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七十一章 铜钱

“没错。能想出这样的东西来,当真让老夫惊叹。”王弼欣赏的拍拍余宁的肩膀,“只此不到十个条款,涉猎已不下六七处:经学致用、管理、算学……甚至引导人心,这样的条陈,若是当真落实下去,恐怕能多救活二成以上的灾民……如此才华,若是不能为朝廷所用,真的可惜了,余小兄放心,丁家为难不了你。”

余宁这才彻底松了口气,之前杀丁旭,虽然只是出于自保,但在看过丁旭的记忆后,却也忧虑能不能禁得起丁家的报复,再后面杀了丁勉,更是迫不得已。直到现在得到王阳明和王弼的承诺,才放下心来。

尤其是王弼,他有一说一,说出来的话从不食言,他说丁家为难不了自己,那起码在明面上,自己不用再担心丁家的问题,至于私底下的事情,抱好王阳明和孙老头的大腿,猥琐发育,很快也将不是什么问题。

一直以来,余宁有个优点,就是能习惯性的摆正自己的位置。命只有一条,摆不正自己位置的人,通常都会死的很难看。

之前自己在乡试时费尽心思写这样的一篇东西,不止是为了拿解元,更多的是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当时他有着这样那样的忧虑,尽管和王弼关系不错,又有把握取得解元之位,但大乾举*屏蔽的关键字*概相当于现代的大学生或研究生,未必有多值钱,按照每个省份取士两百来算,每年不下四千。圣前举人虽然稀少,但潜力未兑现前也只是潜力罢了,自己这个解元也未必能顶得过丁谓这个“今日之巨儒”的面子。

但直到加上这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策论,才算真正的真正的给自己加上了一重保险。

既在策论上得了甲等,成功的当上了四甲解元,还为自己扫除了明面上的威胁,王阳明也能利用这个章程救济灾民,都挺好的。整个过程中,唯一吃亏的一方只有一个丁家,*屏蔽的关键字*两个人,还得咽下这口气,给自己一个交代。不过这又管他什么事呢?

还在盘算这件事,王阳明这边微笑着说道:“回头我会用鸿雁传书递一个条陈到京城,只要上头能够同意下来,我这边便会立即动手赈灾。对了,余小兄,我这还有件事要你帮忙。”

“叮!”

余宁:??

你还叮个没完了是不是,信不信老子一拳喽爆你的狗头?

游戏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阳明先生尽管吩咐。”余宁拱了拱手说道,他倒没觉得像是王阳明这样的大佬,会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

自打穿越以来,他见过的几个大佬里,也就裴矩跟王阳明两个大佬最让他捉摸不透——孙老头除外!

“倒也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近日阴雨连绵,不仅是常州、句容两地,便连南方各处也都有因着大雨怨声载道的声音,闽地的天师道更是借着这机会掀起了反旗,止涝文会势在必行。余小兄在乡试时做的那首咏日诗,王某觉得挺适合放在止涝文会上面。按照惯例,止涝文会需要诗词作者本人亲至。若是余小兄有暇,明日拜祭完文庙之后,不知能否跟王某一行一道前往宝华山参加文会?”

虽然归心似箭,余宁也不好拒绝,叹了口气,拱手道:“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余某义不容辞。”

“叮,纵横术熟练度+29!”

余宁:……

王弼满意的点点头,捻须微笑道:“老夫没看错人,余小兄果然是谦谦君子。”

又陪着两人聊了一会,天色已经不早,王弼目送余宁离开,微微一叹,替王阳明斟满了茶。

“守仁兄,你如今觉得,这余小友……究竟如何?”

王阳明沉吟许久,方才开口。

“王某看人,不看表面,不看善恶,仓促之间难下决断,只是单论才气,王某觉得这余子扬……或许比我等想象的更高一点……”

“我的看法与守仁兄不谋而合……”王弼吐出一口浊气,晃了晃手中的小册子,“都说格物致知,格物致知,可我等格了半辈子的物,也没有这本小册子来得透彻,跟这本小册子里的东西比起来,之前那一套赈灾手段当真是可以全盘丢弃了,说句不好听的,当真一如珠玉,一如粪土。”

王阳明点了点头,喟叹道:“只可惜这里面有些东西太过惊世骇俗,如果直接拿出来,未必便能被朝廷所接受。比如转粜法这一项,若不是得了余子扬的解释,便连老夫都看不太明白。”

他垂下头想了想,“今夜我会连夜将这本小册子润色一番,明日和王兄商议一番后再送往京城。连续一月大雨,虽说和道家脱不了干系,甚至王某怀疑,有人在江内豢养蛟龙。但朝廷中早有人对我不满,我这折子传到朝堂,或许还会遭到阻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王兄也在折子上留个名,琅琊王家的名气,有时候还是挺管用的。”

“守仁兄开口了,王弼自然无有不从。”王弼笑道,“只是明日的止涝文会中,刘学正也举荐了丁度的一篇祭文,守仁兄就不怕他们仇家相见,分外眼红么?”

“无妨。”王阳明笑了笑说道。

……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大早,余宁便早早起床,正在梳洗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不一会儿,有人敲响了院门。

打开院门,在外面的是一个身穿锦袍的青年,笑眯眯的,看起来令人如沐春风。

“你是?”余宁不认识这人,有些奇怪的问道

青年微笑着拱了拱手道:“在下丁喜,丁家二管事,因为昨日之事,三爷深感不安。今日丁某便是奉了三爷之命,携了一份薄礼,登门谢罪来了。”

同时,青年身边的奴仆,把一箱一箱的礼物搬了过来,随后,丁喜送上礼单,让余宁过目。

“白银一千五百两,绸缎三十匹,五心斋上好宣纸十道………”

余宁皱起眉头看着这份礼单,上面的礼物完全按照古礼中赔罪的最高规格准备,都可算得上贵重,一共加起来,价值恐怕也有两千两银子。

这可不算是一笔小数目,就算丁家再富裕,贸然拿出这么多钱来,只怕也会有些肉疼。

换做自己,吐血的心都有了。

吐出一口气,丁家这么做,其实也是因为昨天自己先占了理字,以势压人,迫得对方不得不花这笔钱。在另外一方面,对方*屏蔽的关键字*人,又把责任推到了死掉的丁勉上面,随后又送上一份厚礼赔礼道歉,丁家的理也算是达到了。这礼物若是不收,反倒显得自己气度不够。

想明白这个关键后,余宁也就收了礼单,拱拱手,微笑道:“多谢丁兄登门送礼。不过下次再过来的话,大可以直接进来,院门没锁。”

丁喜:……

送走丁喜等人,余宁走到箱子前面,打开箱子,笑容逐渐消失。

难怪这么点东西抬了二十几个箱子进来,原来丁家这缺德货,把白银全部兑换成了一吊一吊的铜板,1000文钱相当于一两银子,单单铜钱,就装满了二十二个箱子!!!

余宁:???

这要老子怎么带,恶心不恶心啊,这个老阴比!

愤愤不平了一会,余宁敲响了祝允明的房门,过了好半天,他才睡眼惺忪的开了门,强打起精神:“等等,就好。”

余宁扯了扯嘴角,有些无语。

自从中举之后,这家伙就有点像是脱了缰的野狗,奔跑在青楼楚馆和秦淮河画舫之间,昨天他修炼《长生诀》时,便听见他蹑手蹑脚回来的声音。

你堕落了啊,祝兄!

去*屏蔽的关键字*的时候居然也不带我一个!!!老实人也要面子的啊!!

整理好行李,由于之后要跟王阳明前往句容参加止涝文会,便先由祝允明帮忙把行李带回扬州,其他倒是没啥,就是这二十二箱铜钱太折腾人,还得祝允明帮忙兑换成银两。至于怎么兑换,当然不用余宁自己操心。

等到上午九时,众人坐着马车离开客栈,前往文庙广场。

中举的一百五十位举人,将在圣庙接受才气灌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