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七十章 王祭酒找你

借着施礼的当儿,余宁眼神闪烁。

经过刚才的试探,他初步可看出几个问题。

“其一,丁家的地位远比想象中的要高许多,丁谓是三朝宰相,跟王阳明齐名的大儒,门生故吏遍布整个大乾,影响力自然非同凡响。只要有他在,丁家就不会倒。否则自己的谎言明明已经骗过了他们,占着理,郑大儒也不会仅仅说能保住我。”

“其二,厉害的大儒基本都会听音辨情,通过听一个人的声音,观看神情便能看出一个人有没有说谎,更厉害点的更是有能分辨真假的文心。这个纵横术仅仅是初级,加上几个诈骗专用的里程碑,就能骗过两个大儒,若是能用好了,不是刀剑胜似刀剑。纵横术升级要6000,现在只有不到500,等到有富余的点数的话,不妨再加一加,没准会有奇效。”

有仆从留下来这边的残局,收殓尸体。其余人则跟着郑姓大儒回到中厅。

出了这档次事情,死的还是丁家的人,宴会自然很难舒舒服服的开下去。

回到宴会厅之后,在场的人兴致也不是很高,没过多久便有人陆续提出告辞。

“家中有些事,今日要提早离去了,还望诸位海涵……”

“见谅见谅……”

眼看留下的人也已不多,余宁便起身也想告辞。但还没等他开口,就被神出鬼没的郑姓大儒给拉住了。

“余小兄先别走,王祭酒在贡院找你有事谈。”

余宁:……

忍不住虎躯一震再震。

王祭酒累不累啊?累不累啊?怎么老找我?是不是有病啊。

看着余宁怀疑人生的眼神,郑姓大儒满脸黑线,干咳一声道:“王祭酒真在贡院里面等你。”

跟祝允明和李寻欢说了一声,让他们先回客栈。随后上了郑姓大儒的马车,一路忐忑不安的来到江南贡院。

也不知道古人究竟是怎么施工的,和前天考试的时候比起来,两万多个牛皮藓似的考棚似乎拆的有点快,仅仅两天就已经拆的一干二净。

或许是看场面有些尬,没话找话说,也或许是真有读心术,郑姓大儒笑眯眯的道:“余小兄可是在想,为何两天时间,两万三千余考棚就无影无踪。”

“正是。”余宁点了点头。

郑姓大儒笑道:“这便要归功于墨家的符甲了,在江南贡院内,便有两件铜符甲,用符咒便可轻易驱动。一具铜符甲,便可顶五十甲士。用来干这些粗活绰绰有余。听说几百年前还有银符甲和金符甲,银符甲相当于四品武者,金符甲可持剑一气破三百甲,只可惜都已经失传。”

“墨家的造物真是巧夺天工。”余宁忍不住赞了一句。

“的确如此,只可惜都是奇技淫巧,始终登不了大雅之堂。”郑姓大儒淡淡说道。

正说着话,郑姓大儒已快步转入一条颇为幽静的石板路上,余宁连忙快步跟上。

这条石板路的两侧栽种了不少竹子,此刻雨点敲打竹叶,斑驳的竹影投射在青石板路上,颇有一份深幽致远的静寂美感。

郑姓大儒微笑道:“这些竹子都是老夫亲手所载,举世爱栽花,老夫却只栽竹。”

余宁看了看比自己手臂还粗的竹子,不由无语,大爷您贵庚啊!

没过多久,郑姓大儒在一间教舍前停下,王弼就在里头。

郑姓大儒把人带到,就笑眯眯的走了,余宁推开门,只见王弼正坐在棋盘前,跟老棋痞王阳明一道对弈。王弼执黑,王阳明执白。

之前便说了,余宁的棋艺大约是业余七段,在他看来,王弼的棋艺的确要超出王阳明一大截。

事实也是如此,不过七十多手,王阳明便被屠了一条大龙,呵呵笑着推乱了棋坪。

“既然余小兄来了,那么就先谈正事吧。”

王弼:……

余宁有些紧张,但看王阳明笑眯眯的,又不像是有什么坏事情。

“余小兄。”王阳明微笑道,“不要紧张,刚才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丁家长孙或许是你杀的,也或许不是。这并不重要。王某为人处世,信奉一个理字。王某年少时杀谤母之人,占理;为道义杀人,占理。为自保杀人,同样占理。你不必担心丁家的人。我让郑兄叫你过来,是为了请教你一些事情。”

余宁心中一震,王阳明的话一举双关,似乎意有所指。不过他也不敢多想,躬身说道:“请教不敢当,阳明先生有话只管问,余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阳明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苦笑道:“不瞒余小兄,老夫平生最爱较真,碰到不懂的事情便想要问明白。你这篇策论中,便有一些老夫搞不懂的地方,比如这里,你说在洪涝地区应该采用转粜法,此法的确行之有效,但老夫觉得还有些疑虑,大灾之年,百姓哪有余钱买米,况且万一有商贾囤积居奇,岂不是白白便宜了这些奸商?还有这里……”

余宁看了一眼王阳明所指出来的几个问题,绝大多数都问到了点子上,于是也就慢慢的解释起来。

“在转粜法这一条,其实阳明先生无需担忧百姓余钱的问题,若我猜的没错,扬州府库里应该还有不少余钱,是用来兴建水利,或是举办庆典的。我在第二条条陈里说过,要以工代赈,趁着灾情来时大兴土木,兴修水利,百姓没有余钱,正好以工代赈,赚取工钱糊口。有转粜法,米价便宜,只要有手有脚便饿不死。

“至于怕商贾囤积居奇——这个大可不必担心,扬州有数千才子,阳明先生大可征辟一些才子,或是会识字算数的人也行,用来管理赈灾粮款的分配。实行转粜法时每一笔出入都记下来。人多一些的话,劳动量也不会太大。有了账本之后,事后要做调查也就容易得多了。回扬州后,我会再写一篇如何更有效率查账的东西,查起帐来也会方便许多。”

“如果说真的查出有商贾囤积居奇,那也好办。像这种不管百姓死活,发国难财的人,视情节轻重与否或课以罚金,或罚没家产,更严重的坐牢,激起民愤的也可以杀一个杀一儆百……”

对于这篇策论,余宁是有好好总结过的。再加上前世的一些见识,当下侃侃而谈。对面,王阳明、王弼都在默默的听着,理会、思考,不时点头,没有一人出声。

待到余宁一一解释完毕,王阳明沉默半晌,才点了点头:“裴矩说的果然没错,余小兄果然是奇才,亦是干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