾斜的照射进来。

莫迩看他们等得无聊,自己则打量一下这个地方。

总得来说,这是一个看着还挺整洁,环境也一般的家。

不知道是不是橘色光的作用,这个家乍一看,还有些的温馨。

他的眼里有了几分的怀念。

“欢迎回来,爸爸!”

“爸爸,欢迎回来!”

就在这时,门口两道争先恐后的声音炸开了。

他一回头,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而健壮的男人推门而入,而那两个小屁孩,则纷纷投入了这个男人温暖而宽大的怀抱之中。

莫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心脏骤然一颤。

成年的男人,身形是早已经露出了固定的了。

他感觉自己第一眼,他想自己应该见过这个人的……

是谁?他想。

谁?!他回身,脚步一踉跄。

他转身急切的要凑过去,试图从这一张被模糊的脸看清楚这个“爸爸”是谁。

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那人夫般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迩,你怎么起来了?身体有好点了吗?”

不仅仅是身形啊,就连声音,他也熟悉。

该死!

他一时之间却无法想起这个人!

“爸爸我很好。”小莫迩软软的撒娇了一声。

男人宠溺的看着小儿子。

哥哥也拉住了他的一只手,一副求夸奖的模样:“爸爸,今天我有好好的照顾弟弟呢!”

莫迩这会已经踉跄一步,走到男人的身前。

这个人,就像“爸爸”这个词一样,高大,像一座山一般的可靠。

就算是现在成年的莫迩,站在他的面前,也依旧是矮了一个脑袋。

男人自然是看不到他的,所以他无视了莫迩,放下两个宝贝儿子,而后,将注意力放到了“哥哥”的身上。

“真夜,干的不错!”男人的声音让莫迩呼吸一窒。

真……真夜?!

“是!爸爸!”

哥哥扬起了小脸。

莫迩错愕的一低头,就看到男孩脸上的迷雾,终于慢慢的散去。

那是一张同样精致的小脸,俨然是樱井真夜的缩小版。

“真……”莫迩错愕的站在原地,他死死的瞪着男孩,视线突然模糊了:“……夜?”

——“……哥哥?”

梦境外,趴在桌面上,双眼紧闭的青年,突然梦呓出声。

正准备叫人醒来的有马先生,突然愣住。

只见晶莹剔透的眼泪毫无预兆的从莫迩长长的睫毛下滑落下来。

下一刻,莫迩这双眼睛就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