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武林是个游戏 》碧玉刀光

第四十七章 玄谈

直到走进明理楼余宁才发现,江南贡院当真好大的手笔,居然请了这么多读书人,难怪刚进来的时候呼吸都有些困难,原来明理楼中居然聚着这么多人,一座大厅里密密麻麻的坐了足有五六百人,这么多才子聚在一起,谈论诗文经义,难免汇聚出惊人的才气来。

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一时没找到徐祯卿、陆希声等熟人,也没什么人认出他,干脆找了个空着几个位置的长桌坐下。

桌子上除了各色精美的菜肴外,每个座位的角落上,还摆着笔墨纸砚,以及一只栩栩如生的纸质白鹤。

宣纸是上好的泾县五心宣,历年都被列为贡品,就连墨锭也是上好的松烟墨,只是那白鹤摆在这里,又是做什么用的?

李寻欢看出余宁有些不懂,轻声说道:“余兄,这是儒术中的鸿雁传书,纸鹤得才气灌注,自然通灵,待会文会开始,你只要把字写在宣纸上,这纸鹤自然会帮你送过去,才气精深时,哪怕相隔千里,都能送到。”

余宁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不就相当于信鸽嘛,目前他对这个世界的玄修/异能体系了解不多,但目前来看,才气才是第一生产力,祈雨要才气,止涝要才气,打架要才气,如今送个信都要才气。

身旁有人嗤笑了一声:“孤陋寡闻,果然是寒士。”

李寻欢皱起眉头望过去:“阁下无端出口伤人,是否太过分了呢?”

说话那人斜睨李寻欢一眼,冷笑道:“连鸿雁传书都不知道还不是孤陋寡闻?没准是从哪里溜进来的。余兄,我说的对么?”

余宁冲李寻欢拱拱手,表示谢意,眯起眼睛望向了那人,身穿轻裘,显然并非官员,但必是名门子弟。因为在这个时空,越到高层,打扮越为讲究。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见的贵族子弟无不傅粉施朱,蹑高齿屐,身穿着各色各样的奇装异服,披着各色各样的轻裘。大乾传自梁朝,在历史上的梁朝全盛之时,贵族子弟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驾长檐车,跟高齿屐,坐棊子方褥,凭斑丝隐囊,列器玩於左右,从容出入,望若神仙。现在看到的这人就是这副打扮。

只是怎么感觉长得有点熟悉呢?

余宁皱起眉头问道:“敢问阁下是?”

丁旭:……

李寻欢哈的一声笑了起来。

丁旭嘲讽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就被余宁的问话给活活噎了回去,差点没给气死,搞了半天,对方原来连自己的名字都没记住?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让这腐儒书生得意一会又如何?

见那世家子弟沉默下去,余宁又跟李寻欢闲聊了一会,这时候明理楼的大厅里又来了不少人,几乎已经坐满,坐在前面的大都是一些老者和身份尊贵者之人,没什么身份地位的,都只能坐在外围的座位上,或是干脆站在那儿闲聊,似趁墟多于文会。

余宁长身玉立,穿着游戏奖励的月白色儒衫,论起容貌和气质来是一等一的,一时间倒很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少人也过来跟他攀谈几句。

站在那的大部分是一些穿着儒衫的穷酸书生,大都是一些没有什么名气的人,也有几个穿着单薄的书生在角落吟哦诗句,余宁偶然听了几句,和脑海里熟知的那些诗文相比,大都没什么新意。

微微笑了笑,倒也没有说什么。

文会进行到现在,目前最出风头的便是最近崭露头角的唐伯虎了,他在现场写出一首五绝,具体是什么,余宁并没有听清,场内正在点评。这时候场内太过拥挤,也一时看不到这位大神的真容。

文会只是文会,没有多少新意可言。正当余宁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外面有人喊道:“王祭酒、裴学士来了!”

那人口中的王祭酒就是江南贡院的祭酒王弼,出身于诗酒风流的琅琊王氏,据说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大儒,这次也是今科乡试的考官。

身为两位主考官前来,众人纷纷起立致意,等王弼和裴矩坐到几位大儒那里,众人才纷纷落座。

王弼是个有些矮胖的老者,相貌平平无奇,余宁又看了一眼裴矩,相貌清癯,看起来是个温文尔雅的文士,但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极为独特的气息。

王弼落座后,干咳了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来,说也奇怪,他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柔和,却轻而易举的压过了其他人的声音。

“今日正值中秋佳节,王某有幸主持此次文会,那么话不多说,文会开始。”

“诸位也曾听说了,王某崇尚清谈,今次文会与往日不同,诸位都有机会参与清谈,但是今日场上的人实在太多,除去六位大儒之外,还有两位才子可以列席。”

王弼又解释了一遍玄谈的规则。

事关己身,余宁听得十分仔细,原来跟李寻欢说的一样,这次文会的两个主题是玄谈和诗词,首先是玄谈,由号称大乾玄谈第七的王弼出题,谁要想参与跟六位大儒的辩论,便在身前的宣纸上写上答案,限一刻时间内写好,由纸鸽鸿雁传书给王弼,再由他进行评点。最后回答最佳的二人得以参与玄谈。

好像挺难的啊……

余宁垂下眼帘,默默的想道。

许多人摇摇头,放弃了这次参与玄谈的机会,玄谈并不算太难,但难在是由王弼亲自出题,评点。天下清谈高手二十有七,不乏舌绽莲花之辈,但最为难缠的便是此人。写得平淡无奇倒也罢了,万一写不好,被王弼评点几句,伤了文名,那还不如不写。

过了一会儿,王弼淡淡道:“我的题目是,世界万物究竟是生于有,还是生于无?”

有人击了下磬,计时开始。

过了好一会儿,一只纸鸽子携带着一张宣纸扑闪着翅膀飞向王弼这边,王弼拿起宣纸,默默诵读起来。

“道德经中说道: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无即是空。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如此可见,万物自然是生于有。”

“嗯,还算不错,只可惜拾人牙慧,就像是过了夜的馊饭,倒人胃口。”王弼面无表情的说道。

距离余宁不远处,一个书生沮丧的低下头。

第一个人就遭受了差评,一时间全场一片沉默,居然无一人敢上去。

过了很久,才有一个秀才拱了拱手:“在下临安董灿,献丑。”

王弼手中拿着宣纸读起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因此万物非生于有,亦非生于无,而是生于三才对。”

余宁听得目瞪口呆,一脸的懵逼,这也未免太牵强附会了罢?

可令他大跌眼镜的是,坐在王弼却是微微颔首,赞许的说道:“不错,不错。”

余宁整个人都惊了,坦白说,他对清谈了解得不算多,在历史上,清谈又称玄谈,清谈的风气自汉魏开始流行,到两晋时到了顶峰,在那时不擅清谈便称不上名士,直到南朝的时候还在名士间时有往复,最终消亡于隋唐之际。

说起来,其实他对佛学也有一定的研究,但他知道清谈要求有新异的观点,要“见人之所未见,言人之所未言,探求义理之精微而达于妙处”。如步入后尘,拾人牙慧,无新颖观点,就会令人烦躁厌听。因此没有急于发言,而是静静聆听。

过了一会,他身旁的丁旭也发表了言论:“董兄所言大谬,根据《易经》中的说法,老子所言的一是指太极,是混沌始能见到端倪之物;二是指阴气与阳气,阴阳和合以生万物;所谓的三是指阴阳和合之气。这句话的意思是指万物由道所生成,所以万物也由道所统治。所谓的‘生而不有,长而不宰’便是此意。”

场上的气氛这才热烈起来,王弼面带赞许的连连点头。

丁旭面带自矜之色,微笑着问道:“余兄对丁某这番说法,又有什么高论呢?”

余宁没想到这人会忽然把话头扯到他的身上,此刻不得不答,闻言一呆,唯一思索,开口道:“丁兄说的大抵上没有错漏。”

众人包括王弼在内,均为之愕然,露出些许轻蔑之色,要知道玄谈最忌讳的便是附和对手的言论。

王弼干咳一声,正要打断余宁的话语,余宁这时候望向王弼,淡淡说道:“但是对董兄和丁兄这段话,余某倒是真有点看法。”

扯来一张纸,运用了佛书的技巧,龙飞凤舞的写起来。

也许是因为诡辩之道的效果,面对这种类似于诡辩的题目,他的灵感似乎无穷无尽,许多记忆模糊的典故也信手拈来,就像是镌刻在头脑中一样。

片刻后,王弼手中拿着余宁的宣纸,先是被余宁的佛书吸引了目光,随后慢慢读起来: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里说道:‘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故而道即是无。道生一,其中的一指的并非是太极,而是阴阳两仪,一生二指的是阴阳即分,生太阴,少阳,少阴,太阳等四象;而三生万物,指的是太阳生乾一、兑二,少阴生离三、震四,少阳生巽五、坎六,太阴生艮七、坤八,太阴八卦相荡,则天下万物尽在其中。《蓝田志》中李道纯也有这样的言论:一分为二二生三,四象五行从此出。密宗有法化报三身,道家有三清之神,太清圣神,上清元神,玉清玉神。三神聚散分和而万物定而化焉。故而我认为万物是生于无。”

场内一片寂静,王弼忍不住呆了一呆,余宁所提出的这部分理论,分析的极为彻底,最后更是将佛和道结合到一起做了阐述,这个论点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无疑是更彻底和新鲜。

片刻后,王弼忍不住鼓起了掌:“韵音令辞,往辄破的,不错,不错!”

韵音令辞是语言优美动听,“往辄破的”是说理论上一发即中。都是清谈中的术语,王弼这番言论,无疑是将余宁捧到天上去了。

丁旭当然不会这么易被折服,冷哼道:“按照余兄所言,二为什么能生三?三为什么能生万物?为何二不能生万物?”

余宁哈哈一笑,向丁旭说道:“这位仁兄,你是没明白我刚才的意思吧?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是为道也,道无声无形,亦可称为无,有即是一,有无相生,难易象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从另一方面理解,阴阳二气循环往复,互相作用,逐渐生成了天,天又逐渐演化出了地,地又慢慢孕育出了人,‘天地人三才’即是‘三’,人虽由道演化,但不直接由道生成,而是由地孕育,因此人想要领悟‘道’,便要效法地。同理,地效法天,天效法道,道效法自然。呵呵,仁兄你懂了么?”

说这段话的时候,【诡辩之道】的里程碑一直处于激活状态,闪闪发亮,当他说到人虽由道演化,但不直接由道生成,而是由地孕育,因此人想要领悟‘道’,便要效法地,同理地效法天,天效法道,道法自然”的时候,王弼忍不住鼓起了掌,其他各人连同裴矩以及几个大儒在内,都露出惊诧骇然的神色。

对还未整理出完善哲学体系的大乾人来说,这确是无比精彩的清谈言论。

尤其最后那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更是和《道德经》中的内容相互映衬,堪称点题之笔。

与此同时,竖立在一边的玉磬忽然鸣叫起来,旁边的金器。玉器也随之发出了震动。

“金声玉振!”一个儒生低声惊呼道。

《世说新语》曾赞叹说,王弼“吐金声于中朝”,卫玠“复玉振于江表”,“微言之绪,绝而复续”。

在玄谈中引发金声玉振的异象,通常是在少数极为精彩的言论中才会出现,是极其罕见的情况。

丁旭面色苍白的坐了下去,双目中射出强烈的嫉忌之色,在桌子底下握紧了拳头,余宁的论调把他刚才的言论驳的一无是处,分明是踩着他的肩膀往上爬。

这人,决不能留。