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十九章 更新

在场都是才子,识得诗词优劣,先前的几篇作品中,文征明已经写了半首颇为出风头的诗作,但随后李崇这首新词一出来,“半月模糊霜几树”,众人都觉得又高了一筹,足可成为能流传百年的佳作。

其他不论,光从诗作上三寸有余的青色才气上就能看出端倪。

“这就是才气?”

余宁在心里嘀咕,这种气息他偶尔在自己画的画上能看到,上次的仕女图有半寸,《枯槎鸜鵒图》则是一寸有余,原来这就是文气啊!

江左一代才子成群,如今名气最高的几位诗人中,最厉害的还是唐寅,不过唐寅不喜欢凑这种热闹,李崇这诗句一出,便有几位老人在说,单论此词,便足可考得举人。李崇此时意气风发地跟众人谦虚一番,余光之中更多看向的还是余宁。

老子在画画上面比不过你,作诗总可以罢?

李崇的诗句一出,场内的气氛陡然热烈起来。

在场的人都是一些顶级才子,自然不乏有一些佳作呈上,在场的人很是有几个牛逼的人物,其中便有石龙的好友大儒田文,身为大儒,自是修养不凡,品评诗句当然是绰绰有余。

当得知这个人便是田文时,余宁的眼神忍不住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瞬,要是没第二个叫田文的大儒的话,不久之后,长生诀应该就到了他的身上,然后被寇仲和徐子陵偷走。

出乎余宁意料的是,宇文化及居然也是个诗人,做出了一首“我神不西亦不东,烟收云散何濛濛。尝令体如微微风,绵绵不断道自冲。”颇受田文的好评。这年头诗人这么好当的吗?

“李崇作‘青玉案’一首,大儒田文甚为嘉许,列为甲等……”

丽春院外面,时不时的有人把各位才子的诗作传递出来,贴在丽春院门口扬名,然后再由各个渠道迅速的传遍整个扬州城,不多时,各个青楼丝竹盈耳,已传唱起最新的诗词来。

“李崇,李半边?虽说是余杭人,但这首词意蕴深远,颇有闲趣,好词,当真是好词。”丽春院门口,不时有没有资格进去的书生在门口来回徘徊,吟哦着诗句。

之前说过,在场的才子们都是眼高于顶之辈,自古文人相轻,又岂肯被李崇独占风骚,一时间,摇头晃脑的咏哦声不绝于耳,随处可见淡青色的烟柱缓缓升起。

这样的情况下,那边祝允明与文征明也各自写出了一首作品来,尤其是祝允明,此次文会是以风或者月为题作诗,他便做出了一首《皓月》:“玉田金界夜如年,大地人间事几千。万籁萧萧微不辨,露繁霜重月盈天。”

这诗写的极好,便连祝允明自己也有些欣喜,就在余宁想该拿哪首诗出来镇场子的时候,有人在旁出声道:“余公子大才,何不也做首诗出来,与李某比比,谁高谁低?若是当真技不如人,李某也好向余兄请益一二。”

余宁茫然的抬起头:“李兄大才,在下……”

李崇打断了余宁的话,朗声道:“余兄,你的才华李某是知道的,在下的这首《青玉案》自问也算是佳作,莫非当真激不起余兄的半点诗兴么?”

李崇的声音说的甚响,一时间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就连宇文化及也是饶有兴趣的望向了这边。

在这年头,这种诗会文会一般都是冲着畅谈交友,也不会有多少人真的咄咄相逼,像是李崇这种情况,倒更像是江浙文人的意气之争了。

当在场的人打听到,余宁之前不过是卖字画的一介白丁,彼此交头接耳时,便更加对余宁不看好起来。

祝允明在人群中,便隐约听到有人在谈论:“那家伙不过一介白丁,怎么混进这里来的?”

“以前也未曾有什么佳作出来,谁听过他的诗词么?”

“多半是招摇撞骗之辈……”

祝允明忍不住对这些人怒目而视。

和祝允明的心情截然不同,在余宁看来,这时候却是有点爽的,只是过了短短片刻,任务的进度数连续增加了3个,到达了6。

这个姓李的,倒是自己的福星啊!

余宁把下半句话“愿意试试”咽回肚子里,淡淡道:“也好,既然李兄盛意拳拳,在下也不藏拙了,有笔墨么?”

目光看了一眼李崇,脑海里搜索着相关风或者月的诗词,之前余宁曾经了解过这个世界的历史,这个世界没有李白,也没有苏轼和杜甫,那么李白的《把酒问月》自然未曾问世,片刻后,有仆从送来了一套笔墨纸砚。

余宁摊开了宣纸,将毛笔浸入墨汁当中,在纸上唰唰唰的写了起来,用的是学自《洗髓经》的佛书技能。字字如龙,字字如象,变动如鬼神。

这时候外面的天际孤月独明,余宁卓立片刻,抬头望了一眼远处的明月,开始刷刷的动起笔来。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只是一句,宣纸上的文气便开始蔚然蒸腾。

余宁又望了半空一眼,心出奇的平静下来,开始挥毫。

这字……

“嘶……好字……”

李崇在一旁看着,一开始有些不以为意,片刻后,他的脸色发白,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

“把酒问月……”

李崇的声音有些发抖,他原本以为自己做了一首好诗,而余宁只会做画,应该不会写诗,自己方才刻意挑衅,未尝没有存着报复的心理,但是余宁这开篇的头一句诗,就让他心中咯噔一下,意识到了自己的算计有误。

弓在弦上,不得不读了起来:“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对仗极其工整,仅仅第一句,宣纸上的才气已开始焕发出来。

余宁顿了一顿,从容不迫的继续挥毫。紧接着,无比优美的诗句在他笔下不可端倪的显现出来。

“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

丝毫没有理会其他人的表情,余宁继续挥毫写到:“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人字一出口,旁观的数十人被这几句诗句的气势所压,直到此刻都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更不要说喝采,全场静得不合常理。

随着‘人’字画上句号,这半首诗上,才气已经陡然窜起四寸有余,在场的人都不是平常人,自然知道这是诗词境界到达了四寸鸣州的迹象。宇文化及,田文、以及安隆都眯起了双眼,摇头晃脑,似乎是在体味诗中的韵味。

这大厅里的气氛变得有些肃然,余宁用毛笔在砚台内蘸了蘸,继续挥毫……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到了这时,诗作慑人的气魄已经达到了顶峰,李崇有些高亢的嗓音亦是被带得沉了下来,一时念不出来。到得这时候,在场的所有人其实都已被这几句诗句的气势所压制住了,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听着这诗作的众文人有的汗毛直立,喃喃复读,有的仍在低头沉吟,手指按照韵律轻敲着桌面。只是在他们的微微失神间,宣纸上的青色文气已经彻底压不住了,轰的一声达到了六寸,向上飙升。

诗词之道,一境出县,二境达府,三境鸣州,四境镇国,五境鸣天下。而这六寸的文气,已经堪堪达到了镇国的境界。

祝允明神情感叹,李崇面色仓皇,若是当真被他写出镇国的诗,那被自己当众挑衅,岂不是会当上几百年的背景板么?在场的人无不在文坛摸爬滚打很久了,此刻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那疾升而上的六寸文气,神色都已经惊疑起来,互相对望:“这诗……这种诗……

半晌后,才有人回过神来,半晌不见动静,问道:“后面呢?”

李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微微一愣,“后面,后面……”

余宁笔下未停:“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好诗,好诗!”

祝允明面色有些复杂难言。老实说,眼下余宁的这首诗,是连他都有些被吓到了,回头念一念自己正在酝酿的一首写月亮的诗,也觉得有些普通了。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若说前半首仅仅是好诗的话,到得这句,就犹如奇峰突起,巨大的冲击力难以言喻。这诗,纵横恣肆,气魄堪称凌天啊……”

就在余宁落笔的一刹那,就见一尺高的青色才气直冲而上,径直没入了余宁体内。

众人无不面面相觑,这是一首传天下的诗文!

“传天下……”四周里一片静寂。所有人都在细细咀嚼着整首诗。

场面一时寂静,一时间,余宁只听得见脑海里系统的提示音:“叮,完成支线任务:【技惊四座】,在场的人总共152人,对你产生深刻印象的总共152人,由于超额完成,获得任务奖励经验670,随机提升一样技能。”

“正在抽取。”

“叮,你的制艺技能提升到高级。”

“恭喜玩家,提升到了5级。完成了新手里程碑:初出茅庐。”

“游戏开始更新,更新完成后游戏将开启新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