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五十一章 仇杀(求票求收藏)

夜色如水,银盘似的月亮悠然地挂在天上,撒下的银辉将江南贡院沿着刻有“万仞宫墙”的墙壁分隔成泾渭分明的两半。

丁旭阴沉着脸走出贡院,在不远处,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一个中年人正坐在车头,手扶着剑柄闭目养神。

听见丁旭的脚步声,中年人睁开眼,目光在丁旭身上扫过,露出诧异的神情:“丁少爷怎么受伤了?”

“出了些事,被小人所趁。”丁旭吐出一口浊气,上了马车,“这附近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去再说。”

中年人也不再多言,驱动马车,缓缓离开贡院广场。

须臾,马车在丁府门口停下,丁旭也不停留,直接带着中年人来到一间静室。

“不瞒坚叔,这次害我的便是之前那个腐儒书生,拜他所赐,我不但得罪了许多同年,便连王祭酒都当众斥责于我。我丁旭平生何曾遭遇过这等屈辱?如今旧恨未除又添新仇,这个仇不能不报。”丁旭沉声说道。

中年人沉默了片刻:“丁少爷准备如何报仇?最近几天风声紧,金陵城里的单子,便连青衣楼都不会去接。”

“我今夜就要亲眼看着他死。”丁旭若无其事的说道,“坚叔你是堂堂的八品高手,当年在江湖闯出了好大的名声,出剑快如闪电,江湖人称一字电剑。我是从小听你的江湖轶事长大的。以坚叔之能,替我杀个腐儒书生应该不难吧?”

“不行。”丁坚脸色一变,斩钉截铁的说道,“当初丁某入丁府做门客的时候,便有言在先,不可逼迫丁某出手杀人,更何况这还是在江南贡院,半圣的眼皮子底下。”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坚叔当时混迹江湖的时候,死在你剑下的只怕也不在少数吧?对了,坚叔不是一直很想要《夺命连环三仙剑》的剑谱么?只要坚叔替我杀了此人,这本剑谱我便双手奉上。若是坚叔不放心,我现在就可以把剑谱给你。”

一提到剑谱,丁坚有些心动,忍不住犹豫起来:“可是……如今毕竟是乡试,贡院那边盯得紧。”

丁旭笑了起来,淡淡说道:“坚叔不必多虑,丁府里头还有一个画道三境的举人所画的传神境面具,栩栩如生,恍若真人,只要戴上面具,谁又会知道你是谁?”

画道三境的举人亲手画的面具极其稀少,实际上也和真的差不多了,只要不是精通易容术的大家面对面仔细看,绝对分不出真假。

丁坚这才放心下来,苦笑道:“既然丁少爷早已准备妥当,丁某再不答应未免有些不识抬举,这个活……丁某接了。”

……

另外一边,明理楼里,余宁此刻已隐约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感觉到不服的话,在得知余宁成了圣前举人之后,已无人敢再质疑余宁的才华。更何况他的诗词眼看就要被王弼推荐上邸报,虽说王弼谦称只是试试。但只要明眼人都知道,若是一首镇国诗还上不了邸报的话,审核诗文的几个大儒可以趁早洗洗睡了。

结识大佬要趁早,不然也不会老有人做梦想回到90年代跟马云交朋友,不时有人拱着手过来打招呼,向余宁敬酒,余宁酒量还是挺不错的,一一杯到酒干。

文会一直持续到了亥时过半才结束,众人纷纷起身告辞,余宁正要起身时,却被王弼单独留了下来:“余小兄请留步,老夫有话跟你说。”

王弼将余宁带到书房,这位大儒上下打量了余宁几眼,微笑道:“不知余小兄可曾婚配?”

余宁哭笑不得,难不成王弼还想招自己当女婿么?

“不瞒王祭酒,学生家中已有婚约。”

“哦?那倒是可惜了。”王弼笑道,“一般人若是有机会求娶王谢女郎,定然会喜不自胜,没想到你倒是波澜不惊啊。”

“学生这叫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与家中的未婚妻相濡以沫,又岂会为了王谢女郎辜负了她。”余宁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

王弼鼓掌道:“好一个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好气节,好文采。我这次留你下来,是想询问你的制艺做的如何,你如今是大乾三十年来唯一的圣前举人,若是能考中今科举人,三个月后便能再前往洛阳参与会试。以你的才华,想来诗词是没什么问题的,唯一可虑的就是制艺。我问你,你的《论语》读的如何?《孟子》又读的如何?”

“《论语》已经精读,倒背如流。孟子则已通读,能熟练背诵,但其中有些经义仍是不甚了了。”余宁恭敬的说道。

王弼点点头,说道:“诗词虽好,不过小道,圣人经义才是重中之重,切不可荒废。对了,我听人说你之前家贫,还曾出去卖画,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

王弼叹道:“也是难为你了,如今你有了这二千两银子的彩头,也不必再抛头露面出去卖画,日后当好好读书,切莫沉迷于画道,本末倒置。这样吧,老夫就住在文德桥南面的乌衣巷,距离这不远,如今离乡试还有七日,若你有制艺上的疑问,可随时到乌衣巷来问我。”

“多谢王祭酒。”

王弼说的语重心长,余宁被他看重,其实挺感动的,也不好乱说话,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王弼接着又勉励了余宁几句,这才挥手放他离开。

离开贡院时,时间已过了一个多时辰,堪堪到了子时,此刻明月在天,皎洁的明月投过树梢,把斑驳的月影投射在地面上。秦淮河河水叮咚,大大小小的船坊不下于百只,大有不夜城的气氛。

余宁沿着秦淮河,向客栈那边漫步走去,只要跨过前面的文德桥,再越过一个小巷子,便可到达客栈所在的位置。

“叮,出现可选支线任务,请玩家自行选择。”

就在这时候,一阵提示音打破了寂静:

支线任务:

【世家子的报复】玩家的行为伤害了某位世家子脆弱的自尊心,他将在今晚对你展开严厉的报复,请玩家务必挫败他的报复行为!是/否?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提示:本次任务难度极高,请玩家自行探索。

余宁:???

你等一下,会不会死人啊这?

余宁心中蓦然涌起强烈的不祥感,还未来得及停下脚步,就已经看见前方的小巷子里,一个身穿灰布长衫的中年人抱着一把剑,静静伫立在巷子中间。

通过长生诀的灵觉,他可感觉眼前的中年人实力远在他之上,就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利剑。

跟他比起来,不啻于一个是最强王者,一个是英勇黄铜。

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

余宁瞳孔微微缩紧,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纸伞。他隐约有一种感觉,自己甚至连点开物品栏,使用那张附身卡的时间都不会有,稍微一停顿,可能就会死在对方剑下。

天上刚刚下过好几天的暴雨,虽然已经放晴,但巷子里的水沟来不及泻水,污水几乎浸过了脚面,让人难以立足。

只见那中年人站在满是污水的巷子里,恍若未觉,只是用手扣住了剑柄。

修习了长生诀,又得了才气滋润,耳目灵敏胜于常人的余宁刚刚眯起双眼,对方笼在灰布长袖里的长剑就已经出了鞘,一道耀眼的剑光在昏暗的小巷里亮了起来。

昏暗的小巷在这一瞬间被剑光点亮,余宁虽然耳目灵敏,但只来得及举起纸伞,但随即,手中纸伞被这惊人一剑切成两半,余宁脚尖一点,轻盈跃起,恰好躲过了拦腰一剑,身后的墙壁却撕裂出一条深深的沟痕。

余宁:……

余宁将断成两截的“高密侯”朝着中年人掷过去,一边朝着巷口退去,一边学着田文之前那样,手中结出莲花般的手势: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随着余宁飞快的吟哦,一个将军虚影随即在虚空中出现,冲着那中年人引开了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