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四十六章 中秋文会

“原来是徐兄。”余宁微笑着望向徐祯卿,“这几位是?”

“余兄!”徐祯卿带着几位秀才拱手过来,脸上露出和熙的笑容。

“正要为你介绍呢。”走到余宁面前,笑道:“这位便是做出《把酒问月》的余宁余子扬。余兄,这几位都是扬州的才子,等中举后,诸位便都是同年。来,这位便是苏州府的陆希声,博学工书,精通《论语》、《孟子》,尤其做的一手好诗,日后大家可以聚在一起聊聊经义。”

陆希声含笑拱手道:“徐兄过奖了,有余兄的《把酒问月》珠玉在前,陆某写的诗只怕都可以扔了。只要余兄不介意的话,日后大家倒是可以多聚聚。”

“陆兄客气。”余宁微笑道。

他这时才记起的确是有这么个人,在丽春院时曾有过一面之缘,没记错的话,他在以后会是唐昭宗的宰相,但在大乾可就不一定了。

接着,徐祯卿又把其他秀才一一介绍给余宁。

介绍完后,徐祯卿微笑道:“今日冒昧来访,主要是为了邀请余兄加入我们寒山文社。”

“寒山文社?”余宁不由有些迷惑,好端端的邀请他加入这个文社做甚?

“不错,文社里大都是来自苏州、扬州两地的同年,祝枝山,唐伯虎也在这个文社里,大家即是同年,偶尔聚在一起,谈论诗文,讲讲经义,谈谈时政,岂不快哉?”

余宁恍然大悟,说了半天,应该就是个类似于明末东林党的文社,许多读书人聚在一起,互相学习,谈论政治,在扬州就有不少类似的社团。但他对这个确实没什么兴趣,这两天他忙着做制艺,练画画练书法,又不是古惑仔,干嘛要跑去参加社团?

陆希声道:“余兄尽管放心,一码归一码,参与的话自然再好不过,若是不参与,大家也还是朋友。不必拘泥这个。”

“多谢诸位瞧得起余某,余某一定会好好考虑。”余宁含糊应道。

徐祯卿应该是看出他婉拒的意思了,笑了笑,说道:“那徐某就恭候余兄的回音。是了,这是江南贡院发的中秋文会的请柬,余兄深居简出,神龙见首不见尾,故而托徐某带过来。”

说完,将一张朱红色的请柬递给余宁。

余宁接过请柬,道:“有劳徐兄了,今晚我一定准时参与。”

见余宁答应得痛快,陆希声倒是挺高兴的,冲余宁拱拱手,“那我等就先不打扰余兄了,今晚文会见。”

余宁送众秀才出门,看看时间,也已经不早,回到房间里,继续诵读《孟子》,一直到了下午,这才提了把伞,准备出门。

之前他也问过祝允明,倒是也接到了文会的请柬,不过这人最近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居然连门都不开,在房间里就很干脆的拒绝了邀请,继续闭门苦读,从门缝中,余宁依稀看到祝允明的头发悬在了房梁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大为惊恐:“人不狠,站不稳。祝兄这是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吗?”

走到客栈外面时,又遇到了李寻欢,聊了几句后,才知道彼此倒是同路,都是去参加文会的。

没看出来,这家伙也是挺有钱的,在客栈外面也准备了一辆华丽的马车。

“余兄,要不要跟李某一同过去?”李寻欢含笑说道。

“既然李兄相邀,那余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余宁蹭车的技能点已经点满了,自然不会跟李寻欢客气,麻溜的上了马车。

李寻欢:……

李寻欢其实很少交朋友,也不是自来熟的性格,但不知为何,他却感觉跟这个年轻书生挺投缘的,没过多久,便从陌生到熟悉,谈笑风生起来。

“李兄,我从没参加过这类中秋文会,不知道有什么说法么?”余宁问道。

“说法?我在山西时倒是参加过几次类似的文会,没什么特别的说法,除了谈些诗词歌赋,便是一些晦涩难懂的玄谈清谈,中秋明月明,多半是要以咏月为题做诗词,按照往年的惯例,诗成鸣州差不多就可夺魁,说来倒是可惜,若是余兄的《把酒问月》放到这时做出来,一定能拔得头筹。”

“头筹?这种文会还有彩头么?”余宁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顺口问道。

“自然是有的。中秋文会按照惯例是一年一次,彩头一般是银两啊文房四宝啊什么的,不过今年恰逢乡试,规模也比以往大上不少,除去诗会两千两纹银的彩头外,听说王祭酒还拿出了一块麒麟血制成的墨锭作为玄谈的彩头,不少大儒对这块墨锭势在必得。”

“两千两纹银,麒麟血墨锭?”余宁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说实话,原来他对这文会多少有点兴致缺缺,若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他宁愿跟祝允明一样宅在客栈做学问,但现在,他对这个文会一下充满了期待,两千两纹银自然不用说,在这十天时间里,那根上好的徽墨已经消耗完了,好的墨锭这会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不知道用麒麟血墨锭磨墨的话,这个砚台又会带给自己什么惊喜?

“余兄懂玄谈?”李寻欢好奇的问道。

“略知一二。”余宁嘿嘿一笑,其实他懂的不多,只是他有诡辩之道的里程碑在,不管怎样,应该在玄谈方面有所帮助。

【诡辩之道:你在人际交往中占有一定的优势,(效果:中)。与此同时,你在诡辩、谎言方面均有一定优先度,有一定几率使得对手哑口无言、信以为真(效果:中)。】

“那在下便拭目以待了。”李寻欢哈哈一笑,说道。

这时候,马车已经悄然到达贡院东侧。这次的目的地,是江南贡院中的明理楼。

在“文武大臣至此下马”的石柱前下了马车,李寻欢特意放慢了脚步,跟余宁一道朝贡院里边走去。

一进入贡院,余宁就感到才气鼓荡,呼吸有一些不畅,急忙连续呼吸了好几口,才恢复过来。

不由心中骇然,之前祝允明说,江南贡院云集了江南七成以上的才气,余宁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走了几步,有一个小吏走了过来,恭敬地道:“请诸位出示文会请柬。”

余宁和李寻欢拿出请柬递给那小吏。

根据《蓝田志》记载:明理楼是江南贡院中最高的建筑,“楼凡三层,作四方形,下檐出甍,四面皆窗”,乡试时周围会立起考棚,四个主考官会站在明理楼的高处,用文气监临全场,凡是营私舞弊者均无所遁形。

不过当二人过来的时候,却没看见有考棚的影子,大概是到了考试之前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